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投诉再次被驳回 蓝瓶咖啡进入中国

广告

中国咖啡市场很大,但晚入者就会失去机会。  12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蓝瓶咖啡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诉讼。这并不是蓝瓶咖啡第一次被法院驳回诉讼。自2014年,蓝瓶咖啡就要求相关部门宣告广州市向天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向天果”)旗下蓝樽相关一系列商标无效,但多次被驳回。  业内人士认为,蓝瓶咖啡看好中国咖啡市场,才不断的申诉希望能分得一杯羹,但为时已晚。未来如果通过入资或收购的方式合作,还会有机会。  申诉再被驳回  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蓝瓶咖啡有限责任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作出的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蓝瓶咖啡起诉的理由不能成立,驳回蓝瓶咖啡的诉讼请求。  据了解,该事件起源于2014年,蓝瓶咖啡向商标评审委申诉称,广州向天果“抢注并使用”众多“BLUE BOTTLE COFFEE”、“蓝瓶图形”等图标,并在经营中声称其品牌来自美国,引人误以为其经营与蓝瓶咖啡有关,申请撤销“蓝樽THE BLUE BOTTLE”等相关商标。  不过,商标评审委并没有支持蓝瓶咖啡的诉求。蓝瓶咖啡最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蓝瓶咖啡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蓝瓶咖啡并没有放弃,先后起诉了商标评审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但最终都被驳回。  据了解,2000年,蓝瓶咖啡在美国奥克兰开了第一家店,素有“咖啡界的苹果”之称,2017年9月,雀巢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蓝瓶咖啡68%的股权。  对于相关诉讼,雀巢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复称,蓝瓶咖啡是独立运营的品牌,目前没有更多的消息可以分享。  广州向天果成立于2008年,旗下拥有蓝樽、BLUE BOTTLE COFFEE等多个相关商标,最早的注册时间为2012年9月7日。  觊觎中国市场  在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看来,蓝瓶咖啡不断的进行申诉,又多次被驳回,其背后的动力是中国内地咖啡市场强大的吸引力。而商标作为企业最核心的资产,在开拓中国市场中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数据显示,过去7年,中国咖啡生豆的消耗量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74%,远超全球2.53%的水平。目前,中国人年平均咖啡消费杯数为6.2杯,与欧美日等地区存在十几倍的差距,前景看好。从市场规模看,目前中国的咖啡市场已经达千亿元,2025年预计达万亿元级别。同时,中国咖啡市场的客单价与美国市场差距不大。星巴克大杯拿铁中国为4.48美元/杯,而美国为4.45美元/杯。按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进行比较,中国内地咖啡价格是美国的9倍。  目前,蓝瓶咖啡已经在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布局。2017年,蓝瓶咖啡首席执行官布赖恩·米汉就表示,在仔细考虑在亚洲地区开设门店,包括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  资料显示,蓝瓶咖啡香港有限公司已于今年8月26日正式成立,并发布了品牌体验经理和运营总监的招聘信息。在中国台湾,蓝瓶咖啡以快闪店形式试水,只销售包装咖啡豆、罐装冷萃咖啡等商品,还售卖联名工具箱、限定背包、马克杯等周边衍生品。  合作或是出路  对于未来,徐雄俊认为,蓝瓶咖啡的相关诉讼一直未获得支持,可以通过与广州向天果合作或收购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不过这样可能会付出一定的市场利益。  