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餐饮品牌曲线列表

广告

从全国性知名品牌海底捞,到狗不理、田源鸡这样规模较小的区域品牌,母体将自身关联业务独立为公司孵化以进行资本运作的玩法俨然已经成了圈内的共识。有业内人士分析,近期西贝成立上游食品公司、金百万发力电商做U味,也都有曲线上市的图谋。  9月30日,田源鸡餐饮宣布旗下农副产品加工企业田园婆婆挂牌新三板,成为继狗不理食品、海底捞颐海之后,同一体系的加工企业先于餐饮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的又一案例。业内认为,在餐企“上市难”难有突破的情况下,孵化关联企业进行资本运作,进而反哺母体,这种曲线上市的玩法已成为餐饮业的共识。近期,包括西贝在内蒙古建设食材加工基地、金百万发力电商做U味等,均被业内看做餐企为曲线上市所做的布局。  关联企业先于母体上市  根据公开资料,田园婆婆今年7月获准挂牌。田源鸡餐饮董事长杨素青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田园婆婆即田源鸡餐饮此前的食品加工厂田源鸡农副产品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2月,北京田源鸡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更名为田园婆婆(北京)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企业类型也由原先的“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资本运作早有迹象。  记者从田园婆婆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看到,2014年1月,当时的田源鸡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同时也是田源鸡餐饮董事长杨素青将其持有的公司股权300万元全部转让给目前田园婆婆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杨淑琴。后来又经过增资、赠股等操作,目前杨淑琴持有公司60%的股权,杨素青的儿子张杨持有公司30%的股权,而杨淑琴与杨素青为姐妹关系。  除了股权层面上的关系之外,业务上来看,田园婆婆主要产品为水晶红果和鸡系列产品。鸡系列产品的整鸡田源鸡、田源鸡火锅用中草药包和调味药包等产品独家供应给田源鸡;另一大主要产品水晶红果的商标之一“田园水晶红果”,也是由田园鸡餐饮原始取得,截至田园婆婆公开转让说明书签署之日,田园婆婆正在办理商标受让。事实上,田园婆婆的第一大客户就是田源鸡餐饮,在2014年和2015年,来自田源鸡餐饮的业务分别占到田园婆婆主营业务收入比重的74.77%和36%。  业内人士指出,这与狗不理食品挂牌新三板、颐海登陆港交所的逻辑如出一辙,狗不理食品的母公司为狗不理集团,狗不理集团曾有意登陆中小板,但以失败告终,主营业务和结构更为单纯的狗不理食品则在此后顺利挂牌。港交所上市的颐海是海底捞的独家底料供应商,过半收入依赖海底捞,且根据公开资料,颐海是从海底捞分拆而来,海底捞的控股股东张勇、舒萍夫妇拥有颐海47.76%的股权。  “曲线救国”成共识  从全国性知名品牌海底捞,到狗不理、田源鸡这样规模较小的区域品牌,母体将自身关联业务独立为公司孵化以进行资本运作的玩法俨然已经成了圈内的共识。有业内人士分析,近期西贝成立上游食品公司、金百万发力电商做U味,也都有曲线上市的图谋。  山东凯瑞餐饮集团董事长赵孝国此前也表示,在母体的关联业务上做文章已经成为餐饮企业进行资本运作的趋势之一。母体作为关联企业的出口,使得后者能够在有稳定业务支撑的同时横向发展,其次关联业务独立成公司业务结构更为简单,较之于餐企本身更容易上市,此外,由于母体有一定的投资或者占股,关联企业的发展等同于母体间接发展,整体变成以母体为中心的系统。  业内人士指出,餐饮企业上市大多是为了以更快的速度、更小的风险获得融资,但餐饮企业上市难多年来难有突破,财务不透明、盈利不稳定、管理不规范是业内公认的餐饮企业上市难的主因。在这种背景下,将母体的关联业务独立出来进行资本运作显然难度相对较小。同时,这也是上市公司规避风险的方式之一,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关联企业先于母体上市是有业务性质的优势,刚好处于上市风口。更重要的是,目前国内食品安全问题比较敏感,关注度颇高,餐企上市的风险比较大,一旦遭遇食品安全问题势必引起较大动荡,因而孵化关联企业上市能够扬长避短、避重就轻,相当于规避了风险最大的部分,并且享受上市带来的丰盈的资金链红利。  此外,将企业的关联业务孵化成独立公司运作,直接面向市场,首先有企业稳定的业务需求作为运营支撑,同时,公司直接面对市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市场竞争能够激活优化相关业务的生命力,其他市场合作同时又是新的盈利触角。  资本是把双刃剑  上市一直是餐饮企业难以跨越的障碍,湘鄂情(现更名“中科云网”)之后,餐企冲击A股全部折戟,呷哺呷哺、小南国等港股上市,也有不少餐企选择新三板,更有如上述玩法“曲线救国”,对于不少餐饮企业来说,似乎不管多曲折都未放弃上市这个目标。  朱丹蓬坦言,现在不少企业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相比于寻找风投,企业通过上市获得融资的成本和风险要小得多,业内引入风投而“引狼入室”的可循案例不少。但朱丹蓬同时指出,餐企上市之后,在目前资本市场相对低迷、活跃度不高的形势下,如何造势引起市场的关注,同样也是上市公司面临的难题之一。  海底捞、田源鸡餐饮等企业尽管未上市,但关联企业上市运作发展,它们作为母体也是一致受益者。仍有一些餐饮企业坦言,不论是做企业还是博利益,上市都并非惟一途径。一位业内人士坦言,餐企上市多是为融资以获得更多的发展资金,但如果企业的根基不稳固,一味追求规模扩大并不明智,湘鄂情就是案例之一,上市后不久湘鄂情就开始了全国的扩张计划,但就其业绩来看,表现并没有跟上门店发展的速度。随着市场和经济的发展,企业看待上市光环也较以往理性得多,运作上市本身就有一定的成本;其次,上市意味着财务规范透明,而餐饮行业在采购和店内附加服务上多有模糊区域,一旦完全财务规范透明,对餐饮企业的成本管控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同时,尽管上市不如风投进入那样明显的话语权减小,但股东的存在事实上也摊薄了话语权。

