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吃喝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当女人

广告

近两年,餐饮行业一直在追一个热点,叫“她经济”,很多人注意到女性在消费端的贡献率越来越高。然而在餐饮服务端,女性的价值是否同样被重视了呢?  明天是母亲节,红餐提前祝伟大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今天的“餐饮世相”关注女性餐饮人的职场困境、矛盾和自我成长。  据中国烹饪协会统计,2017年全国餐饮从业人数约3000万人。而餐饮也是少有的几个女性就业人数大于50%的行业之一。  女性,顶起了餐饮业的半边天。  作为行业的主力军,她们活跃于前厅、财务和人力资源等部门,大部分女性餐饮人是从基层一步步上升到如今店长、区域主管及以上级别的职位。大家也习惯于把勤劳、干练和奉献这样的朴素的形容词放在她们身上。  在这背后,她们在职场上的挣扎、矛盾和自我追求更值得被关注。  挣扎:  女性在餐饮中被“边缘化”  “干餐饮就别把自己当女人”,这句话常被在这个行业工作的女性当玩笑话说,被看做是对女性工作强度和态度的肯定,但是吴桐却不太喜欢这句话。  “它意味着女性在这个行业里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精力才能被人注意到。”她觉得这并不值得骄傲。  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还要时刻保持热情洋溢的状态是干餐饮的工作常态,在很多行业都已经在拼学历和专业的时候,大部分餐饮人,尤其是女性餐饮人还用着朴素的身份和勤奋的付出获得认可。 令人心酸的是,这认可还可能是打了折扣的。  吴桐在一家连锁餐厅干了近三年,起初做服务员,因为长相好、性格活泼,店长有意让她负责一些事情,她也努力,对工作认真负责,第二年就当了部长,冲劲十足。  然而去年发生了一件事,让她低落了很久。  店里新来了个男生,表现也不错,店长开始把一些重要工作频繁分给那个男生,吴桐起初觉得没什么,正常的培养而已。直到年底店里空出一个经理职位,那位男同事升迁了,她才渐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店长觉得男生更有潜力,那我干得并不比他差,任职时间也比他长,凭什么就这么被‘边缘化’?”  吴桐的失落与不忿,高晓也深有体会。  高晓是个热爱美食的女孩,爱屋及乌,她把当大厨作为人生目标,一有空余时间就自己专研厨艺,还考取了中式烹饪师职业证书。  一次,她看到一个酒店正招聘厨房学徒,而自己条件也完全符合任职要求,便毫不犹豫地去应聘了,结果被酒店多次拒绝,理由是:厨房不招女工,有厨师证也不行。  这把高晓气炸了,厨房学徒难道只有男性才可以胜任吗?  过去,厨房之所以大部分都是男性,就因为铁锅炒菜实实在在是一个体力活;然而时代在变化,西式烹饪手法的引进、菜品标准化,以及厨房设备的便捷化、智能化都逐渐使厨房工作轻量化,为什么对职业性别的认知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由于生理差异,女性在职场上会受到一定的质疑,比如体力、韧劲、精力甚至是能力。  前段时间海底捞上市,吴桐也看到过杨利娟通过自身的勤奋努力,从服务员当上COO的励志故事,“她几乎是这个行业的女性榜样”。但是大家都在努力成为杨利娟的时候,张勇式的老板和领导却是有限的。  “就算是说看能力任用,但相同的能力之间,男、女也还是有差别的。 ”说到这,吴桐叹了口气。  而在与酒店理论多次未果后,高晓以性别歧视为由将酒店告上了法庭并最终胜诉,酒店道歉并进行了精神补偿。但是官司赢了又怎样呢?偏见仍在继续,这并不算胜利。  矛盾:  家庭和事业,如何两全?  肖琴20岁时只身来到广州打拼,她喜欢餐饮,目前在餐厅当服务员。  餐饮行业的从业人员基本无需太高的学历,而接触的人三教九流都有,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普遍不高。在肖琴家人看来,在餐厅上班并不是一个多好的工作。  尽管肖琴有自己的规划:从服务员做起,一步步学习晋升,未来做个管理者,或者自己开餐厅。但家人理解不了她的想法,“他们觉得我最好早点嫁人,工作不重要,嫁不出去才是惨。但是除了嫁人,难道我就不能有追求吗?”  与家人多次沟通未果后,肖琴和家人之间的电话渐渐少了。现在,她独自在外坚持着,每次深夜下班感到疲惫的时候,但只要想想自己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就能扫除疲惫,满血复活。  她说,“嫁不出去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做的事得不到家人的理解。 ”  领英“女性职业机会”调研数据显示,两性职业平等的最大障碍是“缺乏家庭支持” 。  