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知名火锅店老板对债主大喊:只要我活着 我就还清4000万!

广告

1.青石玖宫,曾经的武汉火锅品牌代表,为何会一夕之间破产?  2.破产后这一年,青石玖宫创始人张毅在哪儿?在做什么?  3.如今,张毅在重庆重新开启青石玖宫店,他准备如何绝地反击?  青石玖宫的新店“藏”得颇深,小新找了很久,在重庆石桥广场最里端才看到它。  门面是简单的青底白字招牌,和原先精致华丽的风格相比低调质朴许多。而“新”字当头从侧面说明它是一个有故事的品牌。  一支烟,一杯清茶,张毅摸着光头,开始跟小新讲诉青石玖宫过去的辉煌与低谷。  巅峰时刻,我预感到了毁灭  2014年1月,青石玖宫第一家门店在武汉开启。华美的装修、考究的饰品、精致的碗碟、门口摆满鲜花,一眼看去,谁也想不到那会是个川渝火锅店。  基于对女性群体心思的透彻研究和把握,青石玖宫很快在武汉乃至全国打响名声,改变了大众对火锅的低端形象,引领着高端火锅风潮。  纷涌而至的不仅是媒体报道,还有食客。“我们新天地店的月流水高达180万。”  巅峰时刻,多得是锦上添花的跟随者。数不清的朋友出钱和资源支持青石玖宫的品牌扩张。张毅笑谈那时的辉煌:“曾经是王者”。  但他并不轻松,“很多人只看到我光鲜的一面,但没有看到我背后的压力。”  张毅对企业经营有一定认知,他明白,企业扩张太快会出问题,但迫于品牌势能的强大和各种资源的加持,他又不得不趁势打速度战。  在事业达到一定顶峰时 ,张毅更加恐惧失败,害怕一无所有。因为“穷人变富很容易接受,但富人若变穷则很难面对。”压力之下是整夜整夜的失眠,“总害怕某一天出问题,其实那时候就隐约预感,品牌会出问题,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选址不当,致资金链断裂  张毅采取以出让30%股份来筹集70%开店资金的模式,让青石玖宫在一年内扩张到3家店。这个速度在今天看来不算快,但若结合青石玖宫单店投入金额来看就很惊人了。  为了给顾客极致体验,青石玖宫在环境打造、就餐体验细节上不计成本地投入。  “举个例子,开火锅店,餐具的消耗率是无法控制的,但是青石玖宫几乎所有的餐具都是定制的,而且价格不菲。我们装米酒的酒瓶,盛调料的水晶碗都是来源于海外,成本高达数千元一个,对于餐饮企业运营来讲,我们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反面教材’,但是我们却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张毅说。  高投入下是比普通餐饮门店更长的回本周期,这也为后面的资金链断裂埋下伏笔。  2015年,青石玖宫大势进军上海,上海店全以华丽的琉璃瓦装饰,还花重金请张智霖剪彩,投入高达800万。而这可以说是品牌滑铁卢的开始。  “虹桥属于交通枢纽,可以辐射整个长三角,地理位置优越,但我们进的太早了。”张毅说,虹桥在当时属于新商圈,周边设施还未成型。市区顾客开车导航也常常找不到门店,因为到处在装修、封路。不成熟商圈极大影响虹桥店的生意。  加上高昂的租金和人员成本,入不敷出的虹桥店每月亏损高达近40万。但一是考虑到投入成本过大,二是害怕关店影响整个品牌势能,张毅舍不得止损,而这一拖就是两年。  同样的错误还发生在青石玖宫于2016年推的亲子概念火锅餐厅——小小青石玖宫。“概念很好,但是所在商圈只在节假日有人,平时人流很少,也是持续亏损一年多。”  2016年底,青石玖宫的资金已经开始紧张了。为了快速回笼资金,张毅团队打造了可以快速放加盟的餐饮品牌,分别是价格亲民的火锅品牌玖宫粹和主打盐帮菜的销金窝。但前后投入近300万,两个品牌都未做起来。  不好意思求助股东和朋友,张毅不惜选择借高利贷来救急,但依然发不出员工的工资,交不了门店租金。  2017年11月,某位门店员工通过网络维权要工资,舆论一边导向对青石玖宫的批判。恶劣的舆论影响加速了青石玖宫的崩盘。当月,所有门店关门。  青石玖宫的旧时代落幕了。  破产负债四千万,我曾选择自杀  无奈关店后不意味着结束,张毅还要面临来自员工拖欠的工资、会员充值的费用、供应商的欠款、物业代缴的租金以及仍在利滚利的高利贷,这一切集聚在一起是四千万的债务。  “那时候自己非常抑郁,采取麻痹自己的方式逃避一切。待在家里,不与任何人说话,因为没有意义。欠债四千万,没有人能帮你解决。”  白天喝一斤白酒,睡一天,然后午夜醒来独坐到天亮。  “那时候觉得黑夜最舒服,没有人打扰你,催你还账。