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大众点评不哭

广告

2003年出生的大众点评(以下称“点评”),在张涛及其创始团队的庇护下成长至今已有12岁。第一监护人张涛生于1972年,31岁时留美回国创业至今已有43岁,已到不惑之年。  如今,点评已长大,拥有8000人团队,并选择与比自己小7岁、拥有15000人团队拥护的美团结婚。从此,36岁的王兴接替张涛对点评的监护权,将更加辛苦的带领美团和点评过日子。  美团和点评的结合,有祝贺也有唱衰。  祝贺方表示:强强联手会更强,以两者共有的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的观点为代表,他认为,竞争对手之间的合并是相当自然的事。在欧美市场,类似的事件天天发生,人们也看到了这样做创造的协同效应;在中国的传统行业中,兼并的脚步有些太慢了。现在有相当数量的传统企业正面临着困境,可即便如此,这些公司也并不觉得有进行兼并的必要。  唱衰方表示:时间总把一些往事搞得啼笑皆非,有一些近在咫尺的机会,错过了就无可挽回。大众点评2011年未如愿上市,2013年拒绝百度20亿美金收购,拆公司VIE架构准备国内战略新兴版上市失败后与美团合并。以“慢”著称的点评会拖慢美团的发展速度,削弱创业激情;也不一定十拿九稳成为BAT之外的网络世界第四极。  对于褒贬不一的点评以及私人聚会上纵情洒泪的张涛和点评人,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但又不想以成败论英雄。毕竟从一个C端用户到B端用户再到报道它的第三方,见证了它良好的客户口碑、十年名企的辉煌时刻,也从其内部员工那里知道了点评的人文情怀,在实际接触中感受到了张涛的nice,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点评也实实在在启蒙引领了整个行业。  客户口碑  商户很在意点评上的评价;用户愿意参照点评选餐厅。  初到北京之时,在北京的南锣鼓巷做过一年茶餐厅,由于地处偏僻的胡同,来往的客人多数是通过网络而来,一类是团购;一类是口碑。  茶餐厅为保证餐品质量将团餐和正常的餐品不做区分,唯独茶不做折扣。当时来谈团购的平台很多,为了为餐厅拉新引流量,我们选择了不排他性,分别在美团、大众点评、窝窝、拉手、丁丁团购,其中的细节是茶餐厅只在美团网站上线的第二天,其他团购网站纷纷赶来。从实验的结果来看,当时确实是团购的客人从美团来的最多,从丁丁来的最少。但店里只鼓励客人在大众点评上进行点评,并送红茶小样,一旦出现差评便绞尽脑汁道歉解决,因为用户可能不会因为好评而选择一家餐厅,但会因为差评而拒绝一家餐厅。  后来随着客人的增多、排长队,我们开始拒绝团购的客人,他们的客户经理给我们的建议是设限即可,即在茶餐厅显示的页面不写明“免预约”,并限制节假日使用优惠券。的确,我们是这样做的,但总有些不看说明甚至到店后团购的客人需要被意外接待。由于茶餐厅只有三张吃饭的桌子,客人也足够多,我们选择只在团购网站引流恕不接单客人,但接受大众点评预约的客人。因为预约而来的客人基本都是团队聚餐,质量和客单价都较高,这对于私房菜类的餐馆来说最合适不过。  在接触过更多的同类商家后,发现大家对于团购和点评的态度都是一样了,甚至会请朋友到点评网站刷好评,但最终多会抵制团购消费。这不是网站的对与错,是商业模式的问题。  人文情怀  点评内部很有人文情怀,每逢大小节气点评都不会错过。  业内对点评的内部文化有褒有贬,比如多有信仰、较温和、缺乏狼性,这是创业公司的致命伤。对于点评而言,创业精神被削弱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比如上市失败的信心、时间的冲刷、财务自由的舒适、上海的小资、成功的光环等。这些让创业的赌徒们开始变得平静、懈怠,变成了温水中的青蛙,等凶猛的猎物、滚烫的沸水接踵而至之时已无力逃脱。  这不只是点评的问题,是任何一个“老”企业都正在经历过着或已经经历过的事情。但恰恰是这些温和、信仰的特质,让点评内部相对稳定。点评内部洋溢着一股大家庭的味道,类似百姓网创始人王建硕描述的场景:公司百十号人,相敬如宾,偶尔来北京参会感受一下创业的氛围,但很快又会逃离,否则会变的很膨胀像打了鸡血一样,回到上海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踏踏实实。  一位点评内部创始人告诉我,“涛总外出的时候会带礼物分给大家,到了圣诞节等一些节日的时候,涛总会扮演圣诞老人给大家派发圣诞爷爷送来的礼物。”这个大家口中的“涛总”就是点评创始人张涛了。  点评的人文情怀是上海这个城市、涛总这个人以及他的创始伙伴们给予的。  创始人nice  “涛总人很务实,对员工很好,没有老板架子,像朋友,是个好老板”。  曾经在美团点评宣布合并后张涛在公司内部传达的邮件有这样一句原话:“宁可牺牲一部分运营效率,也要确保员工不流失……”。选择让点评和美团合并,是商人在这个阶段做出的明智选择,只有这样才更容易继续融资继续发展,且近期美团点评已在洽谈新一轮融资并计划明年上市。如果点评可以顺利赴美上市,对于张涛的退出、点评的“寄人篱下”也算是一种安慰。  就像张涛邮件里说的,要保证员工的利益。这其实很难做到,当“孩子”不再是自己呵护的时候,“祈求”别人是没用的。但张涛还是这么说了,相信不只是为了稳定人心,是内心真正的呐喊。  一位点评内部的员工与我讲,涛总是一个没有老板架子的BOSS,对员工很好,有时候像朋友一样亲切,是个好老板。在我与张涛简短的对话中发展,他们所言非虚。