其中结婚、生育往往是女性职场上升的主要顾虑因素,男性在家庭角色的缺失导致女性被迫投入更多精力在家庭责任上,无法平等地追求职业机会和实现自身的职业发展 。  而在餐饮行业,女性占比例最多的部门是前厅、财务和人力资源。这两年,门店的女性管理人员多了不少,但集中在中层,高层则仍然由男性牢牢占据。  在红餐(ID:hongcan18)近期关于女性餐饮人的调查中,40%的餐饮人认为,女性要照顾家庭,使得工作上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是女性餐饮人很难做到高管级别的主要原因。  还有38%的人认为,女性细致敏感、能将感性和理性融合,在追求温度服务和女性员工占半数的餐饮行业是很适合做高管的。  怀孕那年,刘珊26岁,做了一年门店经理,本来想等能力再增加一些,当上店长之后再生小孩,但宝宝来得突然,她也只好辞掉工作。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一切又不一样了,光是照顾、培养孩子已经让她忙到脱不开身。  等到孩子两岁的时候,她想重拾工作,家人却觉得餐饮工作太忙了,她还是在家培养孩子好。在她的坚持下,家人让了步,但也要求她把精力重心放在家庭和孩子上,而不是工作追求上。  相比刘珊,张华丽更倔。她自己创业,怀孕那会,正是她事业的上升期。当时她的第三个门店开张,由于门店面积过大,运营成本高,管理和后厨团队都不够完善,很快便亏损了2000万。  这种局面她始料未及,家人劝她先不要管店里的事情,好好休息,身体和孩子最重要,但她一心想扭转亏势,根本听不进去。  由于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外加上没有休息好,张华丽被医生告知可能会得产前抑郁症,影响腹中的胎儿,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家庭和工作对于男性而言并不冲突,但对大部分女性而言,却只能是二选一的选择题。女儿、妻子、妈妈和职场身份的多角色交叉,如何取舍?考验着女性的精力和意志力。  自我:  追寻心中所爱  一组来自美团金服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7日,在美团金服服务过餐饮店主中,有近三成为女性,其中有26.7%为20—30岁的女性。  女性在创业和自主经营方面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她们打破职场性别之分,敢想、敢追求,敢将心中所想、所爱付诸实际行动。  红餐(ID:hongcan18)曾经采访过不少这样的餐饮品牌女性创始人,先有小天鹅何永智、乡村基李红、阿兴记刘英、咏藜园王小玲、嘉和一品刘京京等前辈,她们稳重干练,靠一双手支撑起整个企业。  后有奈雪の茶彭心、gaga鲜语冯敏、姚酸菜鱼姚旻汐、诸锣记张华丽、椰妹陈新等年轻一辈,她们有柔软的女性内心,独立且坚定,感性和理性张弛有度,投射在品牌里,形成独一无二的品牌调性。  在近期的调查中,红餐提过一个问题:“女性餐饮人是否应该保持低调,默默做成功男人、企业背后的支撑?”85%的餐饮人认为,女性不必依附于他人或者企业,可以勇敢追求自己想做的。 就算做不了女强人,也可以坚守自己的小确幸。  就像王金华在44岁时突然就对美食着了迷。  说来也奇怪,早年她在烧烤店和火锅店干过,对餐厅工作谈不上热爱。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一家自助餐餐厅,在明档做点心。餐厅汇集了各个地方的特色美食,“我一个北方女人,看到那么多美食,真的觉得特别新奇”。  她对广州美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人到中年开始挑战自我。一面苦练切配,争取到厨房工作;一面关注了100多个美食文化公众号和微博美食博主,通过互联网自学各种菜系的知识和做法。  现在,王金华已经是酒店热菜厨房里的唯一一位女性,工作量不亚于男性,身体上是真的累,但她对美食的热爱不减反增。  采访中,她给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任何喜欢的事情,一旦当成了职业,快乐就要减半的。但年轻人也必须从工作中找到乐趣,这样工作才有劲。  王金华最近又关注到很多博主做的美食视频,也打算在空余时间学习制作,以后自己做个美食博主,向大家展示烹饪和美食的乐趣。  结 语  时代变化,虽然一些问题依然存在,但总的来说,女性在餐饮行业的生存状况已经越来越好。  美国三大酒店业巨头之一喜达屋集团,曾经是全球酒店业女性员工最多的集团,他们充分意识到女性对于企业和行业的价值,并根据女性的特质,制定了相应的培养和晋升机制,提高女性员工的高管比例,培养女性领导力。  这或许可以给餐饮企业一些启发,让女性员工在家庭之外找到另一个归属感。

这两年餐饮业一直在追逐一个被称为“她的经济”的热点,很多人都注意到女性在消费方的贡献率越来越高。但是,在餐饮服务中,女性的价值是否同样受到重视?

