唐鼎餐饮网

快餐再次“破碎” 西贝转向清淡食物

广告

多次试水快餐项目后,西贝又进军轻食市场。  西贝酸奶屋首店开业,超级肉夹馍百店计划暂停,轻食混搭模式待市场检验  近日,西贝餐饮集团推出新品牌——西贝酸奶屋,首店开在世贸天阶商圈。不同于西贝莜面村主打“西北菜”正餐,新品牌涵盖酸奶、烤串、沙拉、饮品、肉夹馍等多个品类,想要靠“轻食+体验”讨好更多年轻人,而这也是西贝多次试水快餐项目之后的又一次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西贝酸奶屋所属“北京西贝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由“北京西贝超馍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变更而来,也引发外界对其“超级肉夹馍”快餐项目未来走向的猜测。对此,西贝创始人贾国龙表示,超级肉夹馍不再继续推进,已有的门店保持现状。他还坦言,尝试4年多,发现西贝不具备做纯快餐的能力,酸奶屋则没有那么快。这也意味着,西贝在快餐方面的尝试暂停,未来将进入轻食市场,但并未透露其未来发展规划。  西贝试水轻食  6月10日,在世贸天阶商圈中骏世界城,位于沿街一楼底商的西贝酸奶屋很醒目,服务员在门口引导酸奶试喝,室外设有就餐区,店内设立了酸奶吧、饮品吧、烧烤吧三个吧台,分别负责制作相应的产品。酸奶屋内部装修以白色和原木色为主,类似时下网红“ins风”,附近写字楼商圈的白领是其主要消费群体,中午12时店内几乎全坐满。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西贝酸奶屋涵盖酸奶、烤串、沙拉、汤粥、肉夹馍、点心、饮品、酒水饮料8个品类共几十种产品,均为小份,适合单人就餐,人均消费约40元。几位女士对新京报记者说:“在附近上班来这儿很方便,品类丰富,味道也不错,比较适合女生,但沙拉的选择有点少”。也有消费者认为“味道不错,但价格有点贵”。该店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门店上午10:30营业至夜间23时,可以满足午餐、下午茶、晚餐和夜宵4个时段的就餐需求。  对于西贝酸奶屋的定位和产品种类,西贝餐饮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贾国龙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西贝酸奶屋目前仍处于测试阶段,不同的门店店型和产品都会做迭代,会有所不同,但主线是一样的——即以酸奶为主打,主要面向年轻人、白领等消费者,提供一个“可吃、可喝、可坐”的空间。他还解释说,“我们在做探索、做实验,我们想要进入这个(轻食)市场”。  在北京长楹天街,也有一家西贝酸奶屋仍在装修中。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贾国龙称,目前在北京、上海两个城市都有门店在筹备,但并未透露明确的开店计划,而是“看感觉,开着看”,即要根据市场反馈做下一步规划。  超级肉夹馍百店计划暂停  值得注意的是,西贝酸奶屋的开业也引发了外界对于西贝尝试的上一个快餐项目“超级肉夹馍”未来走向的关注。  天眼查信息显示,与西贝酸奶屋相关的公司为“北京西贝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凤兰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有限公司为北京西贝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后者持有北京凤兰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60%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西贝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其之前尝试并叫停的燕麦面、麦香村等快餐项目均有关。  根据工商资料,北京西贝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北京西贝燕麦工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截至目前已历经4次企业名称变更。最新一次发生在今年5月,北京西贝超馍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西贝酸乃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2016年3月,北京西贝燕麦工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西贝莜面工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此后,该公司名称的变更均与西贝尝试的新项目有关。2016年9月,西贝推出快餐品牌西贝燕麦面,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当时计划在4年内开出1000家门店,但3个多月后,2016年年底就主动叫停。2017年7月,公司又更名为“北京麦香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同月,西贝发布快餐品牌麦香村,并表示要在2017年底前开设21家店,3年计划开店1000家,但3个月后同样宣布终止。而到了2018年5月,西贝再次尝试快餐项目——超级肉夹馍,2018年11月,上述公司改名为北京超馍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由于前几次更名都伴随着相应快餐项目的叫停,因此,“超馍”更名是否意味着超级肉夹馍项目也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此外,西贝酸奶屋也让业内人士联想到年初“西贝超级肉夹馍失败”的传言。今年2月,就有媒体报道称,西贝宣告超级肉夹馍“失败”,并表示未来将在小吃行业发力,打造西贝小吃铺。但当时,西贝副总裁楚学友否认了这一说法,并告诉新京报记者,超级肉夹馍项目不仅会继续,还是今年的战略重点,预计新开100家门店,主要布局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  对于上述疑问,贾国龙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肉夹馍)已有的门店会维持现状,不再继续开店。”这也从侧面证实,超级肉夹馍的百店计划将暂停。  ■记者观察  轻食混搭模式前景待探索  过去几年,从燕麦面、麦香村到超级肉夹馍,西贝频繁尝试快餐项目,几乎每一次都是迅速定下扩张目标之后不出一年便主动叫停,推出新项目。这不禁让人疑惑,西贝为什么总是“梦碎快餐”?此次推出的酸奶屋能做多久?  贾国龙说:“酸奶屋也是在原来快餐基础上对小型门店的尝试,但没有快餐那么快。”做了4年才意识到,西贝不具备做纯快餐的能力,有些模型不对,品牌就不做了。根据贾国龙的说法,西贝的组织能力不适合做快餐。在他看来,快餐是总成本领先原则,要求便宜、快速,用最普通的原料在守住食品安全的基础上快速输出,而西贝更看重品质和体验,不管是在原料、服务还是门店等方面的成本都很重,而快餐消费人群对价格比较敏感,与西贝本身强调的理念不匹配。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认为,大众快餐要在美味、品质和价格之间做平衡,要为速度而牺牲一部分品质,但这与西贝创始人追求更好品质的理念不相符。但高品质快餐在原材料、服务、店租等方面的成本也高,市场效果可能不太理想。  与wagas等其他轻食餐厅和品牌相比,西贝酸奶屋涵盖咖啡、沙拉、肉夹馍、烤串、啤酒等品类,“混搭”组合更像是一个西贝特色小吃铺,因此也有质疑认为,其定位并不清晰。对此,楚学友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酸奶是核心优势,也是轻食的入口,混搭就是为了丰富多样,满足全时段、全场景消费,至于定位是否清晰要看消费者选择,靠市场检验。  文志宏认为,就多品牌和轻食品类而言,西贝酸奶屋符合餐饮业发展趋势,是一种符合西贝特色的尝试,但能否持续还要看市场反馈。不过,文志宏也指出,酸奶屋的产品组合和品牌命名确实值得探讨。他表示,西贝本身品牌有一定的知名度,会与“莜面村”、“西北菜”联系在一起,用“西贝”命名酸奶屋能否被消费者认可,换个新品牌是否会更好?而且烧烤、咖啡等中西式产品的组合也有些混搭,因此其未来发展仍需进一步探索。