周围的记者朋友们也亲切的称呼他为“涛总”。  经过一番调查:如果用词形容张涛的话,是“务实”、“温和”、“自我”、“nice”。  创业引领  点评不是美国版的Yelp,Yelp是中国版的大众点评。  点评成立时间早于美国的Yelp是事实,点评成立于2003年,Yelp成立于2004年。但由于中国人对美国的“崇拜”以及两者成立年份相近,甚至Yelp于2012年在纽交所的上市,让点评后续的上市故事被Yelp的发展趋势牵着鼻子走,成了Yelp在中国的对标影子。  实际上,从成立时间来看,大众点评网才是点评类网站的鼻祖。业界有“互联网生命周期不过三载,BAT巨头外难存活”的论断。点评、58同城、赶集网等均活了十余年,在行业内摇摇领先,以上说法不攻自破,给予互联网创业者以信心。  张涛的创业经历是顺利的,陪着“点评”成长十余年;相较之下王兴要曲折的多。其实,王兴比张涛留美回国的时间只晚一年,2004年,25岁的王兴回国后,先后创办过“多多友”、“游子图”、“校内网”(现在的人人网)、“饭否网”、“海内网”等社交网站,现在看来,最成功的当属美团网。  而点评,对国内传统企业的线上触网以及对世界200余个国家的业务铺设有利于中国互联网平台的横向国际化和纵向产业改革有启蒙和跨时代意义。  业务创新  团购太LOW,闪惠才是王道,将颠覆团购。  点评在激烈的竞争中靠商家口碑和用户基数在一、二线城市站稳脚跟,直至后来开通团购业务被称为败笔,称其以自己的交易弱势去攻击美团的地推强势难胜。  2015年年初,点评推出“闪惠”业务,张涛于今年9月份在第九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现在已经进入O2O2.0行业,大众点评正用闪惠这样一个全新的互联网产品颠覆团购。以前团购只是代表一种交易闭环,虽然这个概念在中国很火,但一直被认为模式存在致命的问题,它属于PC时代,而不是移动时代的产品。O2O2.0时代用户只需要在手机上输入金额就可以享受折扣,并通过第三方支付完成交易,张涛表示,这个是符合真正的线下商家想做的营销,和消费者享受优惠的趋势;现在手机支付已普及,折扣这件事应该是一种手机支付上灵活的营销和用户方式,然后再加上用户管理,点评管它叫闪惠,团购会慢慢被淘汰。  因为团购被质疑和排斥已成既定事实。且现在的团购和三、四年前相比变化很大,代金券比例在增加,折扣情况在变小,用户消费习惯在发生变化。初使用团购的用户多提前购买和预约,熟识后开始到店团购看情况买折扣券,贪便宜有时候还会令请客方掉面子,闪惠确实是针对团购痛点的升级版。  如今闪惠借助点评的积累和现有的模式已有一定的用户和订单积累,在点评网站上已超过团购的交易额。这是点评跳出团购的“绑架”后做出的业务创新。  陪伴告白  陪伴是最真情的告白,虽然最终张涛的结果是离开。  2015年11月10日,张涛发布内部信称,拥抱变化,从即日起将不再担任点评和美团成立后新公司的联席CEO,转任公司董事长,从管理一线,转向长期战略规划。王兴将担任新公司的CEO,不再担任联席董事长。作为新公司的董事长,我将在公司战略方向上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他强调,和团队一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艰苦奋斗,取得引以为傲的成就,收获消费者、商家和行业的多方口碑,这要归功于共同摸索和实践得来的理念和文化:帮助商家服务好消费者、生态共赢、坚持创新、正直坦诚、以人为本。  张涛记得那些美好的时刻:年会上举杯相庆的时刻、与远道而来的你的一个合照、运动会上一起争球的身影、工作间隙在露台上一次偶遇和闲聊,都在潜移默化中加深彼此的感情,以后的日子里想起也会感受他的温度。  他相信,理性、目标、数据、效率,与感性、温暖、快乐、人情味,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体,而是一个团队能获得长期成就所必须有的组合。  张涛是如此摸索并执行的,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予团队温暖和关爱,在此基础上保持点评的发展和进步,追求高效并试行过改变。  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陪伴,虽然我不知道张涛还能留在点评多久。  Anyway,这看起来像一篇点评和张涛的软文,似乎不该出自一个记者之手。但我认为,记者的职责是记录,是讲述事实,即使有时候看得不全面不彻底,但这确实是在消费者、商家、第三方的不同阶段接收到的点评的正向能量。  当然,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好老板不一定是对你成长最有益的老板,口碑好的企业未必是笑到最后的赢家。因为这是生意场,不谈交情,只谈利益。  曾记得幼时长辈问过我,这个世界是怎样的世界,我的回答是:人心换人心的世界。我被鄙视一顿,得到的答案是:“这个世界是利益换利益的世界”。当时我觉得,这人活的真可悲。后来,进入社会,逐渐认识到“利益”是由“利”和“益”组成,“事情”是由“事”和“情”组成,就像张涛在寻找理性和感性的平衡点一样,大家都在寻找,就看你先行前者,还是先行后者。  点评,是将会被记录在互联网历史教科书里的企业,张涛,是将会被记录在互联网名人录里的人物。点评人不应该哭,应该笑,笑着祝福点评、祝福涛总、感谢过往一起的曾经,因为市场更关注成功的姿态,仍以成败论英雄。于我看来,点评文化类似香水,虽有毒而嗅之无悔,因为贪恋的是香味,而他本就是香水。

