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外卖决战:《留守》百度一下战况?

广告

2017年伊始,不平静的外卖市场又起波澜:新出炉的行业数据显示,饿了么、美团和百度三强已经形成寡头垄断格局,小公司几无生存之地,大量出局。三强的排位格局也开始生变,美团“超车”,与饿了么差距微乎其微;百度外卖则开始“掉队”,市场份额下挫,还频繁传出裁员、收缩和高管离职的消息。  这一切似曾相识:行业集中度不断加剧,玩家已所剩无几,打法也在逐渐变化;行业够大且仍在飞速增长,烧钱数年但盈利遥遥无期……就像曾经的团购、视频、打车,这样的节点似乎意味着:决战就要到来。  中场:烧掉数百亿三强变两强?  “现在平均一单外卖要烧多少钱?”见到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有记者迫不及待地问了这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每单1~2元钱不等。”张旭豪透露。根据饿了么提供的数据,其日订单量超过900万单。这意味着一年下来,烧掉的资金可能超过40亿元。  3月20日,美团外卖对外宣布:平台日完成订单量超过1000万单。这样粗略算来,整个外卖行业每年烧掉的资金不会少于百亿元。  根据比达咨询更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全年来看,饿了么占整体外卖市场份额的34.6%,美团外卖、百度外卖则分别以33.6%、18.5%的份额位居第二和第三。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数据则显示,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共占据市场份额为94.1%,其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为40.7%,饿了么为35%,百度外卖为18.4%。  饿了么是入局 早、曾经市场份额更大的外卖公司,2009年4月上线;而美团外卖的上线时间是2013年11月,百度外卖则是2014年5月。但是,美团正在发力“超车”。有外卖行业内部人士表示,2017年一季度,各个城市不断传来“翻盘”的消息,饿了么正在被美团反超。  “我们在更近一个月的市场份额大概是54%,已经是国内外卖行业的 名,而且2016年,美团外卖的GMV(成交金额)是全球 。”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和配送事业部总经理王莆中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  对于美团为什么会快速超车、后来居上的问题,王莆中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外卖和电商一样,拼的是供给、流量和配送三大能力。首先,美团拥有非常互补和能够协同的流量矩阵,包括美团外卖App、美团App、大众点评App以及微信的超级入口;其次,借助于自营、加盟、众包等模式,美团活跃的配送骑手从三年前的三四百人发展到现在的超过30万人; 后,美团吸引了优质的供给,目前合作商户超过100万。  到底谁是老大?其实现在讨论也意义不大,因为外卖战事胶着,翻盘和被翻盘几乎是顷刻间的事情。但是,看客们估计也无需等待太久,因为“决战”已经不远。经过几年的发展,外卖市场规模已经达到千亿元,而且还在飞速增长,但行业仍然面临着集体烧钱和不盈利的魔咒。随着市场格局的明朗和集中,市场将告别野蛮时代。有媒体认为,这意味着外卖大战进入下半场,淘汰赛即将开始。  现在 让人捏把汗的是百度外卖。2015年,李彦宏放出豪言要斥资200亿美元发力O2O,做大百度糯米和百度外卖。虽然百度外卖迅速抢占了近两成的市场份额,但是并没有实现成为行业第二的目标。2017年新年伊始,百度外卖不断传出动荡的消息,产品总监出走、缩减业务区域、裁员,副总裁也传闻已离职……  虽然百度官方表示公司不会放弃O2O业务,但是李彦宏在财报会中也承认,百度“降低了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费补贴和营销费用”。业内人士认为,这仍然是一个需要大量烧钱的业务,没有预算就没有未来。  不过,百度外卖仍是这个市场更大的变量,虽然无法成为第二,但如果它与其他两家中的任何一家合并,都会对另一家带来不小的压力。这种“爱情故事”在资本的驱动下,已经发生了无数次。  “半年内外卖市场将由三家变两家。”张旭豪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说,他预计此前形成的三足鼎立局面 多持续6个月,那个落后者的市场份额已经“微不足道”。  “无论谁和谁合并,美团外卖都会保持 优势。”王莆中如是对记者回应美团是否会收购百度外卖的猜测。  