明天是母亲节,红粉提前祝伟大的母亲们母亲节快乐!今天的“餐饮世界”,关注的是女性餐饮人的职场困境、矛盾和自我成长。

据中国烹饪协会统计,2017年全国餐饮从业人员约3000万人。餐饮是为数不多的女性就业率超过50%的行业之一。

餐饮行业女性撑起半边天。

她们作为行业的主力军,活跃在前台、财务、人力资源等部门,大部分女性配餐人员都是从基层一步步上升到店长、区域主管及以上的岗位。每个人都习惯于把勤奋、技能、奉献等简单的形容词放在上面。

这背后,他们在职场上的挣扎、矛盾和自我追求更值得关注。

奋斗:

女性在餐饮业被“边缘化”

“吃饭喝酒不要把自己当女人”,这是在这个行业工作的女性经常说的笑话,被视为对女性工作强度和态度的肯定,但吴桐不太喜欢。

“这意味着女性必须在这个行业付出更多的努力和精力才能被关注。”她并不为此感到骄傲。

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总是热情高涨,是干餐饮的正常工作状态。当很多行业都已经在争取学历和专业的时候,大部分餐饮人,尤其是女性餐饮人,都是以简单的身份和努力得到认可的。可悲的是,这种认可也可能打折扣。

吴桐在一家连锁餐厅工作了将近三年。起初,她做服务员。因为她长得好看,性格活泼,店长故意让她负责一些事情。她也很努力,对自己的工作认真负责。第二年,她当上了部长,气势十足。

但是,去年发生了一件事,让她压抑了很久。

一个新来的男孩来到商店,表现很好。商店经理开始经常给这个男孩一些重要的工作。吴桐起初没什么感觉,只是正常的训练。直到年底店里一个经理职位空缺,男同事升职,她才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

”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店长觉得男生更有潜力,那我也不比他差,任期也比他长。为什么这么边缘化?”

吴桐的失落和不忿,高笑也有最深刻的体会。

高笑是一个爱吃的女孩,爱她的家人和她的狗。她以当厨师为人生目标。她一有空就专门做菜,并取得了中国烹饪专业证书。

有一次,她看到一家酒店在招厨房学徒,资质完全符合工作要求,就毫不犹豫的提出申请,却被酒店多次拒绝。原因是厨房不招女工,不可能有厨师证。

这一下把高炸了。只有男性才有资格当厨房学徒吗?

以前大部分厨房都是男人的原因是因为铁锅做饭真的是一种体力活动;然而,时代在变。西餐烹饪技术的引进,菜品的标准化,厨房设备的便捷化和智能化,逐渐让厨房的工作变得更轻松。为什么对职业性别的认知一直没有改变?

由于生理差异,女性在职场上会受到质疑,比如体力、韧性、精力甚至能力。

前一段时间,海底捞上市了,吴桐也看到了杨丽娟的励志故事,她通过努力从一个服务员变成了首席运营官。”她几乎是这个行业的女性榜样。”。但是当每个人都在努力成为杨丽娟时,张勇的老板和领导者是有限的。

“就算看任命能力,同样能力的男女还是有区别的。”说到这里,吴桐叹了口气。

然而,在多次尝试酒店理论失败后,高笑以性别歧视为由起诉了这家酒店并胜诉。酒店道歉并进行精神赔偿。但是如果官司打赢了呢?偏见继续,这不是胜利。

对比

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

小秦20岁的时候一个人来到广州。她喜欢吃喝,现在在一家餐馆当服务员。

餐饮行业的从业人员基本上不需要很高的学历,但是接触的人都是些懵懂无知的人,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普遍不高。对小秦家来说,在餐厅打工不是什么好工作。

虽然小秦有自己的打算:开始做服务员,一步一步学着升职,以后做经理,或者自己开餐厅。但是她的家人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他们认为我最好早点结婚。我的工作不重要。如果不能结婚就惨了。但是除了结婚,我就不能追求吗?”