据了解,多数国外企业在进入中国内地市场都选择了收购或合作的模式。可口可乐收购崂山可乐、百事可乐收购北冰洋等,星巴克在进入中国之初,也是与早已进入中国内地的统一合作,逐渐开展业务。  不过,智达天下咨询机构董事长张学军并不看好双方能够合作。合作考验的双方的胸怀和价值观,但一般来讲,这种合作可能前景并不乐观,并且很可能因为利益分配在产生分歧。  典型的案例就是,2014年好时分两次收购了金丝猴,但收购完成后好时对金丝猴员工制度进行“改革”,开始裁员,减薪,最终导致工厂停工,引发了一系列风波,双方还是以分手告终。  从雀巢的角度而言,蓝瓶咖啡进入中国能够进一步丰富雀巢咖啡版图。目前,雀巢旗下拥有雀巢咖啡、浓遇咖啡(Nespresso)、星巴克三大咖啡品牌,蓝瓶咖啡如果进入中国,将进一步增加雀巢在线下店面的实力。12月12日,雀巢中国在雀巢金牌系列旗下推出两款研磨滤挂式咖啡新品,并命名为“手冲大师”,进一步在高端咖啡领域布局。  对于现状,徐雄俊认为,从目前看广州向天果的要价可能过高,双方还未达成合作的意向。并且洋品牌进入中国,也对国内的品牌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就整个市场而言,推动了中国食品饮料行业的向前发展。    提到腌菜,大家会想到什么?是藏在冰箱深处的玻璃罐子,还是家庭餐桌必备的清爽小菜?抑或是前段时间吃榨菜炫富的梗…  冷冬已至,按照传统习俗,我国很多地区的家庭已经开始准备腌菜。过去冬天蔬菜种类缺乏、物资流通不方便,于是便采用腌制之法储藏蔬菜,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特色传统文化。延续到现在,腌菜在国人餐桌上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  从全球来看,目前腌菜市场整体的增长比较稳定。Mordor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预计到2024年,全球腌菜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达3.41%,其中北美地区的消费量最高。  为跟上消费新潮流,腌菜竟也开始向火爆的零食界进军。品牌们开始打破腌菜的固定场景,变身为可随身携带、咸味低热量的解馋零食,为消费者提供野餐聚会时的新鲜选择。  腌菜变脆片,口感薄脆又独特  在美国,有一个经典的腌菜品牌叫Vlasic,成立于1959年的它如今开始跳出罐子的束缚,向零食跨界。像大家对腌菜的印象一样,Vlasic传统产品主要以小黄瓜为原料,腌制后置于罐子里售卖,常见的食用场景是作为汉堡等主食的简单配菜。  Innova Market Insights最新一项市场调查报告指出,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用更快的速度来取代传统的用餐模式。调查还显示,约有37%的人选择在晚上食用咸味零食,在午餐、晚餐以及早餐的选择比例则为23%、17%和8%。  观察到消费者的诉求变化,Vlasic决定不再局限于腌制品,而是向零食品类拓展。但由于腌菜容易挤压变形,因此Vlasic主要推出了由腌菜制成的咸口薄片和薯条,口味清爽。  据IRI统计数据显示,Vlasic过去一年中创造了1.7亿美元的销售额,其中,零食系列在过去的一年中创造了2300万美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14.8%。  Vlasi未来还会押注其他创新腌菜零食来充实自己的产品线。  跳出罐子的束缚,小巧袋装更便捷  腌制食品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很棒的小吃,并且卡路里及碳水化合物的含量极低,可以很好地迎合消费者的需求,但如果还是采用传统的罐子包装,作为零食食用是非常不方便的。  为了让腌菜能够进入零食时刻,美国品牌McClure’s于今年5月推出了“一口大小”的腌黄瓜零食Lil’Pickle,含莳萝、辛辣以及甜辣这三种口味可供选择,这款零食略带柔和的口味成功吸引了儿童及成人。  截至目前,Lil’Pickle系列产品在近250家线上商店及5000多家线下门店有售。公司发言人称,在过去的一年中,Lil’Pickle零食系列销售额超过500万美元,同比增长26.6%,销售增长状况稳定。  今年3月,美国品牌Rick’s Picks推出了单次食用的独立包装腌菜,售价为2.49美元,这款产品包含五种口味:甜,酸,大蒜莳萝,茴香酸橙莳萝和辣椒酱味,目前已在全食等3000多个门店销售,销售状况非常不错。  Rick’s Picks计划与初创品牌Field Trip合作开发产品,并将在2020年扩展其独立包装产品系列,包括腌制花椰菜、胡萝卜、甜椒、豌豆和青豆等。  