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丁鑫餐饮集团推出“舒氏餐饮品牌”

广告

新京报讯 (记者郭铁)顶新国际集团餐饮事业群副总裁李明元在不久前召开的2015国际快餐中国峰会上透露,继德克士、康师傅私房牛肉面两大品牌后,顶新餐饮群即将引进新的业态和品牌,“且不止一个”。  李明元明确表示,新项目都将朝Fast Casual即“舒食”(快而舒适)这个概念发展。通过对美国、墨西哥等海外快餐业的考察,主打环境、健康、时尚概念的“舒食”餐厅将是未来快餐业的发展趋势。其中,计划将烘焙品牌布列德面包店从台湾引进大陆市场。  面对快餐业新变化,李明元早在今年6月就对外透露了这一“舒食”计划。今年顶新餐饮群重点打造了德克士第五代“舒食”店,意在与麦当劳、肯德基有所区隔,通过“去快餐化”留住更多客源。  截至目前,德克士与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在大陆的门店数已分别达到2300家及114家,顶新集团对两个品牌都持谨慎扩张态度。顶新餐饮群一位负责人还称,员工加盟也是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从去年开始,德克士开始试水“员工加盟”模式,鼓励优秀店长、员工做老板,今年此类门店有望从35家增加到50家,目前该模式还复制到康师傅私房牛肉面。  如今,在一些餐厅会看到机器人的身影,他们或是在后厨忙活的“大师傅”,或是萌萌的“服务生”。在新奇好玩之余,我们想问,机器人真的能帮上忙吗?请关注——  北京“三食六度”面馆的操作台前,曾有名特殊的员工——削面机器人。伴随着“哐当哐当”的机械声,他吭哧吭哧地用机械手把面片削进大锅——这一度成了面馆的“宣传点”。  前不久,面馆老板郅田宇放弃了他的“三食六度”。回想起两年前筹备时,考虑到餐饮业人员流动性大的特点,影响经营;而机器人既“听话”,又能实现标准化。于是郅老板想到了用机器人,计划在餐饮业有番大动作的他,在接下来的实验中,发觉机器人面馆还是不大适合做成标准化连锁店。  “用机器人确实可以降低成本,但也确实不大好用。”削面机器人对面团的软硬程度相当挑剔,过软或者过硬,都影响它的发挥。面馆转让后,下一任老板放弃了机器人,他们重新启用了人工,主打山西手工刀削面。  这些看起来“萌萌哒”的机器人,相比人力,性价比如何?他们是能够真正替代人力的贴心小帮手吗?  用机器人,真的省钱吗?  削面这件“小事”,机器人能够驾驭。郅田宇觉得,就削面机器人而言,成本确实比雇佣削面师傅来的低。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台削面机器人售价一万多,加上后期运维成本也就两万元左右,可以用上三年。”目前在北京地区,小型餐馆削面师傅的月薪在4000元上下,3年累计工资就是14.4万元。  在这一点上,机器人似乎完胜。  不过,如果只谈“钱”的话,服务机器人的优势并不明显。记者了解到,受电池容量限制,目前一台送餐机器人每天可运行4—5个小时,相当于0.5名传菜员,售价则要7—8万元,餐厅每年还要支付大概2000元的维护费用。目前北京传菜工的月薪在3000元左右,所以,餐厅的送餐机器人可比他们的人类同行要贵。  不过,对精明的商家来说,账不是这么算的。顺来福酒店是北京首批使用机器人服务生的餐饮机构之一。酒店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自从店内用上了机器人服务生,客流量猛增,营业额涨幅明显。“很多客人就是冲着机器人来的。”  看来,机器人还是餐厅的“吸睛利器”。  机器人员工的“痛点”  那么,机器人的工作质量如何呢?  在郅田宇看来,机器人显得有些“鸡肋”。为了让机器人工作“顺手”,制作出软硬度适中的面就要花上很多时间;削面工知道如何根据面团的软硬自行调节用刀力度,但是他家的削面机器人还不行。  顺来福酒店负责人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目前餐厅服务机器人只能把菜端到桌旁,不能完成摆盘,只能由顾客自己动手完成。机器人只能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路径行走,也无法和顾客“愉快”聊天。  曾参与餐厅机器人项目的西安文理学院副教授韦炜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餐厅机器人还无法实现服务员的所有功能,不具备自主服务能力,“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化还存在技术门槛”。韦炜指出,在餐厅这种应用场景中,常规性的送餐、配菜需求机器人可以满足;但是,如果顾客有些非常规性的需求,机器人就搞不定了,目前国内的餐厅机器人的智能化程度很有限,有一定“智商”却没有“情商”。  此外,除了软件方面的限制,目前餐厅机器人还需要外部的硬件技术支持。“机器人移动是沿着预先设置的轨道进行的,它只能在‘跑道’上完成服务,路径上有自动定位装置,使机器人能够准确地停在相应位置。”目前,这些机器人还无法做到“指到哪里去哪里”。  智能化和成本不可得兼  “我们希望机器人可以是哆啦A梦;但我们也失望地看到,机器人还只是木头人。”图灵机器人创始人俞志晨表示,机器人产品的本质,应该是替代人的部分职能,但目前的机器人产品确实还处在一种“比较笨”的状态。  他将机器人分成三个层级, 为初级的是操作层机器人,接着是感知层机器人, 后是认知层机器人。“给力”的机器人,可以分析汇入其“脑中”的信息流,并做出相应反应。而且,通过大数据和深度学习,机器人能够自己学会新的技能——这个时候,无论面团软硬程度如何,机器人都能够自行学会调整。  如何成为真正的大厨和贴心的服务生?专家们认为,还要解决机器人“看”“听”和“说”的问题。视觉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这些都是机器人们成为“靠谱”服务员路上的门槛。  思必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科学家俞凯表示,机器人要知道如何调度自己的“身体”移动,如何对复杂环境进行分析做出判断并调整自己的行为。“要是机器人能够听懂人话,给人点单,甚至还给出菜单建议,这才称得上智能。”  机器人发展到今天,为什么他们的餐厅“大表哥”还这么“呆萌”?上海擎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给出了答案:“在技术上,可以提升机器人智能化程度。但是现在餐厅机器人产量较低,高科技附加值的产品成本高,即便生产出来也是有价无市。”为了控制价格、保证销量,暂时的“呆萌”也属无奈之举。  如今郅田宇在琢磨着二次创业,谈及还会不会再启用机器人,他表示如果设备能再“聪明”点,依然会考虑的。“毕竟机器人是能帮上一些忙的。”他笃定地说。