在多次测试水快餐项目后,西贝再次进入轻食品市场。

西贝酸奶屋第一家店开业,超级肉三明治店计划暂停,清淡食物搭配模式有待市场检验

最近,西贝餐饮集团推出了一个新品牌,——西贝酸奶屋,其在世贸中心的第一家商店按日订购。与西贝燕麦片村的主要“西北菜”晚餐不同,新品牌涵盖酸奶、烤肉串、沙拉、饮料、中式汉堡等类别,并希望通过“清淡的饮食体验”取悦更多年轻人,这是西贝多次尝试快餐项目后的又一次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西贝酸奶之家旗下的“北京西贝酸耐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由“北京西贝超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名而来,也引发了对其“超级肉三明治”快餐项目未来方向的猜测。对此,创始人贾表示,超级肉夹馍不会继续推进,现有门店将维持现状。他还承认,经过四年多的尝试,他发现西贝没有能力做纯快餐,而酸奶屋却没有这么快。这也意味着西贝在快餐方面的尝试已经暂停,未来将进入轻食品市场,但其未来发展计划尚未披露。

西贝测试了水,吃得很少

6月10日,在钟君世界城,世界贸易中心的天阶商圈,位于沿街一楼底部的西贝酸奶屋非常醒目。服务员引导酸奶试了试,外面有用餐区。店内设立了酸奶吧、饮料吧、烧烤吧三个酒吧,负责制作相应的产品。酸奶屋的内部装修以白色和原木色为主,类似于现在的“ins风”。附近办公商圈的白领是主要消费群体,中午12点店就快满了。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西贝酸奶屋涵盖了酸奶、烤串、沙拉、汤粥、馒头、零食、饮料、饮品等8大类数十种产品,均为小份,适合单人用餐,人均消费40元左右。几位女性对新京报记者说:“就近来这里工作方便,品类丰富,味道也不错,比较适合女生,但是沙拉的选择就少了点”。有消费者认为“味道不错,但是价格有点贵”。该店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该店营业时间为上午10:30至下午2300,可满足午餐、下午茶、晚餐、宵夜的就餐需求。

