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一碗拉面如何创造一亿元的市场?

广告

如今,化隆百姓在全国270多个大中城市开有14430家拉面馆,常年在外从事“拉面经济”的人员达到10万人。  33岁的马黑买来自青海省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沙连堡乡沙一村。在黄河岸边的化隆群科镇,他开了一家拉面馆。悠悠黄河水从这里经过,使这座高原小镇多了几分灵气。  “感觉自己已经和拉面打了小半辈子交道了!”马黑买说,秉承着父辈们诚实守信的经商原则,他们开在全国各地的“化隆清真拉面馆”越做越大。但他明白,拉面的品质是关键,“一清(汤清)、二白(萝卜白)、三红(辣椒油红)、四绿(蒜苗、香菜绿)”的拉面美食法则熟记于他的心中。  马黑买说,从起初做拉面匠起,他就明白,要做好一碗化隆拉面,用慢火熬制的牛肉清汤是关键,拉面里的汤需要用牛骨熬上4小时以上。  除了汤清、黄河水清,在马黑买的记忆里,家乡的百姓也一直过着清苦的生活。  但如今,化隆百姓在全国270多个大中城市开有14430家拉面馆,常年在外从事“拉面经济”的人员达到10万人,每年实现营业收入62亿元、利润18亿元。  一碗拉面是怎么走向全国,开创出一个大市场的?  化隆县是一个以回族为主的多民族聚集县,这里山大沟深,十年九旱,全县28.6万人中有农村人口25万,是国家级贫困开发工作重点县,属于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六盘山地区。  马黑买说,上世纪90年代,家乡闹旱灾,粮食收成不好,每天吃不饱肚子,在家排行老五的他只能外出求生。年少的他不得不跟着亲戚来到厦门,在拉面馆里当起拉面匠。他清楚记得,走之前,他身上只装着7元钱,还是和亲戚借的。  当时在化隆县,像马黑买一样的人还有很多,有些人选择外出打工或挖金子。“外头的天气热,身上的汗不干啊,尕妹妹啊,你的阿哥走了呀,哎哟,出门人孽障(日子过得苦)死了,破烦(烦心时)把花儿漫上啊,阿哥们是出门人。”一曲来自西北的花儿《出门人,道出了当初拉面匠们离开故土、来到内地开面馆的辛酸。  “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开拉面店,想起来都是眼泪。”想起10多年前在深圳开拉面店的经历,40岁的回族汉子马勇有些激动。  “拉面里讲究萝卜白,当初我们‘一穷二白’地来到内地,创业时也是白手起家。”  上世纪90年代末,一个炎热的夏季,一位带着白帽、骑着自行车的回族青年骑行在深圳盐田区的大街上。  他左手扶着车把,右手不停地擦着从额头滴下的汗珠,眼睛还要紧盯着沿街是否有合适的铺面。热气在路面蒸腾。  这个青年就是马勇,从他的创业经历上,可以看到成千上万名外出创业的拉面大军的影子。  “出去开店,我们需要找合适的店面。为了省点钱,我当时每天花5块钱租辆自行车,常常骑着自行车一条街一条街地找店面。说句实话,那里天气热,几天下来,屁股都被自行车座位磨出了泡,到现在我还有‘自行车恐惧症’,见到自行车就害怕。”  