从知名民族品牌海底捞,到狗不理、田原鸡等规模较小的区域性品牌,母公司自主孵化相关业务供公司进行资本运营,已成为圈内共识。有业内人士分析,最近西贝成立上游食品公司,金棉推出电商做U味,也都有曲线上市的情节。

9月30日,田原鸡餐饮宣布旗下农副产品加工企业田园婆婆上市新三板,成为继狗不理食品、海底捞一海之后,同系统加工企业先于餐饮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的又一案例。业内人士认为,在餐饮企业难以实现上市突破的情况下,孵化关联企业进行资本运营,然后反馈给母公司,已经成为餐饮业的共识。最近,西贝在内蒙古建设食品加工基地,金棉电力电子商务的U味等。都被业内视为餐饮企业为曲线上市所做的布局。

关联企业先于母公司上市

据公开信息,今年7月份允许牧婆婆上市。鸡餐饮董事长杨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这位田园婆婆就是鸡农副产品有限公司,原鸡餐饮食品加工厂。据公开信息,去年12月,北京田原鸡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更名为田园婆婆(北京)食品有限公司,企业类型由原来的“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出现资本运营迹象。

记者从牧婆婆的公开转让说明中看到,2014年1月,时任鸡肉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鸡肉餐饮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将公司300万元的全部股权转让给牧婆婆的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后来经过增资和股份捐赠,持有公司60%的股份,的儿子杨持有公司30%的股份。和杨是姐妹。