不是我不愿意接电话,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无法承诺什么时候还钱,也不愿意骗人,所以只能逃避。”  期间,想不开的张毅查了无数种自杀方式,最后选了烧炭吸二氧化碳这种不太痛苦的方式。“结果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感叹,既然老天爷不让我死,那就苟且地活着吧。”  然后继续浑浑噩噩地过着,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  因为不懂法律,被拘役了四个月  今年4月,因为员工工资的遗留问题,劳动局给张毅多次电话通知。但张毅此时已回重庆,电话号码也停机了。  我国刑法规定,劳动局通知三次不到人,就视为本人逃匿。案件被移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判定张毅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法律意识淡薄的张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网逃了。  直到5月9日,为了转卖上海的营业执照来支付员工工资,张毅在机场用身份证时被警察查到。“被铐住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像是重型犯罪分子逃了几十年后被抓住一样,释然了。”  在看守所被拘役的4个月,张毅深切感受到了人生不易。“有人说人生最苦逼的事就两件,一个是失去生命,一个是失去自由。生命我差点失去,但老天爷不让我死,而自由,我曾经失去过。最坏的结果我都体验了,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差了。”  无畏低谷,选择从头开始  从看守所出来后,张毅除了按习俗丢掉一身里面的衣服后,还剃了光头。“因为要从头开始嘛。”他摸着光头笑着说。  张毅选择在家乡重庆重新开始。但因为资金紧张,只能选择租金便宜,但位置偏僻的门店。  洞察到女性对美的追求,新青石玖宫选择主打美颜花胶鸡锅底。“重庆目前没有花胶主题的餐厅,我们是第一家。”  现在,张毅每天在店内亲自熬制锅底,“我们用一只广东的清远鸡和优质花胶熬8小时出一锅汤。营养丰富,有顾客说吃了我们的花胶鸡,回去第二天脸上的痘就消了。”张毅说。  “青石玖宫以前的好食材很多也保留了,比如招牌蟹柳和鳕鱼芝士丸。我挨个给供应商打电话,说只要你开心怎么爽怎么来,所以供应商在付款时有的是现结,有的是采取押一付一甚至押一付二的方式。”  食材上基本保持以前的水准,新店环境相比从前倒是淡雅朴素许多,但在体验细节上依然讲究。比如餐具是专门定制的且分男女性别的精致餐具,使用可以更换一次性筷子头的筷子,为爱美的女士打造美美的补妆间······  现在的张毅更能沉下心来服务客户。“现在我每天从早到晚都呆在店里。”因为没钱做营销,目前店内生意并不稳定,有时几百,有时几千。但每天的第一桌,他都会拍照发朋友圈。  “因为珍惜来的每一桌客户。”跟客户打成一片的他被年轻客户笑称“光头叔叔”。  不过,张毅自称是世界上最穷的老板。身背四千万巨债,给投资人打工。每天身上只有2、3元用来坐公交车。“虽然过得比较穷,但觉得很接地气。以前开豪车,太快,刹不住;如今坐公交车、地铁,可以看到人生百态。”  现在的张毅不再拒绝别人打来的电话。“现在的我特别坦然,我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告诉债主,并说明自己在努力,不确定以后一定东山再起,但我会想办法还清所有债务。我现在每月有4000左右的工资,留着两三百元的车费后,剩下的钱都是拿来还债的。”  采访最后,张毅还跟小新分享他未来的规划,“等资金宽裕后会在门口布置一个小花园,用来吸引顾客。顾客多起来后,准备举办类似吃鳕鱼芝士丸拉丝的活动,谁拉丝长就送小礼品。”话语中满是对未来的信心憧憬。  跟张毅聊完,小新联想到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演讲中的一句话: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当张毅坦然面对过去,认真对待当下,积极迎接明天时,我们应该给予敬意和期待。

1.曾经的武汉火锅品牌代表——青石九宫,为什么一夜之间破产了?