变阵:从拼补贴到拼服务  比达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外卖市场整体交易额达1761.5亿元,较2015年全年的382.1亿元增长361%,更是两年前市场规模的10倍。王莆中也用了“波澜壮阔”来形容这三四年来外卖市场的发展。  但是,已经疯狂增长了几年的外卖市场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2016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饿了么存在多个商家无证无照经营、后厨环境脏乱差等问题,一时间舆论哗然。实际上,外卖也确实是更近一两年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之一,黑作坊、食品安全、卫生等问题屡屡见诸媒体。  “跑马圈地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过去,品质外卖正在开始成为用户的 需求。”易观外卖领域分析师杨旭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她认为生活服务市场已经进入市场启动期的后半程,开始了下半场的竞争,流量红利即将走到尽头,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向用户转移。  “伴随着用户端的消费升级,只有对服务和品质实现提升,才能增加用户黏性,从而提升订单量。”杨旭分析,这种变化背后其实是用户的变化,外卖从校园起步,但现在白领才是外卖市场的主要用户群,他们对外卖的品质和服务比大学生有更高的要求。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外卖O2O行业发展报告》显示,用户选择外卖O2O平台 看重的三个因素分别是:餐品卫生安全保障性(33.6%)、餐品口味丰富度(13.2%)、外卖O2O平台品牌知名度(10.2%)。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不少外卖用户已经可以感觉到:红包的数量越来越少,金额也越来越小。王莆中表示,补贴策略确实是根据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用户表现、不同的竞争环境去制定的。美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确实结束了粗放型的增长,把深耕细作作为未来的战略方向。  对于是不是市场已经足够集中,可以降低补贴开始“收割”了?饿了么和美团均表示,没打算盈利。“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去赚钱,而是继续渗透市场。”张旭豪认为,外卖市场持续烧钱的日子即将过去,很多城市已经开始盈利,而只要市场再往上增长一段时间,公司的盈利就可以把之前所有投进去的钱在一年内赚回来。  王莆中也表示,只有行业过了 快增长的阶段才是应该赚钱的时候,对于外卖行业来说,这个阶段至少要一两年以后。“在规模和盈利之间,我相信董事会和投资人都会选择快速增长。我们账上的现金流非常充沛,美团点评目前除了外卖,其他业务已经实现整体盈利,我需要帮他们花钱,来增加公司的价值。”  未来:成为本地服务提供商  根据饿了么相关负责人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饿了么在线订餐服务用户量达1亿,蜂鸟即时配送平台日峰值配送订单超过300万单,注册蜂鸟配送员达180万人,其中自有配送员超过6000人,标准人效达到日均35单。  而美团公布的活跃配送骑手数量也已经超过30万名。“比如在北京,实际上我们的配送员数量已经超过了‘四通一达’中的任何一家。在全国,也超过了所有落地配公司的总和。”王莆中透露。  王莆中表示,送餐服务有明显的波峰和波谷时间段,而且理想状态的午晚餐比例1:1实际很难实现,一些区域午晚餐差异很大,比如北京国贸地区午餐需求远大于晚餐,而回龙观则是晚餐远大于午餐。美团目前是利用众包模式,用有弹性的运力解决波峰波谷的问题,社会有大量的有弹性的运力可以利用。  除了解决外卖送餐的效率问题,外卖公司也在考虑,如何让全职送餐员做更多的事情,开发出更多弹性运力并发挥更大的作用。在 后一公里配送一切,这几乎是外卖公司共同的未来规划。外卖只会作为公司的一部分,同城物流才是未来的终局,外卖平台 终都会成为本地服务提供商。  王莆中透露,比如美团刚刚推出的“跑腿”业务,就是美团“同城物流战略”中的重要一环,可以为用户提供一些“帮送帮取”服务。顺丰实际上也有类似的业务,但是服务价格很贵,这与快递行业的配送规律有关。而骑着电动车的外卖送餐员则有很大的成本和效率优势。“等众包规模起来了,我们有足够多的富余的骑手去做这个事情。实际上,目前刚刚上线不到一个月,确实增长很快。我相信未来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王莆中说。