生于2003年的大众点评(以下简称“点评”)在张涛及其创始团队的保护下,已经成长到12岁。第一任监护人张涛出生于1972年。他31岁回到美国创业。他43岁,已经到了毋庸置疑的年龄。

现在,点平已经带着8000人的团队成长起来,选择嫁给比自己小7岁,有着1.5万人团队支撑的美团。从那以后,36岁的王兴接管了张涛评论的监护权,并将领导美国的评论团体更加努力。

美团和复习结合既有恭喜也有唱功不好。

祝贺方表示:以红杉资本(中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沈南鹏为代表的强大联盟将会更加强大,红杉资本是双方共有的投资者。他认为竞争对手之间的合并是很自然的。在欧美市场,类似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人们看到了这样做所创造的协同效应;在中国的传统行业,并购的步伐有点太慢了。目前,相当一部分传统企业面临困难,但即使如此,这些公司也不觉得有兼并的必要。

歌手说:时间总是让一些往事显得可笑,也有一些机会近在咫尺。如果错过了他们,那就无法挽回了。公开评论2011年未能如期上市,2013年拒绝百度20亿美元收购,并在拆除公司VIE结构准备国内战略新兴版上市后与美团合并。被称为“慢”的评论会减缓美团的发展,削弱创业激情;不一定是BAT之外的网坛第四极。

我一直想写一些关于混合评论和在私人聚会上泪流满面的张涛和评论家的东西,但我不想谈论成功或失败的英雄。毕竟从一个C端用户到一个B端用户再到一个举报的第三方,他见证了它良好的客户口碑,见证了一个著名企业十年辉煌的时刻。他还从内部员工那里学到了评论的人文情怀,在实际接触中感受到了张涛的美好。从一个第三方的角度来说,评论真的很开明,引领了整个行业。

