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酒鬼酒北基地破产 经销商损失惨重

广告

今年5月,作为酒鬼酒十二五期间重要布局的酒鬼酒河南有限公司及其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宣告破产,这一消息不但预示着酒鬼酒当年鼎足河南,占领东北、华北、西北的梦想败落,也标志着其全国化道路搁浅。  2017年5月26日,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子公司破产重整的进展公告,审议通过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重整的议案》。会议同意对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子公司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公司依法进行破产重整。  公告显示,2017年5月26日酒鬼酒收到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转达的河南省延津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破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申请人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收到河南省延津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破字1-1号指定管理人决定书,依法指定河南国豪律师事务所担任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财产管理人。2017年5月26日酒鬼酒收到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转达的河南省延津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破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申请人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的重整申请;收到河南省延津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破字2-1号指定管理人决定书,依法指定河南国豪律师事务所担任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财产管理人。  《中国产经新闻》报道,当看到酒鬼酒河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酒鬼酒河南公司)和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公司(以下简称:酒鬼酒北方基地公司)破产的公告,河南省登封市马寺庄村4组村民杨艳晓犹如被当头打了一棒。  2014年底,抱着对“酒鬼酒”品牌的信任,他与酒鬼酒北方基地公司签订了酒鬼湘泉系列产品在登封的三年总代理销售权,并为此支付了上百万元的货款。可时隔才两年,这两个有著名酒企公司背景、被众人寄予梦想和希望的企业,却突然宣布破产了。杨艳晓家中积压了许多酒鬼酒待销不说,公司先前承诺给他的返利费、广告推介费等尚拖欠60余万元。事后经过了解,与他同等遭遇的经销商为数不少。  《食品经销商》查询得知,2012年3月28日,由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独资企业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酒鬼酒供销公司)和新乡市新平川酿酒厂共同出资5000万元,在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成立了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其中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出资2550万,占股百分之五十一,新乡市新平川酿酒厂出资2450万,占股百分之四十九。  巧合的是,去年夏天,《食品经销商》主笔还应附近县一招商局负责人邀请到新平川酿酒厂地下酒窖参观,里面保存着大量该厂的新平川和酒鬼酒,用当地黄河沙“埋沙藏酒”。  酒鬼酒供销公司作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独资行办的企业,当初到延津县投资建厂,曾一度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当地许多人还自豪地推介“酒鬼酒就在家门口”。  据《食品经销商》了解,2012年8月19日上午,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北方物流基地项目,在新乡市延津县产业集聚区隆重奠基。出席开工建设的领导有河南省副省长王铁、新乡市市委书记李庆贵、市长王战营、延津县委书记李刚、县长祁文华、市大项目办主任谢如庆以及各局委负责人,河南省糖酒副食品协会会长王庆云、河南省酒业协会秘书长蒋辉等。  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新国在奠基仪式上表示,酒鬼酒公司所在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中国少有的优质白酒产地。但是,地处偏僻,交通不便,运力不足,从企业长远发展战略的高度出发,必须在省外寻找合适的地方选点布局,建设大型物流配送基地。经过一年左右的考察论证,最终公司把目光聚焦在了河南。  2014年5月22日,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200万元独资注册了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  基于对品牌名酒的信任和敬仰,许多酒业批发商纷至沓来,欲谋求区域代理权,杨艳晓就是其中的一个。  据杨艳晓回忆,2014年12月31日,他与酒鬼酒北方基地公司签订酒鬼湘泉系列产品在登封市的三年总代理权,约定每首单给公司打款100万元,公司承诺返还20万元广告推介费、30万元陈列费、15万元的拉动费、20万元的返利费。酒鬼酒北方基地公司曾承诺在登封搞大型实地演出活动,宣传推介费先由杨艳晓承担,再由公司报销。然而,承诺很光鲜,现实很凄惨,迄今为止,酒鬼酒北方基地公司尚欠杨艳晓62万余元。  和杨艳晓一样,周口市太康县城关镇的高康生,2015年4月8日与公司签订协议,公司当时承诺,经销商每给销售处打款100万元,公司即可替经销商解决7名员工工资,每月约1500元/人。但公司仅坚持发了8个月,就停止发放了。以高康生的统计,目前公司尚欠他工人工资、广告费、客户推介费、货款等共计54万元左右,可公司目前只承认欠他16.6万元。  多名经销商还指责,酒鬼酒北方基地公司曾强行让经销商高价买封坛酒,一坛2.99万元,还组织客户到酒鬼酒厂参观,但给承诺的有关费用却不兑现。  为了慎重,《食品经销商》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延津县人民法院公告。  公告内容显示:本院根据申请人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17年5月23日裁定受理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一案,并于2017年5月23日指定河南国豪律师事务所为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管理人,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债权人应在2017年7月10日前,向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未在上述期限内申报债权的,可在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讨论前补充申报,但对此前已进行的分配无权要求补充分配,同时要承担为审查和确认补充申报债权所产生的费用。未申报债权的,不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程序行政权利,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债务人或者财产持有人应当向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管理人清偿债务或交付财产。  据酒鬼酒和南北方基地的官网显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北方物流基地”位于新乡市延津县产业集聚区南区(新长南线以北,园艺路以东),该项目由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联手新乡市新平川酿酒厂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5亿元,项目占地面积500亩,建筑面积55000平方米。主要业务为生产,销售酒鬼、湘泉等系列白酒。产品畅销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远销美国、日本、俄罗斯、韩国、东南亚及港澳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项目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占地173亩,投资2亿元。二期占地面积330亩。  《中国产经新闻》报道,酒鬼酒河南公司实际占地面积为173亩,2012年开始破土建设并投入使用,而2014年3月份才通过招拍挂取得土地使用权证,每亩价值6万余元。显然,酒鬼酒河南公司已涉嫌典型的未批先占、建成后定向招标的违法行为。  其实,酒鬼酒河南公司的违法并非仅此一例,《食品经销商》查询得知,新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牧野分局2015年9月10日“以新牧工商消队罚字[2015]31号“文号,对该公司发布广告中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处以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