2017年初,不稳定的外卖市场又开始蠢蠢欲动:最新发布的行业数据显示,饿了么、美团、百度已经形成寡头垄断格局,大量小公司已经没有多少生存空间。前三的排名格局也开始发生变化,美团“赶超”,饿与饿的差距微乎其微;百度的外卖开始“掉队”,市场份额下降,高管裁员、收缩、辞职的消息频频出现。

这一切看起来似曾相识: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玩家所剩无几,打法也在逐渐改变;行业够大了,还在快速成长,烧钱几年但盈利还很遥远……就像团购、视频、打车,这样的节点似乎意味着决战即将来临。

中场:烧掉前三变成前二?

“现在烧一份外卖要多少钱?”看到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饿了么创始人张,记者迫不及待地问了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每单1~2元钱。”张透露。根据饿了么提供的数据,其日订单量超过900万单。这意味着一年后,被烧毁的资金可能超过40亿元。

3月20日,美团外卖宣布平台日订单量突破1000万单。大致来说,整个外卖行业每年要烧不少于100亿元。

必达咨询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全年来看,饿了么占整体外卖市场的34.6%,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分别以33.6%和18.5%位居第二和第三。据艾传媒咨询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数据显示,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占94.1%的市场份额,其中美团外卖占40.7%,饿了么占35%,百度外卖占18.4%。

饿了么是一家很早就进入市场的外卖公司,曾经拥有较大的市场份额。2009年4月上线;美团外卖上线时间是2013年11月,百度外卖是2014年5月。然而美团正在努力“赶超”。外卖行业有业内人士表示,2017年第一季度,“翻身”的消息从各个城市传来,饿了就被美团追上了。

“我们最近一个月的市场份额约为54%,这已经是国内外销售行业的名称,而在2016年,美国集团外卖的GMV(交易额)是全球性的。”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配送部总经理王在媒体见面会上表示。

关于美团为何快速追上并掉队的问题,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外卖和电商一样,都是争取三大能力:货源、流量、配送。首先,美团有一个非常互补和协作的流量矩阵,包括美团外卖App、美团App、公众评论App、微信超级门户;其次,借助自营、加盟、众包等模式,美国使团的主动配送骑手从三年前的三四百人,成长到现在的三十多万人;之后美团吸引了优质货源,目前合作商户100多万。

老板是谁?其实现在讨论意义不大,因为外卖大战卡住了,翻来翻去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不过看客不用等太久,因为“决战”已经不远了。经过几年的发展,外卖市场已经达到1000亿元,并且还在快速增长,但是行业仍然面临着集体烧钱,无利可图的诅咒。随着市场结构的清晰和集中,市场将告别野蛮。据一些媒体报道,这意味着外卖大战将进入下半场,淘汰赛即将开始。

现在让人汗津津的是百度外卖。2015年,李彦宏宣布将斥资200亿美元推出O2O,打造百度糯米和百度外卖。虽然百度外卖迅速抢占了近20%的市场份额,但并没有达到成为行业第二的目标。2017年新年伊始,百度外卖继续发动荡消息。产品总监离开了,业务领域缩小了,裁员了,副总裁也走了

虽然百度官方表示公司不会放弃O2O业务,但李彦宏也在财报中承认百度“减少了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费补贴和营销费用”。业内人士认为,这仍然是一项需要大量资金的业务,没有预算就没有未来。

不过百度外卖在这个市场还是一个比较大的变数。虽然不能是第二家,但如果和其他两家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合并,都会给另一家带来很大的压力。在资本的驱使下,这种“爱情故事”发生过很多次。

“市场将在半年内从三个变成两个.”张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表示,他预计之前形成的三方对抗将持续6个月,落后者的市场份额“微不足道”。

