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全聚德:这种一年800多万人光顾的鸭子终于卖不出去了!

广告

“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真遗憾”!  老北京顺口溜中的烤鸭只有一只:全聚德。  但这家驰名中外的烤鸭店终于卖不动了!  全聚德刚刚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全年营收18.61亿元,同比增长0.72%;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降2.57%——这也是全聚德近3年来首次利润下降!  曾经的“国宴”品牌  ?“全聚德”创建于1864年,即同治三年,当时美国的历史还不到100年。  创始人是河北冀县人杨全仁,他对全聚德最有影响的推动,是创造了区别于传统焖炉烤鸭的挂炉烤鸭,即依靠热力的反射作用而非明火来烤制鸭子,这样烤出的鸭子肉质鲜美,“全聚德”也慢慢成为“天下第一吃”。  历史的脚步走到1952年,中国迎来了公私合营的大潮,从话剧《茶馆》中,依稀可以看见全聚德末代老板杨福来的身影。  经过不断的完善和发展,全聚德最终形成了以烤鸭为龙头,集“全鸭席”和400多道特色菜品于一体的全聚德菜系。  建国以后,敬爱的周总理曾多次把全聚德“全鸭席选为国宴,那是全聚德的最好的时代。  1993年5月,中国北京全聚德集团成立,一年后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  1999年,全聚德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这也是中国第一例服务类中国驰名商标。  2007年,全聚德成功登陆A股,成为首家A股上市的餐饮老字号企业。  全聚德最辉煌的年头应该在2012年:当年全聚德营收19.44亿元,同比增长7.84%,净利润更突破1.5亿元,大幅增长17.71%。  但是,往者不可谏,百年老字号全聚德走向转折的那一天还是如约而至。  转折2012  突如其来的转变出现在2012年底——那年的冬天,对很多餐饮企业而言,都是难以言说的伤痛。  就像歌手郁冬在《北京的冬天》中提及的:  北京的冬天 飘着北雪  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  八项规定的出台,将整个高端餐饮业从炎炎夏日直接推向凛冬。  那一年,湘鄂情巨亏,创始人孟凯远逃海外;俏江南业绩下滑,董事长张兰净身出户;小南国经营困难,一年10几亿的营收只有1千万的利润,近几年的利润更是只有100多万。  百年老店全聚德也在劫难逃。  2013年,全聚德营收19.02亿元,同比下降2.13%;净利润大幅下降至1.10亿元,跌幅高达27.62%。  2014年,全聚德的营收跌破19亿元,此后三年,其营收一直都在18亿上下徘徊。  2017年,全聚德迎来3年来的首次利润下降。  面对危局,全聚德不是没有努力过。  2014年,全聚德引入IDG资本和华住酒店,募集资金3.5亿元,?IDG成为全聚德的二掌柜。  资本入局后,全聚德准备全面拥抱“互联网经济”。  其一,2015年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成立鸭哥科技,研发烤鸭外卖产品,但最终因业绩亏损,鸭哥科技停业。  其二,2015年与百度外卖战略合作,联手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体系,但最终百度外卖也被别人收购了。  其三,2017年初拟以现金收购汤城小厨,拟在休闲餐饮上寻求新的突破点。但收购最终没有实现,还对自身品牌造成损害。  2016年,包括董事长王志强、总经理邢颖在内的原全聚德高层离职,停滞不前的业绩可能是他们离职的不二原因。  多次转型失败后,入股4年的IDG选择了“放手”,计划从2018年1月起,半年内尽数减减完手中的股份。  投资人都选择了抛弃全聚德,说明事情全聚德的状况,已经很不乐观了。  全聚德之痛  作为一个经历了150年的老品牌,在变化的时代面前,全力突围的全聚德感觉到转型之痛,那么造成全聚德困境的,有哪些原因?  其一,吃的都不是回头客。  北京本地人基本不吃全聚德,但是“全聚德”三个字对外地人和外国人的魔力不减:整个2017年,全聚德接待宾客804.07万人次,同比上升4.35%——不得不说,没有回头客还能坚持这么多年,也说明曾经的全聚德有多成功——但与此同时,全聚德人均消费和上座率分别下滑了2%和3%,隐忧已现。  其二,菜品创新不足。  全聚德的名气虽然大,但烤鸭口味的创新有所不足,在体验和服务上也不太接地气。比如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叫份全聚德的外卖,等送到时烤鸭都凉了,口感与现烤的相差甚远。  其三,价格偏高,降低了消费者到店的频次。  对消费者而言,一只烤鸭要200多元,一个套餐动辄数百元,怎么看都像是超前消费。  其四,和健康饮食的趋势相违背。  烤鸭食品较为肥腻,虽有全聚德的品牌背书,但是不得不说,吃全鸭和现在追求的?“大健康”趋势相违背,其业绩不佳也是可以预料得到的。  全聚德的转型之痛,现在只是伤在皮肤,若不加以根治,恐怕就得侵入骨髓了。  那么,全聚德还有救吗?答案是肯定的!  烤鸭不如鸭脖子吃香?  在全聚德陷入困境的同时,一些食品企业却做得风生水起。  目前全国共有约50多家上市食品企业,其中,33家已披露完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这33家企业中,净利润同比下降的有14家,净利润增长的有19家,其中净利润增幅超四成的有9家,好想你、三全食品、涪陵榨菜、煌上煌等净利润增幅靠前。  比如说,煌上煌,人家是做酱鸭的,主业是买鸭脖子。  一只整鸭,把它的每个部分切分开后卤好、上酱,然后按次序整齐地排列在顾客面前,“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生意居然就这么好?  整个2017年,煌上煌的营收同比增长21.35%;净利润1.41亿元,同比增长52.48%!  为什么大家都爱吃鸭脖子?  首先:选择更多。  化整为零后,鸭子的各部分各归其位,顾客可以各取所需。在这里,鸭脖子代表的是多元化的服务,而不是像全聚德那样只能点全鸭价格更高的套餐。  其次,入味更香。  有一些代表性的酱鸭品牌,入口如霸道总裁甜蜜的吻,不到三秒辣味上位肆意掠夺你的每一寸味蕾,就这么直接。在这里,鸭脖子代表的是个性化的服务,而不是全聚德那样标准化的口味。  第三,过程更享受。  庖丁解牛般把关节咬开,任何一个凹凸都啃干净,连骨头都慢慢咀嚼干净,吃完后获得莫大的满足。而不是像全聚德那样,一只3斤的整鸭最后片出的只有一盘,让你连静静地咀嚼、轻轻地回味的心情都没有了。  最后,价格更便宜。  碰到网上搞活动的时候,三盒酱鸭不到70元就可以搞定,而在全聚德,这个价钱买不到三分之一只鸭!  所以说到底,不是全聚德老了,是这个世界更新了,这个世界的消费者更多元化了!  作为商家,唯有提供更多元化、更个性化的服务,才能逢山开路、遇河搭桥,否则,就等着时代狠狠把你抛弃吧!  东方美食近期好课  总有一个  适合爱学习的你  咨询:13331083927