客户口碑

商家很在意点评上的评价;用户愿意选择有参考点的餐厅。

刚到北京的时候,在北京南锣鼓巷做了一年的茶餐厅。因为我地处偏僻的小巷,大部分客人都是通过网络来的,一个是团购;一个是口碑。

茶餐厅为了保证饭菜的质量,除了茶,不区分团餐和正常餐。当时有很多平台可以谈团购。为了吸引餐馆的新流量,我们选择了非排他性,分别在美团、大众点评、沃沃、邯郸和丁琪媛购买。细节是茶餐厅第二天才在美团网站上线,其他团购网站纷纷而来。从实验结果来看,确实是来自美团的团购嘉宾最多,丁丁最少。但店家只鼓励客人评论公众评论,送红茶样品。一旦出现差评,就会绞尽脑汁道歉,因为用户可能不会因为好评而选择餐厅,但会因为差评而拒绝餐厅。

后来随着客人的增多,排长队,我们开始拒绝团购客人。他们的客户经理给我们的建议是设置一个限制,就是不要在茶餐厅展示的页面上说“没有预约”,限制节假日使用优惠券。的确,我们是这样做的,但是总有一些顾客不看,甚至到了店里也需要意外的接待。由于茶餐厅只有三张餐桌,客人足够多,我们选择流失那些不会接受订单但会接受公众预订的客人。因为预约来的客人基本都是团体聚餐,质量和单价都比较高,最适合私房菜餐厅。

联系了更多类似的商家后,发现大家对团购和评论的态度都是一样的,甚至邀请朋友在评论网站上刷赞,但最后往往抵制团购和消费。这不是正确或错误的

业内对点评的内在文化褒贬不一,比如信仰、温柔、缺狼,这才是创业公司的致命伤。就评论而言,创业精神弱化的原因有几个,上市失败的信心,时间的侵蚀,财务自由的安逸,上海的小资,成功的光环。这些使赌徒们开始变得冷静和懈怠,变成温水中的青蛙。当凶猛的猎物和滚烫的水接踵而至时,它们无法逃脱。

这不仅仅是一个评论的问题,而是任何一个“老”企业正在经历或者已经经历的事情。但是,正是这些温柔和宗教的特质,使得评论相对稳定。评论充满了大家庭的味道,类似于人民网创始人王描述的场景。公司有100个人互相尊重,偶尔来北京体验创业的氛围,但很快就会逃离,不然会变得很膨胀,回到上海继续做自己的事。

一位点评网的内部创始人告诉我:“陶出门总会带礼物给大家。当圣诞节和其他节日到来时,陶总是扮演圣诞老人,并向每个人分发圣诞老人的礼物。”这个大家口中的“道宗”,就是点评网的创始人张涛。

评论的人文情怀是由上海、陶宗和他的创始合伙人给予的。

方正尼斯

“陶先生很务实,对员工很好,没有老板架子,像朋友一样,是个好老板”。

有一次,美团点评宣布合并后,张涛在公司内部发的邮件里有这样一句原文:“不如牺牲一部分运营效率,还要保证员工不流失……”。商人合并滇平和美团是明智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更容易继续融资和发展。最近美团电平一直在协商新一轮融资,计划明年上市。如果评论能在美国顺利上市,对于张涛的退出和评论的“赞助商”来说将是一种安慰。

正如张涛在邮件中所说,我们应该确保员工的利益。这其实很难做到。当“孩子”不再被自己照顾的时候,“祈求”别人是没有用的。然而,张涛仍然这样说,认为这不仅是为了稳定人心,也是发自内心的真实呼声。

一个内部评论的员工告诉我,陶永远是一个没有老板架子的BOSS。他对员工很好,有时候像朋友一样好,是个好老板。在我和张涛的简短谈话中,他们说的是真的。身边的记者朋友也亲切地称他为“陶总”。

经过一番调查,如果用词来形容张涛,那就是“务实”、“温和”、“自我”、“好”。

企业家领导力

评论不是美国版Yelp,Yelp是中国版公众评论。

Yelp成立早于美国是事实。Yelp成立于2003年,Yelp成立于2004年。但由于中国人对美国的“崇拜”以及他们成立的类似年份,甚至Yelp也在2012年在纽交所上市,使得Yelp的后续上市故事由Yelp的发展趋势引领,成为Yelp在中国的基准影子。

其实从成立之时起,公众评论网就是评论网站的鼻祖。业内有“互联网生命周期只有三年,BAT巨头很难在外生存”的判断。评论,58城,和吉吉。com已经活了十几年,他们在业内处于领先地位。以上说法本身并不违背,给了互联网创业者信心。