关于酸奶屋的定位和产品类型,餐饮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贾告诉新京报,酸奶屋还处于测试阶段,不同的店铺和产品会做迭代,会有所不同,但主线是一样的,即——以酸奶为主,主要面向年轻人、白领等消费者,提供“吃、喝、坐”的空间。他还解释说,“我们正在探索和试验,我们想进入这个(清淡食品)市场”。

在北京长营天街,还有一个仍在装修的西贝酸奶屋。关于未来的发展规划,贾表示,目前京沪都有门店,但他并没有透露明确的开店方案,而是“边看情边看”,即根据市场反馈做下一步规划。

超级中国汉堡店计划暂停

值得注意的是,西贝酸奶屋的开业也引起了外界对西贝尝试的最后一种快餐项目“超级肉三明治面包”未来趋势的关注。

根据天空调查信息,与西贝酸奶屋相关的公司有“北京西贝酸奶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丰兰酸奶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有限公司是北京西贝酸奈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持有北京丰兰酸奈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60%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西贝酸耐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之前尝试和叫停的燕麦面、麦香村等快餐项目有关。

根据工商资料,北京西贝酸耐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北京西贝燕麦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至今已四次更名。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今年5月,北京西贝朝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西贝苏纳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2016年3月,北京西贝燕麦片车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西贝燕麦片车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此后,更名一直与西贝尝试的新项目有关。2016年9月,西贝推出了快餐品牌西贝燕麦片面条。据媒体报道,计划4年开1000家店,但3个多月后,2016年底主动叫停。2017年7月,公司更名为“北京麦香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同月,西贝发布了快餐品牌麦香村,并表示将在2017年底前开设21家店铺,计划在三年内开设1000家店铺,但三个月后也宣布终止。2018年5月,西贝再次尝试快餐项目——超级中国汉堡。2018年11月,上述公司更名为北京超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由于此前的更名伴随着相应快餐项目的暂停,“超级馒头”更名是否意味着“超级馒头工程”也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此外,西贝酸奶屋还让业内人士想起了年初西贝超级肉三明治面包失败的传言。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西贝宣布超级肉三明治面包“失败”,并表示将在小吃行业发挥实力,未来将建设西贝小吃店。但当时,西贝副总裁褚学友否认了这一说法,并告诉新京报,超级肉夹馍项目不仅将继续,而且将是今年的战略重点。预计将开设100家新店,主要在北京、上海和深圳。

在回答上述问题时,贾回应新京报记者:“现有门店中的肉夹将维持现状,不会继续开店。”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超级肉三明治店的计划将被叫停。

记者观察

轻食品混搭模式的前景有待探索

在过去的几年里,从燕麦面条、麦香村到超级肉三明治面包,西贝频繁尝试快餐项目,几乎每次都是在快速设定扩张目标后的一年内主动停止并推出新项目。这就让人纳闷了,为什么西贝总是梦想打破快餐。这次推出的酸奶屋能持续多久?

贾说:“酸奶屋也是在原有快餐的基础上尝试小店面,但它没有快餐那么快。”做了4年,才知道西贝没有做纯快餐的能力,有些型号不对,所以品牌不会做。据贾介绍,的组织能力并不适合做快餐。在他看来,快餐是总成本领先的原则,要求物美价廉,在保持食品安全的基础上,用最常见的原料快速出口。西贝更注重质量和体验,原材料、服务和商店的成本很高,而快餐消费者对价格很敏感,这与西贝自己强调的概念不匹配。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温志宏认为,大众快餐应该平衡美食、质量和价格,牺牲部分质量来换取速度,但这与西贝创始人追求更好质量的理念并不一致。但是优质快餐在原料、服务、店面租金等方面的成本也很高,市场效果可能不太理想。

与其他清淡的餐馆和品牌如wagas相比,西贝酸奶屋包括咖啡、沙拉、馒头、烤肉串、啤酒等。“混搭”组合更像是西贝特产小吃店,所以也有人怀疑其定位不明确。对此,褚学友告诉新京报记者,酸奶是核心优势,是清淡食物的入口。混搭就是要丰富多样,才能满足整体时间和场景消费。定位是否明确,取决于消费者的选择和市场检验。

文志宏认为,就多品牌、清淡食品而言,西贝酸奶屋符合餐饮业的发展趋势,是符合西贝特色的尝试,但其可持续性取决于市场反馈。不过,文志宏也指出,酸奶屋的产品搭配和品牌命名确实值得商榷。他说,西贝自有品牌有一定知名度,会联想到“油面村”和“西北菜”。以“西贝”命名的酸奶屋能被消费者认可吗,换个新品牌会更好吗?而且中西合璧的产品,比如烧烤、咖啡,多少有些杂糅,未来的发展还是需要进一步探索的。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