2.破产后的那一年,青石九宫创始人张仪在哪里?你在做什么?

3.现在,张怡在重庆重开青石九宫店。他要怎么反击?

青石九宫新店“藏”得很深。肖鑫找了很久,只在重庆石桥广场最里面的尽头看到了它。

门面是一个简单的绿色背景的白色招牌,比起原本精致华丽的风格,低调简单多了。“新”字说明是一个侧面有故事的品牌。

一支烟,一杯绿茶,张仪摸着自己的光头,开始给肖鑫讲青石九宫过去的辉煌和低谷。

在巅峰时期,我有一种毁灭的预感

2014年1月,青石九宫第一家店在武汉开业。华丽的装修,精致的摆件,精致的菜肴,门前的鲜花,没有人会想到会是川渝的火锅店。

基于对女性心智的深入研究和把握,青石九宫迅速在武汉乃至全国成名,改变了大众对火锅的低端形象,引领高端火锅潮流。

不仅媒体报道,食客也蜂拥而至。“我们新天地店月流量高达180万。”

巅峰时期,有很多追随者是锦上添花。无数朋友捐钱捐物,支持青石九宫品牌扩张。张仪嘲笑当时的荣耀:“一朝为王”。

但是他不容易。“很多人只看到我光鲜亮丽的一面,却看不到我背后的压力。”

张毅对商业运作有一定的了解。他明白,如果企业扩张过快,就会出现问题。但由于品牌的强大势能和各种资源的加持,他不得不顺势而为,争取速度。

当他的事业达到一定的巅峰时,张仪更加害怕失败,什么都不怕。因为“穷人变富容易,富人变穷很难面对。”压力之下,就是整夜整夜失眠。“我一直害怕有一天会出现问题。其实当时我隐约觉得品牌会有问题,只是时间长短。”

选址不当导致资金链断裂

张毅采取出售30%股份的方式筹集70%的开店资金,让青石九宫在一年内扩张到3家门店。这个速度在今天并不快,但是结合青石九宫单店的投资金额来看还是很惊人的。

为了给顾客带来极致的体验,青石九宫在环境营造、用餐体验等细节上进行了无偿投入。

“比如开火锅店,餐具的消费率是无法控制的,但是青石九宫几乎所有的餐具都是定制的,价格不菲。瓶装米酒和水晶碗调料都是海外的,成本高达几千元。对于餐饮企业的经营,我们几乎可以说是一本‘反面教材’,但我们不得不反其道而行之。”张毅说。

在高投入下,回报期比普通餐厅要长,这也为资金链的断裂铺平了道路。

2015年,青石九宫进军上海,店铺都装饰着华丽的琉璃瓦。还花了不少钱请奇兰剪彩,投资800万。而这可以说是品牌滑铁卢的开始。

“虹桥属于交通枢纽,可以辐射整个长三角。地理位置优越,但我们进入得太早了。”张毅说,虹桥当时是一个新的商业区,周边设施尚未成型。城市客户开车导航往往找不到店,因为到处都是装修和封路。不成熟的商圈对虹桥店的业务影响很大。

再加上高昂的房租和人员成本,入不敷出的虹桥店一个月亏损近40万。但一是考虑到投入成本过高,二是担心关店会影响整个品牌的势能,张毅舍不得止损,这个耽误就是两年。

同样的错误也发生在——小青石九宫,青石九宫在1998年推出的亲子概念火锅店

到2016年底,青石九宫的资金已经开始吃紧。为了快速回笼资金,张毅团队打造了可以快速投放加盟的餐饮品牌,即价格贴近百姓的火锅品牌九宫翠和专门做盐菜的沃金。但是前后投入了近300万,两个品牌都没有做到。

不好意思向股东朋友求助,张毅不惜借高利贷救急,但还是付不起员工工资和店铺租金。

2017年11月,一名门店员工通过网络维权,索要工资,舆论则直接批评青石九宫。舆论的恶劣影响加速了青石九宫的覆灭。那个月,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