冷藏、新鲜,更浓更脆更方便  众所周知,消费者考虑到健康开始关注零食的新鲜程度,腌菜作为零食当然也不例外。美国经典腌菜品牌Van Holten在去年首次尝试推出不含盐水、食用方便的冷藏类腌黄瓜零食Pickle Cutz。黄瓜味更浓、口感更脆、携带更方便等一系列优势迅速俘获了消费者的心。  同样,新兴品牌OH SNAP!自2015年成立起便是因为看到消费者对方便腌菜食品的渴望。其新产品包括两种口味,均是独立包装并且需要冷藏。成立四五年的时间里,OH SNAP!扩张势头非常强劲,并计划于2020年夏季扩建。  围绕腌制食品来做零食的想法虽然新颖但也是非常合理的,因为腌菜制品所具备的发酵、蔬菜等关键词都非常符合当下市场的消费趋势。但真正打破腌菜在消费者心中的刻板印象也并非那么容易,腌菜“零食化之路”作为一种全新的模式,还需要更长的探索之路、更多的奇思妙想去实践。而风味的推陈出新、便利性、口感、包装设计、饱腹感等都会是腌菜零食化的创新方向…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Foodaily;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写道:  “我这个人是那种喜爱独处的性情,或说是那种不太以独处为苦的性情。每天有一两个小时跟谁都不交谈,独自跑步也罢,写文章也罢,我都不感到无聊。和与人一起做事相比,我更喜欢一个人默不作声地读书或全神贯注地听音乐。只需一个人做的事情,我可以想出许多来。”  关于孤独的众多独白里,村上的表述或许是最为沉静的。  看似平寂的湖面之下,独处,正在日益成为新一代人沟通这个世界的方式。  01、孤岛的潮流  自2015年,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艾里克·克里南伯格在《单身社会》里表明:  “单身社会正在成为一种空前强大、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以来。  以日本、韩国为代表的东亚发达国家的结婚率,都在进行着历史上最为疯狂的一次探底。  最新调研数据显示,30岁左右的日本年轻人里,每3个人就有1个声称自己不考虑结婚,这一数字在韩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近7成的调查对象表示,相较于结婚,他们当下甚至还没能拥有一段恋情。  失去另一半的扶持,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无外乎资深的调研公司博报堂也悲观的向外界阐明:超过一半的日本人未来的命运将是孤独终老。  另一边,一衣带水的中国,“孤独经济”背后的那串数字也在飞速蹿升。  《2019一人旅行报告》认为,随着追求“一人游”的群体不断扩大,个人的旅行也正在日渐成为一个独特的细分市场,未来,更多创新产品和服务将会不断涌现。  以携程平台为例,目前75%的国内外携程自营旅游团均开通一人报团服务,更推出了多款专门为单身人士开发的产品。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携程跟团游工作人员表示,“不少顾客已经开始主动来咨询有没有‘一人游’的产品和线路。”  即使是作为传统意义上社交场合的餐饮娱乐,关于孤独的消费诉求也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改变着这些行业。  在娱乐端口,最新资料显示,2018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已经达到68.6亿元,预计2019年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70.2亿元。  而在这之上,无论是专注于打造“一人食”的呷哺呷哺成功上市,还是近两年,迷你KTV悄然入侵各大商场、影院。种种迹象都表明,独处带来的全新生活方式,使得倡导“孤乐主义”的群体越来越壮大,他们的需求也逐渐成为食、住、行、娱消费趋势变化的重要风向标。  某种程度上,“孤独”,这一数个世纪前还为人们所唾弃的品质,已经在时代的变迁中,悄然成为了年轻群体全新的情感需求,它改变了人们对自身以及人类亲密的关系的理解,也同样改变了人类成长、衰老,乃至离去的种种故事。  02、独处者之思  《希腊神话》里讲到,因泄露了宙斯的秘密而得罪了诸神的科林斯国王西西弗斯,被众神判处昼夜不停地将同一块巨石推上不可能达到的山顶。  相似的,盗出了天庭之火的普罗米修斯,所受的惩戒也是被铁链缚于悬崖之上,日夜忍受雄鹰的啄食。  繁复而相似的刑罚背后,相较于肉体所受的苦痛,这种机械式循环所带来的乏味和孤独,无疑是彼时雅典人心目中更为苛酷的审判。  这些崇尚城邦制群居的伯罗奔尼撒人不会想到,数十个世纪之后,城邦将从团结公民的存在摇身一变,成为分化和离散现代居民的力场。  