新京报(记者)丁鑫国际集团餐饮集团副总裁李明远日前在2015年国际快餐中国峰会上透露,继Dicos和孔师傅家牛肉面之后,餐饮集团即将推出新的业态和品牌,“而且不止一家”。

李明远明确表示,所有新项目都将朝着“快速休闲”(快速舒适)的理念发展。通过对美国、墨西哥等海外快餐行业的调查,注重环境、健康和时尚理念的“舒氏”餐厅将是未来快餐行业的发展趋势。其中计划将台湾省的烘焙品牌布莱德烘焙引入大陆市场。

面对快餐行业的新变化,李明远早在今年6月就透露了这个计划。今年,丁鑫餐饮集团专注于打造第五代迪科斯“舒士”餐厅,旨在区别于麦当劳和肯德基,并通过“快餐”留住更多客户。

截至目前,迪科斯和孔师傅牛肉面在mainland China的门店数量分别达到2300家和114家,丁鑫集团对这两个品牌的扩张持谨慎态度。丁鑫餐饮集团一位负责人也表示,入职也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从去年开始,Dicos开始测试“员工加入”模式,鼓励优秀的店长和员工当老板。今年,这类商店的数量预计将从35家增加到50家。目前这种模式也被复制到了孔师傅家牛肉面。

现在,在一些餐馆里可以看到机器人。他们要么是在厨房忙碌的“主人”,要么是萌萌的“服务员”。除了新奇好玩,我们想问,机器人真的能帮忙吗?请注意——

在北京“三食六度”面馆的操作台前,有一个专门的员工,名叫——切面机器人。伴随着“哐当”的机械声,他用自己的机械手把面团切成了大锅——,一度成为面馆的“宣传点”。

不久前,面馆老板智天宇放弃了他的“三餐六度”。回忆两年前的准备,考虑到餐饮业人员流动性大的特点,影响了运营;机器人既听话又规范。于是智老板想到了用机器人,打算在餐饮行业有大动作。在接下来的实验中,他发现机器人面馆不适合做标准化连锁店。

“使用机器人确实可以降低成本,但是真的不容易使用。”刮面机器人对面团的软硬非常讲究,影响其发挥。面馆调走后,下一任老板放弃了机器人,他们重新开始了手工工作,重点是山西手工刀笑面。

与人力相比,这些“可爱”的机器人性价比如何?他们是真正能代替人力的贴心帮手吗?