除了股权层面的关系,在业务方面,牧婆婆的主要产品是水晶红果和鸡肉系列产品。鸡系列产品的全鸡,如田原鸡、中草药袋、田原鸡火锅调料药袋等,均独家供应田原鸡;另一个主要产品水晶红果的商标之一“田园水晶红果”,最初是由田园鸡餐饮获得的。截至牧婆婆公开转让指令签署日,牧婆婆正在办理商标转让。其实田园婆婆最大的客户是田原鸡餐饮。2014年和2015年,田原鸡餐饮业务分别占牧婆婆主营业务收入的74.77%和36%。

业内人士指出,这与狗不理食品在新三板上市、怡海登陆港交所的逻辑一模一样。狗不理食品的母公司是狗不理集团,曾经打算登陆中小板,但以失败告终。狗不理食品,主营业务和结构比较简单,自此成功上市。在港交所上市的怡海是海底捞独家底料供应商,一半以上的收入靠海底捞。根据公开信息,怡海是从海底捞分离出来的,海底捞的控股股东张勇和舒平拥有怡海47.76%的股权。

“曲线救国”成为共识

从知名民族品牌海底捞,到狗不理、田原鸡等规模较小的区域性品牌,母公司自主孵化相关业务供公司进行资本运营,已成为圈内共识。有业内人士分析,最近西贝成立上游食品公司,金棉推出电商做U味,也都有曲线上市的情节。

山东凯瑞餐饮集团董事长赵孝国早些时候表示,对母公司的关系大惊小怪

业内人士指出,大多数餐饮企业上市是为了获得速度更快、风险更小的融资。但餐饮企业多年来上市难有突破。财务不透明、利润不稳定、管理不规范被认为是餐饮业企业上市难的主要原因。在这种背景下,将母公司的相关业务分离出来进行资本运营显然相对困难。同时,这也是上市公司规避风险的方式之一。中国食品行业评论员朱今天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关联企业先于母公司上市是一种商业优势,而母公司正是上市公司。更重要的是,目前我国的食品安全问题比较敏感,关注度较高,食品企业上市风险相对较高。一旦他们遇到食品安全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引起很大的动荡。所以孵化关联企业上市可以扬长避短,避重就轻,相当于避开了风险最大的部分,享受了上市带来的丰厚的资金链红利。

另外,一个企业的相关业务是孵化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运营,直接面向市场。首先,将企业稳定的业务需求作为运营支撑。同时,公司直接面向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市场竞争可以激活优化相关业务的活力,其他市场合作也是新的利润触角。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

上市一直是餐饮企业无法克服的障碍。继湖南、湖北(现更名为“中科王云”)之后,餐饮企业纷纷砸a股,下步下步、小南国等港股上市。很多餐饮企业选择了新三板,更像是上面说的“曲线救国”的游戏。对于很多餐饮企业来说,无论经历多少波折,似乎都没有放弃上市的目标。

朱坦言,现在很多企业都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相比找风投,通过上市获得融资的成本和风险要小得多。风险投资引入行业后,可以遵循的案例很多。但朱也指出,食品企业上市后,在目前资本市场相对低迷、活跃度较低的情况下,如何创造势头吸引市场关注也是上市公司面临的困难之一。

虽然海底捞、田原鸡餐饮等企业未上市,但关联企业上市运营,与母公司是同一个受益者。还是有一些餐饮企业承认上市不是唯一的方式,无论是做生意还是盈利。一位业内人士承认,上市的餐饮大多是为了融资获取更多的发展资金,但如果企业基础不稳定,盲目追求规模扩张是不明智的。湖南湖北就是其中一例。湖南湖北上市后不久就开始了全国扩张计划,但从业绩来看,业绩跟不上门店的发展速度。随着市场和经济的发展,企业看待上市的气场比以前更加理性,经营上市本身就有一定的成本;其次,上市意味着财务规范透明,而餐饮行业在采购和店内附加服务方面有很多模糊的地方。财务规范一旦透明,对餐饮企业成本控制的挑战不小;同时,虽然上市没有VC进入那么明显,但股东的存在实际上稀释了话语权。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