在大城市谋生活,靠着家庭作坊式经营的他们并不占优势,每天起早贪黑,晚上只能打地铺睡在店里或住在5至10元一晚的洗浴店里。  有些拉面匠个子小,够不着和面的案板,只能踩着砖头和面;有些拉面匠胳膊劲不够,刚开始根本拉不动面,一天劳作下来,胳膊都抬不起来,为了生计,必须咬牙坚持。  “其实,当初背井离乡,更多的是无奈。”马勇说。  曾在山东烟台开拉面馆的回族拉面老板贾海武说,思念家乡,是他们内心的痛。2008年他还在烟台大学的清真餐厅开拉面馆,听到了母亲病重的消息,赶不回家的他忧心如焚。  “那一晚,我独自徘徊在海滩上,海浪声中望着明月,祈求母亲平安,那一夜我终身难忘。”他说。  正是凭借拉面匠们的艰辛付出,化隆拉面逐渐打出了名气。  青海海东所辖的“两化”地区(化隆、循化)盛产辣椒,这里的辣椒皮薄、肉厚,色泽鲜红,味道香醇,是化隆拉面里的重要佐料之一。每年七八月间,红红的辣椒映红了采椒人的面庞。火红的辣椒似乎昭示着红火的日子,走出大山的化隆拉面人也慢慢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1993年至1997年,在厦门开拉面馆的马黑买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此后他的生意越做越大。2015年,他和另外4个股东合伙创立了“海尼尔”这个品牌,在西宁和厦门开了19家连锁店。如今,马黑买的拉面馆一天的营业额就达62万元。  化隆拉面人在将舌尖上的美味带到全国的同时,也将祖辈留下的诚实守信和善心善举带到了更远的地方。  去年8月发生在天津滨海新区的爆炸事故中,在天津开拉面馆的化隆青年马成义和哥哥召集在当地开拉面馆的亲戚朋友,十天里为当地受灾群众免费送上爱心餐超过8000份;在三亚开拉面馆的化隆青年马雅古拜,将客人遗忘的6万元现金如数归还,受到当地政府表彰;马黑买的店则每天为残疾人和有需要的人免费提供拉面,他说,要让每个人有尊严地活着。  杏花又在黄河岸边开放,如今,化隆拉面也生根发芽,成就了一片创业的绿林。  “靠着这一碗面,化隆百姓挣了票子、育了孩子、换了脑子、练了胆子、拓了路子、创了牌子,一碗拉面让化隆百姓走出了大山,摆脱了贫困,换了一种活法!”化隆县副县长马千里说。  “化隆人外出赚了钱,但最重要的还不是钱。”化隆县教育局局长马成龙说,现在走出去的拉面馆老板意识到子女接受教育的重要性,2015年,化隆县文理科状元均出自在外开拉面馆的家庭。  更多在外打拼后的拉面人看到了家乡经济发展的潜力,在出去开拉面馆10年后,2014年,马勇回到化隆,投资2000万元创立了化隆县群科绿禽农牧开发有限公司,下一步,除了鸡禽养殖,他还想搞禽类孵化、鸡肉产品深加工和饲料加工等。  今年5月,贾海武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店正式对外营业,目前一些拉面老板将眼光瞄到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在马来西亚、孟加拉国、土耳其等国开办了10余家拉面店。  “其实,离家再远,不变的是对土地的眷恋。麦子熟了,三夏丰收季,期待一顿归乡宴。”贾海武说。