“没到长城不吃烤鸭真可惜”!

老北京顺口溜只有一个烤鸭:全聚德。

但是这家国内外有名的烤鸭店终于卖不出去了!

全聚德刚刚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年收入18.61亿元,同比增长0.72%;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降2.573354。这是全聚德近3年利润第一次下滑!

前“国宴”品牌

?全聚德成立于1864年,也就是同治三年,当时美国的历史还不到100年。

创始人杨,河北蓟县人。他对全聚德最有影响力的推动力就是创造了挂炉烤鸭,它不同于传统的焖炉烤鸭,即通过热量的反射而不是明火来烤鸭,使烤鸭肉质鲜美,全聚德也逐渐成为“天下第一”。

历史的脚步来到了1952年,中国迎来了公私合营的浪潮。从剧《茶馆》,可以隐约看到全聚德最后一任老板杨福来。

经过不断的改进和发展,全聚德最终形成了以烤鸭为龙头,集“全鸭席”和400多道特色菜于一体的全聚德美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敬爱的周总理多次选择全聚德的“杜亚西”作为国宴,这是全聚德最好的时候。

1993年5月,中国北京全聚德集团成立,一年后重组为股份公司。

1999年,全聚德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也是我国第一个驰名服务商标。

2007年,全聚德成功登陆a股,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老字号餐饮企业。

全聚德最辉煌的一年应该是2012年:当年全聚德营收19.44亿元,同比增长7.84%,净利润突破1.5亿元,同比增长17.71%。

但是,过去的事不应该被劝诫,百年品牌全聚德变成转折点的那一天,如约而至。

转向2012年

突如其来的变故出现在2012年底的——的冬天,对于很多餐饮企业来说,是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正如歌手余东在《北京的冬天》中提到的:

北京冬天下雪

这个飞行季节让我无法拒绝

八项规定的出台,直接把整个高端餐饮业从夏热冬冷推上了风口浪尖。

那一年,湘鄂亏损巨大,创始人孟开元逃往海外;南美业绩下滑,张澜董事长出屋;小南国经营困难,年营收10多亿,利润只有1000万。近几年利润只有100多万。

百年老店全聚德难逃一劫。

2013年全聚德营收19.02亿元,同比下降2.13%;净利润锐减至1.1亿元,同比下降27.62%。

2014年全聚德营收跌破19亿元,未来三年营收一直徘徊在18亿元左右。

2017年,全聚德迎来了三年来首次利润下滑。

面对危机,全聚德并没有努力。

2014年,全聚德推出IDG首都和中国公馆酒店,融资3.5亿元。IDG成为全聚德的第二任财务主管。

资本进入后,全聚德准备全面拥抱“互联网经济”。

一是2015年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成立戈雅科技,研发烤鸭外卖产品。然而,由于性能下降,戈雅科技被关闭。

第二,2015年,我们与百度外卖战略合作,共同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系统,但百度外卖最终还是被别人收购了。

三、2017年初拟现金收购唐城厨房,寻求休闲餐饮新突破。但是收购最终没有实现,也给自己的品牌造成了损害。

2016年,包括董事长王志强和总经理应星在内的前全聚德高管辞职,他们停滞不前的业绩可能是他们辞职的唯一原因。

在多次转型失败后,已投资4年的IDG选择了“放手”,并计划从2018年1月起在半年内减持全部股份。

投资者选择放弃全聚德,说明全聚德的情况是

第一,食物不是回头客。

北京本地人基本不吃全聚德,但“全聚德”这个词对外国人和外地人的魔力并没有减弱:2017年全聚德接待804.07万人次,同比增长4.353354。不得不说,没有一个回头客能坚持这么多年。也说明全聚德是多么成功。同时,全聚德的人均消费和出勤率分别下降了2%和3%

其次,菜品创新不足。

全聚德虽然名气大,但是烤鸭口味的创新不足,没有根植于体验和服务。比如我最后鼓起勇气点了全聚德的外卖,到了之后烤鸭凉了,味道和刚烤的差远了。

第三,高价格降低了消费者逛商店的频率。

对于消费者来说,一只烤鸭200多块钱,一顿套餐动辄几百块钱,似乎超前消费了。

第四,违背健康饮食的潮流。

烤鸭食物很油腻。虽然有全聚德的品牌代言,但不得不说吃全鸭才是我们现在追求的。“大健康”的趋势则相反,其表现不佳可期。

全聚德转型的痛苦现在只伤害皮肤。如果不治愈,很可能会侵犯骨髓。

那么,全聚德还有救吗?答案是肯定的!

烤鸭没有鸭脖受欢迎?

全聚德陷入困境的同时,一些食品企业却做得很好。

目前,中国上市食品企业有50多家,其中33家披露了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这33家企业中,净利润同比下降的有14家,净利润同比增长的有19家,其中净利润增长超过40%的有9家。我想你,三全食品,涪陵榨菜和黄等。其净利润增幅领先。

比如人家是做酱鸭的,主业是买鸭脖。

一整只鸭子,把它的每一部分切开,腌制,放入调味汁,然后在顾客面前整齐有序地排列。“抱回家,为了我,作为我们爱情的象征”,生意这么好?

于2017年全年,黄的收入同比增长21.35%;净利润1.41亿元,同比增长52.48%!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吃鸭脖?

第一:多选择。

把零件分成几部分后,鸭子的每一部分都会在它的位置上,顾客可以拿走他们想要的东西。在这里,鸭脖代表的是多元化的服务,而不是像全聚德那样为整只鸭子订购价格更高的套餐。

其次,味道更香。

有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酱鸭品牌。入口就像霸道总裁的甜蜜之吻。不到三秒钟,辣高手肆意掠夺你的每一寸味蕾,就是这么直接。在这里,鸭脖代表的是个性化服务,而不是全聚德那样的标准化味道。

第三,过程更过瘾。

像熟练工人一样咬关节,把每一个肿块都啃干净,骨头慢慢啃,吃完后得到极大的满足。而不是像全聚德一样,一只3斤重的整鸭最后只有一道菜,让你失去了静静咀嚼,轻轻回味的心情。

最后,价格更便宜。

说到线上活动,70元就能搞定三盒酱鸭,而在全聚德,这个价位能买到的鸭子不到三分之一!

所以说到底,不是全聚德老了,而是世界更新了,这个世界的消费者更多元化了!

作为商家,只有提供更加多元化、个性化的服务,才能打开每一座山的路,架起一座桥的河,否则,就等着时代狠狠抛弃你吧!

最近东方美食的好课

总有一个

适合爱学习的你

咨询:13331083927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