在与家人多次沟通不成功后,小秦与家人的电话号码逐渐减少。现在,她坚持一个人出去,每次都是半夜下班觉得累,但如果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就能一扫倦意,用鲜血来复苏。

她说:“结婚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做的事情,家人无法理解。”

根据LinkedIn的“女性职业机会”调查数据,性别职业平等的最大障碍是“缺乏家庭支持”。

其中,结婚生子往往是女性事业上升的主要顾虑。男子在家庭中角色的缺失导致妇女被迫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家庭责任中,无法平等地追求职业机会和实现自己的职业发展。

在餐饮业,妇女比例最大的部门是前台、财务和人力资源。近两年来,商场出现了不少女经理,但都集中在中层,而高层依然牢牢被男性占据。

在最近的《红粉》(ID: hongcan18)女性食客调查中,有40%的食客认为女性要照顾家庭,这使得她们在工作中的时间和精力有限,这也是女性食客难以达到高层管理水平的主要原因。

另有38%的人认为,女性细致敏感,能够将感性与理性融为一体。他们适合做餐饮行业的高管,餐饮行业追求温度服务,女性员工占一半。

怀孕的时候,刘山26岁,做了一年店长。她想等自己的能力提高。当了店长,又要生孩子,孩子突然来了,她不得不辞职。孩子一出生,一切又不一样了。光是照顾和抚养孩子就让她忙得不可开交。

孩子两岁的时候,她想复工,但是家里觉得餐饮工作太忙,不如在家养孩子。在她的坚持下,家人让步了,但也要求她专注于家庭和孩子,而不是追求工作。

与刘山相比,张华立更固执。她自己创业,怀孕的时候是事业上升期。当时她开了第三家店。因为店面面积太大,运营成本高,管理和厨房团队不完善,很快亏损了2000万。

她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她的家人建议她离开商店,好好休息。健康和孩子是最重要的,但她一心想挽回损失,不肯听。

由于长期的精神压力和缺乏休息,医生告诉张华立,她可能会得产前抑郁症,并影响腹部的胎儿。直到那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停止了工作。

家庭和工作对于男性来说并不冲突,但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只能是两选多的选择题。女儿、妻子、母亲、职场身份的多重角色如何选择?它考验女性的精力和意志力。

自我:

追求心中所爱

根据美团金夫的一组数据,截至2019年3月7日,美团金夫服务的餐饮店主中,近三分之二是女性,其中26.7%是20-30岁的女性。

女性自主创业、自主创业的想法越来越多。他们打破职场上的性别划分,敢于思考和追求,敢于把自己所想所爱付诸实践。

红饭(ID: hongcan18)采访过不少此类餐饮品牌的女创始人,包括何永智、小天鹅、李红、阿吉星刘英、王小玲、嘉禾一品刘晶晶等前辈,稳重干练,一人撑起整个企业

后来,有年轻一代,如奈雪查鹏欣、嘎嘎仙玉冯敏、姚敏希、朱罗吉张华立和椰子女孩陈欣。她们有一颗柔软的女性心,独立坚定,感性理性轻松,投射在品牌上,形成独特的品牌调性。

在最近的调查中,红饭提出了一个问题:“女食客是否应该低调,默默做成功男人和企业背后的支撑?”85%的餐饮人认为,女性不必依赖他人或企业,而是可以勇敢地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不能成为女强人,也可以坚持自己的小幸福。

是王力可金华在44岁时突然对食物着迷。

奇怪的是,她早年在烧烤店和火锅店工作,并不热爱餐厅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进了一家自助餐厅,在明摊做小吃。这家餐馆汇集了当地特色菜。“我一个北方女人,看到这么多美食真的觉得新奇。”。

她对广州饮食文化产生了兴趣,人到中年开始挑战自我。努力在厨房找工作;在关注100多个美食文化微信官方账号和微博美食博主的同时,通过互联网自学各种美食的知识和做法。

现在,王金华是酒店热食厨房里唯一的女人。她的工作量不亚于男人。她身体真的很累,但是对食物的爱不是减少,而是增加。

在采访中,她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一旦你喜欢的东西变成了事业,幸福感就会减半。但是年轻人也必须在工作中找到乐趣,这样他们才能有一份强有力的工作。

最近,王金华关注了许多博客作者制作的美食视频,并计划在业余时间学习如何制作它们。将来他自己也会成为一个美食博主,向大家展示烹饪和美食的乐趣。

结束语

随着时代的变迁,虽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餐饮业女性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

美国三大酒店巨头之一的喜达屋集团,曾经是全球酒店业女性员工数量最多的集团。他们充分认识到女性对企业和行业的价值,并根据女性的特点制定了相应的培训和晋升机制,以增加女性员工的高级管理人员比例,培养女性领导。

这可能会给餐饮企业一些启发,让女性员工在家庭之外找到另一种归属感。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