青石九宫的旧时光结束了。

破产负债4000万,我选择了自杀

但是关店之后,不代表就结束了。张毅要面对的是员工工资的拖欠,会员充值费的拖欠,供应商的拖欠,物业交的房租,还有还在盈利的高利贷,这些加在一起就是4000万的债务。

“当时我很沮丧,我试图通过麻痹自己来逃避一切。呆在家里不要和任何人说话,因为没有意义。负债4000万,没人能帮你解决。”

白天喝一斤白酒,睡一天,然后半夜醒来,一个人坐到天亮。

“那时候觉得晚上最舒服,没人打扰你,催你付钱。不是不想接电话,而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不能保证什么时候还钱,也不想说谎,只能逃避。”

在这期间,想不到的张毅,研究了无数种自杀方式,最终选择了不那么痛苦的烧炭和吸收二氧化碳的方式。“结果,我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我叹了口气。既然上帝不让我死,那就快乐地活着吧。”

然后继续得过且过,持续了半年。

因为不懂法律,他被拘留了四个月

今年4月,劳动局因为员工工资遗留问题给张毅打了几次电话。但是,张毅此时已经回到重庆,他的电话已经停了。

我国刑法规定,劳动局三次不通知人,就当他逃跑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判定张毅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法律意识薄弱的张毅,不知不觉就逃进了网里。

直到5月9日,张怡在机场使用身份证在上海转卖营业执照支付员工工资时被警方发现。“在我被铐上镣铐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逃亡了几十年的重罪犯被抓了,我松了一口气。”

在看守所被拘留了4个月后,张毅深深地感到,生活并不容易。“有人说,人生最难的有两件事,一是失去生命,二是失去自由。我差点丢了命,但上帝不让我死,我却失去了自由。我经历过最糟糕的结果,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无畏的低谷,选择从头开始

从看守所出来后,张毅除了按照习俗扔掉衣服,还剃了光头。“因为你要从头开始。”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笑着说。

张怡选择了在家乡重庆重新开始。但由于资金短缺,只能选择租金便宜但位置偏僻的门店。

洞察女性对美的追求,新青世纪宫选择了以美为主,花胶鸡锅底。“重庆目前没有花胶主题餐厅,我们是第一家。”

现在,张怡每天在店里做锅底。“我们用一只广东清远鸡和优质花胶熬了8个小时的一锅汤。营养丰富,有客户说吃了我们的花胶鸡,第二天脸上的痘痘就消失了。”张毅说。

“青石九宫之前很多好的食材都保存下来了,比如蟹黄、鳕鱼芝士球。我一个个给供应商打电话,说只要你开心,怎么来。所以供应商付款时有现金结算,有的采用一付一甚至一付一的方式。”

食材基本保持了之前的水准,新店的环境也比之前优雅简约了很多,但还是有付出的

现在张怡可以沉下心来服务客户了。”现在我从早到晚都呆在店里.”因为没有钱做营销,所以目前店里生意不稳定,有时几百,有时几千。但是每天第一桌,他都会拍照片发给朋友。

“因为我珍惜每一桌顾客。”他和客户混在一起,被年轻客户称为“秃头大叔”。

然而张毅自称是世界上最穷的老板。为负债4000万的投资人打工。每天只有2个。3元用来坐公交车。“我虽然穷,但是感觉很踏实。我以前开豪车开得太快停不下来;现在坐公交地铁,可以看到各种生活。”

现在张毅不再拒绝别人的电话。“现在我很平静。我把我的实际情况告诉债主,说明我在努力。我不确定自己以后会不会东山再起,但我会想办法还清所有的债务。我现在月薪4000左右。留着两三百块钱车费,剩下的钱用来还债。”

采访结束时,张毅还与肖鑫分享了自己的未来规划。“资金充裕的时候,门口会布置一个小花园,吸引客户。客户数量增加后,准备举办类似吃鱿鱼芝士球的活动,谁抽长就送小礼物。”言语中充满了对未来的信心和憧憬。

和张毅聊天后,肖鑫想到了电影《黑暗时刻》中丘吉尔演讲中的一句话:没有最终的成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珍贵的是继续前行的勇气。

当张仪从容面对过去,认真对待现在,积极迎接明天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致敬和期待。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