如今,华龙人在全国270多个大中城市拥有14430家拉面餐厅,10万人常年从事“拉面经济”。

33岁的马黑麦来自青海省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沙莲堡乡沙溢村。他在黄河岸边的化隆群客镇开了一家拉面店。长长的黄河水从这里穿过,让这个高原小镇更有灵气。

“感觉和拉面打交道有半辈子了!”马黑迈说,秉承父母诚实守信的经营原则,他们在全国各地开设的华龙穆斯林拉面餐厅越来越大。但他明白拉面的好坏才是关键,“一清(唐庆)、二白(萝卜白)、三红(辣椒油红)、四绿(蒜苗、香菜绿)”的拉面烹饪规则铭记于心。

马黑迈说,他从做拉面工匠开始就知道,要做一碗华龙拉面,慢火煮的牛肉清汤是关键,拉面里的汤需要用牛骨煮4个多小时。

除了唐庆和黄河水清,在马黑麦的记忆中,家乡的人们一直过着悲惨的生活。

但现在,华龙人在全国270多个大中城市拥有14430家拉面餐厅,常年有10万人从事“拉面经济”,年营业收入62亿元,利润18亿元。

一碗拉面是如何走向全国,创造大市场的?

化隆县是以回族为主的多民族聚集地,深山峡谷,九年干旱。全县28.6万人口中,有25万农村人口,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属于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的六盘山地区。

马黑麦说,90年代老家旱灾,粮食收成不好,每天吃不饱饭。他是家里第五个孩子,要出去生存。年轻的时候,他不得不跟随亲戚来到厦门,成为拉面餐厅的拉面工匠。他清楚地记得,临走前,他只有7块钱,是从亲戚那里借的。

当时在化隆县,马立克黑麦人很多,有些人选择出去打工或者挖金子。“外面天气热,身上的汗都干了,姐姐,你弟弟都没了,唉,弃儿死了(日子不好过),心烦的时候(心烦的时候)花儿都散了。我的伙伴是个弃儿。”一朵来自西北的花《走出去》,讲述了拉面匠人离开故土,来到大陆开面馆的辛酸。

“在一个你不熟悉的城市开拉面店,我想到眼泪。”想起10多年前在深圳开拉面店的经历,40岁的回族男子马勇有点激动。

“腊面讲究萝卜白。我们来大陆,创业都是白手起家。”

20世纪90年代末,一个炎热的夏日,一个戴着白帽子骑着自行车的回族青年在深圳盐田区的街道上骑车。

他左手握着车把,右手擦去额头上滴下的汗水,眼睛一直盯着街上有没有合适的人行道。热空气在路上蒸发了。

这个年轻人就是马勇。从他的创业经历中,我们可以看到成千上万外出创业的拉面部队的影子。

“出去开店,我们需要找到合适的店。为了省点钱,每天花5块钱租一辆自行车,经常骑着自行车一条街一条街找店。老实说,那里的天气很热。过了几天,我的屁股已经被自行车座椅浸湿了。到现在我还是有‘自行车恐惧症’,看到自行车就害怕。”

生活在大城市,靠家庭作坊没有优势。他们每天早起变得贪婪。他们晚上只能睡地铺,或者在5到10元的洗浴店住一晚。

有些拉面工匠个头小,够不到案板,只能踩砖踩面;一些拉面工匠手臂力量不够。他们不能愁眉苦脸

曾经在烟台开拉面店的回族拉面老板贾说,思念家乡是他们内心的痛苦。2008年,他在烟台大学的清真餐厅开了一家拉面餐厅。当他听说他母亲病得很重时,他很担心。

“那天晚上,我独自在沙滩上漫步,看着海浪声中的明月,为母亲的安全祈祷。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晚上。”他说。

得益于拉面工匠的努力,华龙拉面逐渐出名。

青海海东“两型”地区(化隆、循化)盛产花椒,花椒皮薄肉厚,色泽鲜红,口感醇厚,是化隆腊面的重要调味品之一。每年七八月份,红辣椒会让摘辣椒人的脸变红。火红的辣椒似乎预示着繁荣的一天,走出大山的华龙拉面人民慢慢摘下了“贫穷”的帽子。

从1993年到1997年,在厦门开拉面店的马黑麦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从此生意越做越大。2015年,他与其他四名股东共同创立了“海涅”品牌,并在西宁和厦门开设了19家连锁店。今天马黑买的拉面店营业额达到每天62万。

华龙拉面的人民把舌尖上的美味带给了全国,同时也把祖先留下的诚实守信善良带到了更远的地方。

在去年8月的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中,天津面馆华龙青年马和他的哥哥打电话给当地面馆的亲戚朋友,在十天之内给当地受灾群众送去了8000多份免费爱心餐;三亚凯拉面馆华龙青年玛雅古柏归还了被客人遗忘的6万元现金,受到当地政府的表彰;马亥买的店每天为残疾人和有需要的人免费提供拉面。他说每个人都应该活得有尊严。

杏花盛开在黄河岸边。现在,华龙拉面也生根发芽,打造了一片创业的绿色森林。

“有了这碗面,华龙人赚了票,养了孩子,改变了主意,练了勇气,拓展了路子,创了品牌。一碗拉面让华龙人走出了大山,摆脱了贫困,换了一种生活方式!”化隆县副县长马李倩说。

“华龙人出去赚钱,但最重要的不是钱。”化隆县教育局局长马成龙说,现在外出的拉面店老板意识到孩子教育的重要性。2015年,化隆县文理类尖子生来自外面开拉面店的家庭。

更多在外打拼的拉面人看到了家乡经济发展的潜力。出去开了10年拉面馆,2014年马勇回到华龙,投资2000万成立华龙群科绿色家禽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接下来除了家禽养殖,还想从事家禽孵化、鸡肉产品深加工、饲料加工。

今年5月,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专卖店正式对外开放。目前,一些拉面老板已经将目光投向了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家,在马来西亚、孟加拉、土耳其等国家开设了10多家拉面店。

“其实,离家越远,对土地的依恋就越不变。麦子熟了,夏收三季,盼一场同学会宴。”贾对说: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