今年5月,九桂酒业“十二五”期间重要布局的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及其在河南的九桂酒业北方基地宣告破产。这个消息不仅标志着九桂酒占领东北、华北、西北的梦想衰落,也标志着其民族之路搁浅。

2017年5月26日,九桂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九桂酒业供销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破产重组进度公告,审批《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重整的议案》。会议同意依法破产重组九桂酒业供销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公司。

公告显示,2017年5月26日,酒鬼酒收到河南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转达的河南省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博一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申请人河南酒鬼酒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重组申请;收到河南省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坡字第1-1号关于聘任经理的决定,聘任河南律师事务所为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物业经理。2017年5月26日,九桂酒业收到河南省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坡第2号关于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转达的民事裁定,裁定受理申请人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重组申请;我收到河南省县人民法院(2017)豫0726民坡字第2-1号关于聘任经理的决定,依法聘任河南律师事务所为河南九桂酒业有限公司财产经理。

据《中国产经新闻》报道,河南省登封市马子庄村4组村民杨彦姣在看到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桂酒业河南公司)和九桂酒业北基地销售公司(以下简称九桂酒业北基地公司)的破产公告时,似乎被打了头。

2014年底,凭着对“九桂酒”品牌的信任,他与九桂酒北基地公司在登封签订了为期三年的九桂香泉系列产品总代理销售权,并为此支付了数百万元。但仅仅两年后,这两家拥有名酒公司背景,梦想和希望都被大家寄予的公司,突然宣布破产。杨彦姣家有积压的酒要卖,公司承诺给他的回扣费和广告推广费仍拖欠60多万元。事后了解,和他有相同经历的经销商也不少。

根据《食品经销商》,2012年3月28日,九桂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企业九桂酒业供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桂酒业供销公司)与新乡市新平川啤酒厂共同出资5000万元在河南省新乡市演金县成立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其中,九归酒业供销有限公司出资2550万元,占51%的股份,新乡新平川啤酒厂出资2450万元,占49%的股份。

