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青岛“永和豆奶”不侵权 法院认定先使用

广告

谁使用在先,商标就是谁的,合理吗?  去年底,上海弘奇永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弘奇永和公司)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称青岛“永和豆浆”未经其许可擅自在7家连锁店突出使用“永和豆浆”字样,并在美团外卖网站经营名为“永和豆浆”的网店,构成了对其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请求法院判令青岛“永和豆浆”立即停止使用“永和豆浆”字样,并赔偿其损失共计100万元。青岛中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上海弘奇永和公司不服,并提起上诉。  “1998年,青岛永和豆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就开始使用青岛‘永和豆浆’作为门头字号,青岛‘永和豆浆’先后在西宁、大连、青岛开设直营连锁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青岛‘永和豆浆’使用在先不构成侵权。”近日,令青岛“永和豆浆”负责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尚未开庭,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又将青岛“永和豆浆”、经营美团网的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导致美团网要求青岛“永和豆浆”相关网络经营产品予以下架,给青岛“永和豆浆”正常经营行为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对此,青岛“永和豆浆”的委托代理人山东海鲲律师事务所认为,其相关不当诉讼行为已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遂向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等三方发律师函,并就相关经济损失予以证据保全,择机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法院一审认定使用在先  青岛“永和豆浆”不侵权  去年底,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将青岛“永和豆浆”诉至青岛中院。上海弘奇永和公司诉称,青岛“永和豆浆”未经其合法授权许可,擅自在7家字号、店招、门头上突出使用“永和豆浆”字样,并在美团外卖网站经营名为“永和豆浆(麦岛店)”的网店,构成了对其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请求法院判令青岛“永和豆浆”立即停止使用“永和豆浆”字样,并赔偿其损失共计100万元。  对此,青岛“永和豆浆”辩称,上海弘奇永和公司依法享有商标权的商标是“稻草人”图形、“YON HO”字母和“永和豆浆”文字三部分搭配而形成的组合商标,而非“永和豆浆”四个字。“永和豆浆”中的“永和”为地名,“豆浆”为商品通用名称,“永和豆浆”系自然自发形成,“永和豆浆”代表了所有在永和地区的早餐经营者所经营的豆浆这一类产品,该类产品知名度的积累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并非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创造。因此,上海弘奇永和公司无权禁止其使用青岛“永和豆浆”字样。另青岛“永和豆浆”的经营者赵某自1998年就开始以青岛“永和豆浆”作为企业名称和字号使用,1999年11月在青岛开设第一家永和豆浆店,后分别于2000年11月1日、2002年4月24日、2003年7月3日、2004年4月7日在青岛开设了四家店,远远早于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商标的核准时间,甚至早于该公司的成立时间。青岛“永和豆浆”认为,其在青岛已经发展了19年,在青岛形成了良好的口碑,成为知名度较高的快餐品牌,其使用“永和豆浆”字样,系《商标法之规定的在先善意使用,商标构成要素的近似不必然构成商标的混淆性近似。因此,青岛“永和豆浆”的餐饮店不会与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餐饮店造成混淆。  青岛中院审理后认为,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进行观察和判断,两者在整体上以及商标主要部分并不构成近似,不会对其商品、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青岛“永和豆浆”的在先使用权成立,上海弘奇永和公司无权禁止青岛“永和豆浆”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永和豆浆”标识。且青岛“永和豆浆”在网店中使用“永和豆浆(麦岛店)”字样,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进行判断,足以将其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区别,不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上海弘奇永和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故法院认定青岛“永和豆浆”不构成商标侵权。  据此,青岛中院一审驳回原告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诉讼请求。  海鲲律师发律师函  澄清事实制止涉嫌侵权行为  一审宣判后,上海弘奇永和公司不服,并提起上诉。此案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尚未开庭的情况下,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将青岛“永和豆浆”、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一并列为被告,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相关不当诉讼行为已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青岛‘永和豆浆’已委托我所向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和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发出律师函。”山东海鲲律师事务所代理该案的律师告诉记者。  据发给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律师函显示,2018年6月,青岛中院已对上海弘奇永和公司起诉青岛“永和豆浆”7家店商标侵权纠纷案件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认定青岛“永和豆浆”相关餐饮店并未侵害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涉案商标权。虽然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对该判决提起上诉,但其对于一审判决结果是明知的。在此情况下,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应等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7个案件的二审结果,以确定青岛“永和豆浆”是否有商标侵权行为。另据该《律师函显示,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青岛“永和豆浆”以及美团网的经营者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的行为,已导致美团网要求青岛“永和豆浆”相关网络经营产品予以下架,对青岛“永和豆浆”的正常经营行为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上海弘奇永和公司的相关不当诉讼行为已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青岛“永和豆浆”已就相关经济损失予以证据保全,等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审理结果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本案的生效法律文书后,青岛“永和豆浆”将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采取最严厉的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记者发现,青岛“永和豆浆”也向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发出《律师函澄清事实,认为上海弘奇永和公司在上述情况下,仍然将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列为被告之一,并以此确定地域管辖,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违反了民法的诚实信用原则。“美团网作为全国范围内有重要影响的外卖平台,在遵循公司内部相关管理制度的基础上,亦应当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和合理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维护外卖平台上的相关店铺的合法权益。”《律师函显示。

商标谁先用,合理吗?