“无论谁和谁合并,美团外卖都会保持优势。”王回应了记者关于美团是否会收购百度外卖的猜测。

改变阵列:从拼写补贴到拼写服务

根据必达咨询的统计,2016年,国内外销售市场的整体交易量达到1761.5亿元,比2015年的382.1亿元增长361%,是两年前市场规模的10倍。王也用“华丽”来形容外卖市场在过去三四年的发展。

然而,连续几年疯狂增长的外卖市场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2016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饥饿问题,比如很多商家无证经营,厨房环境脏乱等。其实外卖确实是近一两年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之一。黑作坊、食品安全、卫生等问题经常出现在媒体上。

“打桩的野蛮增长时代已经过去,质量外卖开始成为用户的需求。”来自易观国际的外卖领域分析师杨旭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她认为,生活服务市场已经进入下半年市场初创期,下半年开始竞争,流量红利即将结束,企业核心竞争力转移到用户身上。

“随着用户方的消费升级,只有提高服务和质量,才能增加用户粘性,从而增加订单量。”按照杨旭的分析,这个变化背后其实是用户的变化。外卖是从校园开始的,但现在白领是外卖市场的主要用户,他们对销往国外的质量和服务的要求比大学生更高。

根据iResearch发布的《2016年中国外卖O2O行业发展报告》,用户在选择外卖O2O平台时需要注意的三个因素是:食品卫生安全(33.6%)、食品口味丰富度(13.2%)和外卖O2O平台的品牌认知度(10.2%)。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外卖用户已经能感觉到红包的数量越来越少。王表示,补贴策略的确是根据不同城市、不同用户表现、不同竞争环境制定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美团真正结束了粗放型增长,把精耕细作作为未来的战略方向。

市场是否足够集中,可以减少补贴,开始收割?饿了,美团和美团都表示不打算盈利。“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赚钱,而是继续渗透市场。”张认为,外卖市场继续烧钱的日子即将过去,很多城市已经开始盈利。只要市场成长一段时间,公司的利润可以在一年内赚回之前投入的所有资金。

王还说,只有当这个行业已经过了高速增长阶段,才应该赚钱。对于外卖行业来说,这个阶段至少要过一两年。“在规模和盈利能力之间,我相信董事会和投资者都会选择快速增长。我们账户上的现金流非常充裕。目前除了外卖,其他业务都实现了整体盈利。我需要帮助他们花钱来增加公司的价值。”

未来:成为本地服务提供商

根据饿了么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饿了么在线订购服务用户数量达到1亿,蜂鸟即时配送平台日高峰配送订单超过300万,注册蜂鸟配送人员达到180万,其中自有6000余人

美团公布的主动配送骑手数量已经超过30万。“例如,在北京,事实上我们的经销商数量已经超过了‘四环一达’中的任何一个。在国内,也超过了所有落地公司的总和。”王透露。

王说,送餐服务有明显的高峰和低谷,很难达到理想的午餐与晚餐1: 1的比例。有些地区午餐和晚餐差别很大。比如北京国茂地区的午餐需求远大于晚餐,而回龙观的晚餐需求远大于午餐。目前美团正在用众包模式解决有弹性能力的峰谷问题,社会有很多弹性能力可以利用。

除了解决配送的效率问题,配送公司还在考虑如何让专职配送人员做更多的事情,发展更灵活的能力,发挥更大的作用。最后一英里分配一切几乎是外卖公司的共同未来计划。外卖只是公司的一部分,同城物流就是未来的终结。外卖平台最终会成为本地服务提供商。

王透露,例如,美团刚刚推出的“跑腿”业务是美团“同城物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为用户提供一些“帮送帮取”的服务。顺丰快递其实也有类似的业务,只是服务价格很贵,这和快递行业的配送规律有关。乘坐电动车的外卖送货员在成本和效率上有很大优势。“当众包规模扩大时,我们有足够的剩余骑手来完成这项工作。其实刚上线不到一个月,真的成长很快。我相信以后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王对说道。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