无独有偶,去年夏天《食品经销商》还应附近一县招商局负责人的邀请,参观了新平川啤酒厂的地下酒窖,那里存放着大量的新平川、九桂酒,当地的黄河沙被用来“埋沙藏酒”。

酒鬼酒供销公司作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企业,在演金县投资建厂,一度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不少当地群众骄傲地推荐“酒鬼酒上门”。

据《食品经销商》报道,2012年8月19日上午,九桂酒业有限公司北方物流基地项目在新乡市演金县产业集群区隆重奠基。参加开工的领导有:河南省副省长王铁、新乡市委书记李庆贵、市长王战营、演金县委书记李刚、县长祁文华、市项目办主任谢如青、各局、委负责人,河南糖酒副食品协会会长王庆云、河南酒业秘书长江蕙

九桂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信国在奠基仪式上说,九桂酒业有限公司所在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中国少有的优质白酒产区之一。但由于地处偏远,交通不便,运输能力不足,需要从企业长远发展战略的角度,寻找合适的地点选择省外配送,建设大型物流配送基地。经过一年的调研论证,公司终于把重点放在了河南。

2014年5月22日,九桂酒业河南有限公司以人民币200万元注册成立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

基于对名酒的信任和尊重,许多葡萄酒批发商开始寻求地区代理权,杨彦姣就是其中之一。

据杨彦姣回忆,2014年12月31日,他与九桂酒业北基地公司签订了九桂香泉系列产品在登封市三年总代理权,并同意每笔订单向公司支付100万元。公司承诺返还20万元广告推广费、30万元展示费、15万元拉费、20万元返点费。九归酒业北基地公司承诺在登封进行大型现场演出,宣传推广费用首先由杨彦姣承担,再由公司报销。然而,承诺是光明的,现实是悲惨的。截至目前,九归酒业北基地公司仍欠杨彦姣62万余元。

与一样,周口市泰康县城关镇的高于2015年4月8日与该公司签订了协议。当时公司承诺,每次经销商向售楼处支付100万元,公司可以为经销商支付7名员工的工资,每人每月1500元左右。但公司只坚持发行了8个月就停发了。据高统计,公司还欠他约54万元的工资、广告费、客户推广费、货款等。但公司只承认欠他16.6万。

不少经销商还指责九桂酒业北基地公司强迫经销商以每罐2.99万元的高价购买丰潭酒,并组织客户参观九桂酒业厂,但承诺的费用没有兑现。

为了谨慎起见,《食品经销商》苦苦寻找演金县人民法院的公告。

公告显示,根据申请人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申请,法院于2017年5月23日裁定接受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破产重组,并于2017年5月23日聘任河南国浩律师事务所为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经理,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债权人、 股份有限公司应于2017年7月10日前向九桂酒业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经理报告,如在上述期限内未申报债权,可在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讨论前追加,但无权对之前已作出的分配请求追加分配,同时应承担审核确认追加申报债权所发生的费用。 如有未申报债权,酒鬼酒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债务人或财产持有人应向酒鬼酒河南北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经理清偿债务或交付财产

根据九桂酒业官网和南北基地介绍,九桂酒业有限公司的“北方物流基地”位于新乡市演金县南部地区(新昌南线以北,园艺路以东)。该项目由九桂酒业有限公司和新乡新平川啤酒厂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5亿元。项目占地500亩,建筑面积5.5万平方米。主要业务是生产和销售白酒和香泉酒。产品畅销30多个省、市、自治区,并出口美国、日本、俄罗斯、韩国、东南亚、香港、澳门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该项目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占地173亩,投资2亿元。二期占地330亩。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报道,酒鬼酒河南公司实际占地1

事实上,酒鬼酒河南公司违规并不是唯一的案例。2015年9月10日,新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木业分局以在公司广告中使用国家、最高、最佳条款为由,予以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