张涛的创业经历是一帆风顺的,他伴随着“评论”成长了十几年;相比之下,王兴就曲折多了。事实上,王兴回到美国仅比张涛晚一年。2004年,25岁的王兴回国后,先后创办了多多好友、优子图、人人网(现人人网)、饭否网、海内等社交网站。现在看来最成功的是美团。

评论,国内传统企业的线上触摸,世界200多个国家的业务铺设,有利于中国互联网平台的横向国际化和纵向产业改革,具有启示和跨时代意义。

商业创新

团购太低,是王权闪利益,会s

评论凭借商业信誉和用户基础在激烈的竞争中在一二线城市站稳脚跟,直到团购业务的开通被称为失败,称以自身的交易弱势攻击美团的本土推送力量难以取胜。

2015年初,点平推出“闪辉”业务。张涛在今年9月第九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现在已经进入O2O2.0行业,大众点评正以Flash Hui等全新互联网产品颠覆团购。过去,团购只代表一种闭环交易。虽然这个概念在国内很流行,但一直认为模型存在致命问题。属于PC时代,不是移动时代的产品。O2O2.0时代,用户只需在手机上输入金额即可享受折扣,通过第三方支付完成交易。张涛表示,这符合真正线下商家想做的营销,符合消费者享受优惠的趋势;现在移动支付已经普及,折扣应该是移动支付一种灵活的营销和用户方式,再加上用户管理。评论称之为闪回,团购会逐渐被淘汰。

团购被质疑被拒绝是既定事实。与三四年前相比,现在的团购变化很大,代金券的比例在增加,打折情况在减少,用户的消费习惯也在改变。团购的第一次用户往往会提前购买并预约,熟悉之后就开始在店里买打折券看情况。便宜有时会让客人丢面子。闪回确实是针对团购痛点的升级版。

现在在评论积累和现有模式的帮助下,Flash Hui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和订单量,已经超过了评论网站上团购的成交金额。这是Comments跳出团购绑架后的业务创新。

同伴告白

陪伴是最真实的告白,虽然张涛最后的结果是离开。

2015年11月10日,张涛发出内部信函称,拥抱变革,从现在开始,他将不再担任新公司成立后的联合CEO,并将调任公司董事长,从管理一线转向长期战略规划。王兴将担任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不再担任联合主席。作为新公司的董事长,我将继续在公司的战略方向上发挥积极作用。

他强调,与团队合作,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努力工作,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赢得了消费者、企业和行业的声誉,这归功于通过共同探索和实践获得的理念和文化:帮助企业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实现生态双赢,坚持创新,诚实以人为本。

张涛还记得那些美好的时刻:在年会上敬酒,在远处和你合影,在运动会上争球,工作时在露台上见面聊天,这些都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加深了彼此的感情,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感受到他的体温。

他认为,理性、目标、数据、效率、感性、温暖、快乐、人性并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是一个团队要取得长远成就的必要组合。

张涛以这种方式摸索和实施,并尽力给予团队温暖和关怀,在此基础上保持评审的发展和进步,追求效率,努力做出改变。

他一直在努力和陪伴,虽然我不知道张龙涛怎么能留在复习。

不管怎么说,它看起来像是一篇评论和张涛的软文,而且似乎不应该是记者写的。然而,在我看来,记者的职责是记录和讲述事实。即使有时候不完整,也确实是消费者、商家、第三方在不同阶段收到的评论的正能量。

当然,好人并不总是得到他们应得的,好老板并不总是有利于你的成长,口碑好的公司也不总是赢得最后的笑声。因为这是商业领域,不谈友情,只谈利益。

记得小时候长辈问我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的回答是:人心改变的世界。我被鄙视了一下,得到了答案:“这个世界是利益交换利益的世界”。当时我就想,这个人的一生真的好难过。后来进入社会后,我逐渐认识到“利益”是由“利益”和“利益”组成的,“物”是由“物”和“情”组成的。就像张涛在寻找理性和感性之间的平衡一样,每个人都在寻找,这取决于你是走在前者前面还是后者前面。

评论是会被载入互联网历史教科书的企业,张涛是会被载入互联网名人录的人。解说员不要哭,要笑,笑着祝福评论,愿陶总和感谢一起过去,因为市场更注重成功的态度,还是以成败论英雄。在我看来,评论文化类似于香水,虽然有毒,但闻着也无怨无悔,因为渴求的是香味,是香水。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