机器人真的省钱吗?

剃须这个“小东西”是可以被机器人控制的。智天宇认为,就切面机器人而言,成本真的比雇佣一个切面师傅要低。他给记者算了一下账:“一个面条机器人的价格在一万多,后期的运维费用在两万左右,可以用三年。”目前在北京,小餐馆刮面厨师月薪在4000元左右,三年累计工资14.4万元。

此时,机器人似乎赢了。

但是如果只说“钱”,服务机器人的优势并不明显。记者了解到,由于电池容量的限制,目前一个送餐机器人每天可以运行4-5个小时,相当于0.5个食物处理员。售价7-8万,餐厅每年要交2000左右的维修费。目前,北京蔬菜工人的月薪约为3000元,因此餐馆中的送餐机器人比人类同行更昂贵。

然而,对于聪明的企业来说,账户并不是这样计算的。顺弗莱酒店是北京最早使用机器人服务员的餐厅之一。酒店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由于店内使用了机器人服务员,客流量飙升,营业额大幅增加。“许多客人都来看机器人了。”

那么,机器人的工作质量如何呢?

在智天宇看来,机器人似乎有些“鸡肋”。为了让机器人“顺利”工作,制作一个硬度适中的表面需要花费大量时间;面条机知道如何根据面团的软硬来调整刀力,但他的切面机器人还不能工作。

顺来福酒店负责人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餐厅服务机器人目前只能把菜端上桌,无法完成设定,只能由顾客自己完成。机器人只能按照预设的路径行走,不能和顾客愉快地聊天。

参与餐厅机器人项目的西安文理学院副教授魏伟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餐厅机器人无法实现服务员的所有功能,也不具备自助服务的能力。”离真正的智能还有一个技术门槛.”魏伟指出,在餐厅的应用场景中,机器人可以满足定时送餐和配菜的需求;然而,如果客户有一些非常规的需求,机器人就无法处理。目前国内餐厅机器人的智能程度非常有限,有一定的“智商”但没有“情商”。

此外,除了软件限制,餐厅机器人还需要外部硬件技术支持。“机器人沿着预设的轨迹移动。它只能在‘跑道’上完成服务。路径上有自动定位装置,让机器人准确停在相应位置。”目前这些机器人还不能“指向哪里”。

智力和成本不能结合

“我们希望机器人可以是哆啦a梦;但看到机器人只有Woodenhead,我们也很失望。”图灵机器人创始人余表示,机器人产品的本质应该是取代人类的一些功能,但目前的机器人产品仍然处于“相当愚蠢”的状态。

他把机器人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操作级机器人,然后是感知级机器人,然后是认知级机器人。一个“强大的”机器人可以分析流入其“大脑”的信息流,并做出相应的反应。而且,通过大数据和深度学习,机器人可以自己学习新技能。这时,机器人可以学会调整自己,而不管面团的硬度如何。

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厨师和有爱心的服务员?专家认为,有必要解决机器人的“看”、“听”、“说”等问题。视觉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这些是机器人成为“可靠”服务员的门槛。

Esprit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科学家余凯说,机器人应该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的“身体”运动,如何分析和判断复杂的环境并调整自己的行为。“如果机器人能听懂人的话,能给人下达命令,甚至能给出菜单建议,这就叫智能。”

机器人发展到今天,为什么他们的餐厅“大表哥”还那么可爱?上海清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给出了答案:“从技术上来说,可以提高机器人的智能化程度。但现在餐厅机器人产量低,高科技增值产品成本高,即使生产出来也是无价之宝。”为了控制价格,保证销量,临时“留萌”也是无奈之举。

现在智天宇在考虑二次创业,谈机器人会不会重新启用。他说,如果设备能“更智能”,还是会考虑的。“毕竟机器人可以帮忙。”他十分肯定地说。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