去年底,上海红旗永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红旗永和公司)起诉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称青岛永和豆浆未经其许可在7家连锁店显著位置使用“永和豆浆”字样,并在美团外卖网站上经营一家名为“永和豆浆”的网店,构成对其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请求法院责令青岛永和豆浆立即停止使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上海红旗永和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1998年,青岛永和豆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开始使用青岛永和豆浆作为品牌名称。青岛永和豆奶在西宁、大连、青岛开设了直营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青岛永和豆奶不构成侵权。”近日,青岛永和豆奶负责人对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尚未二审表示不解,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将经营Meituan.com的青岛永和豆奶及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导致Meituan.com要求将青岛永和豆奶相关产品下架,给青岛永和豆奶的正常经营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对此,青岛永和豆浆的委托代理人山东海坤律师事务所认为其相关不当诉讼行为已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向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等三方发出律师函,并对相关经济损失提供证据保全,借机采取法律措施维护其合法权益。

法院首先认定使用是优先的

青岛永和豆奶不侵权

去年年底,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青岛永和豆奶。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称,青岛永和豆浆未经其合法授权,在7个品牌、店牌、门上使用“永和豆浆”字样,并在美团外卖网站上经营名为“永和豆浆(麦道店)”的网店,构成对其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它请求法院命令青岛永和豆浆立即停止使用“永和豆浆”一词

对此,青岛永和豆浆认为,依法享有商标权的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商标是由“稻草人”图形、“YON HO”字母和“永和豆浆”字符组合而成的组合商标,而不是“永和豆浆”一词。“永和豆浆”是地名,“豆浆”是商品的总称,是自发形成的。“永和豆浆”代表永和地区所有早餐经营者经营的豆浆产品。此类产品的知名度积累始于20世纪50年代,并不是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创造的。因此,上海红旗永和公司无权禁止其在青岛使用“永和豆浆”一词。此外,青岛永和豆浆的经营者赵于1998年开始使用青岛永和豆浆作为企业名称和品牌名称。1999年11月,他在青岛开了第一家永和豆浆店,之后又于2000年11月1日、2002年4月24日、2003年7月3日、2004年4月7日在青岛开了4家店,远在上海弘青岛之前,“永和豆浆”认为自己在青岛发展了19年,在青岛形成了良好的口碑,已经成为知名度很高的快餐品牌。其使用“永和豆奶”一词,根据《商标法》的规定,属于在先善意使用,商标要素的近似不一定构成混淆商标的近似。所以青岛永和豆浆的餐厅不会和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的餐厅混淆。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相关公众普遍关注的情况下观察判断,两者作为一个整体与商标的主体部分并不构成近似,不会混淆其商品和服务的来源。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并且对相同或者近似的商品有一定影响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用户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青岛永和豆奶优先使用权成立,上海红旗永和公司无权禁止青岛永和豆奶在其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永和豆奶”标识。另外,青岛永和豆奶在网店使用“永和豆奶(麦道店)”字样,以相关公众的普遍关注度来判断,足以与所涉及的注册商标区分开来,相关公众很难误解商品来源或认为其来源与上海红旗永和公司注册的商品有特定联系。因此,法院认定青岛永和豆奶不构成商标侵权。

据此,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驳回原告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的诉讼请求。

海坤律师发了律师函

澄清事实,停止侵权指控

一审宣判后,上海红旗永和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本案中,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之前,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将青岛永和豆浆和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列为被告,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相关不当诉讼行为已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青岛“永和豆浆”已委托我所向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和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出具律师函,”山东海坤律师事务所代理该案的律师告诉记者。

根据致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的律师函,2018年6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海红旗永和公司诉青岛“永和豆浆”七店商标侵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认定青岛“永和豆浆”相关餐厅不侵犯上海红旗永和公司所涉商标权。上海红旗永和公司虽然对判决提出上诉,但知道一审判决的结果。本案中,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应等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七起案件的二审结果,确定青岛永和豆奶是否存在商标侵权行为。根据律师函,上海红旗永和公司起诉青岛永和豆浆和美团运营商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导致美团。要求将青岛永和豆奶相关网络产品下架,给青岛永和豆奶的正常经营行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上海红旗永和公司相关不当诉讼行为已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青岛“永和豆浆”已对相关经济损失进行了证据保全。在等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结果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后,青岛“永和豆奶”将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采取最严格的法律措施保护其合法权益。

记者发现,青岛“永和豆浆”还向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发出律师函澄清事实,辩称上海红旗永和公司在上述情况下仍将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列为被告之一,并以此确定地域管辖,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违反了民法诚实信用原则。“美团。com作为一个在全国有重要影响的外卖平台,也应该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