回顾孤独经济这一现象的兴起,不难发现,大规模的城市化在这之中所起到的关键作用,可以说,正是这些城市建设中高速扩展、日渐完备的的居住区和商业区,削减了人们的社交可能。  数据同样证实了这一点,过去的五十年里,世界各国特大城市(>100万人)累计占总人口比例从不到15%上升到了20%,而与之相对应的一个数据是,作为世界城市化速度最快国家之一的中国,其城市建成区平均人口密度却从2006年的10845人/km~2降低至2016年的8 279人/km~2,平均每年降低2.66%。  人口密度降低的背后,尽管周末的购物中心正在变得愈发摩肩接踵,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城市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正在不断增长,城市的人变多了,但总体却显得更加空旷。  与此同时,日渐便捷的服务也缩减了人们社交的需求。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写道,决定了中国乡村群居环境的因素主要有两点,一是农忙时节的互相帮助,而是集群而居抵御野兽的侵袭。  环顾四周,无论是在城市,还是机械化普及率日益增长的乡村,上述需求连同群居的习惯,都已难免沦为历史。今天的中国,发达的交通网络和物流运输早已让人们可以足不出户、买遍世界。  而互联网社交的兴起,又为那些热衷于独自生活的人提供了丰富的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可行性。“找人搭伙过日子”这件事也可以从人生的必修变成选修。  毋庸置疑,上述包括城市密度、便捷服务、互联网社交在内的诸多因素,成为了当代城市青年人实现独处生活的背景和基础。  在虚拟空间的社交系统愈发成熟的今天,人们反而更需要一些“独处”,来令他们有机会探索并认知自身生命的意义与目的。  03、没有孤独,只有选择  人们总是热衷于与探索诸如意义之类虚无缥缈的词汇。  正如丹麦神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所提出的那样,人总是在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活之前就已经活着了,剩下的一生,都是由外而内的为这一生赋予目标、追求和梦想。  在此基础上,克尔凯郭尔所提出的未来社会演进方式,实质上是一场“由群体向个体不断漂移的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个体“差不多总是孤独的”。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发源于存在主义哲学领域的这一孤独思考,成为了现代西方文明中“打捞”个体的理论依据,而反过来,在依然保持着朴素哲学观念的东方,一代代孤独的年轻人背后所屹立的,并不是哲学的丰碑,而是文化的断裂。  回顾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发展,不难看出这之中种种突飞猛进的变革,这一社会几乎是在短短数十年间跨越了西方数百年的社会历程。这之中,伴随着西方现代思潮的不断涌入,传统文化无论是演进还是普及,实质上的“断层”几乎是清晰可见的。  1960年-1970年,美国的文化断层从“垮掉的一代”中催生出了“嬉皮士”这一独特的群体,而围绕这一群体的价值光环,则由老套的爱国热诚发展为了独立和反叛。  相形之下,攫住这一代青年的价值核心,并不是传统中国文化里的仁义礼智,也不是西方惯用的那套民主自由,而是一个颇具象征意义的行为:消费。  在此基础上,围绕着消费的独处生活反映了时下年轻人高度的自我认同和对个体的推崇,也保有了他们深处文化裂层的迷茫中,内在的独立和安全感。  相较于城市扩张、便捷服务、网络兴起所带来的“被动孤独”,如今的“孤独经济”,似乎更像是当代青年人的一种主动的选择。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曾对1652名18~35岁的青年受访者进行调查,结果显示,54.6%的年轻人喜欢一个人生活的状态。  无独有偶,英国航空发布《全球独行旅客研究报告》,超过一半(65%)的受访者选择独自旅行的原因是为了寻求自由和独立的感觉;63%的受访者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经济高速发展和生活节奏加快的情况下,“孤独经济”也许是对积极享受个人兴趣、享受个人时间的生活态度的一种肯定。  罗伯特·科尔维尔在他的《大加速:为什么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快》中,曾经做出过一个类比:尽管人们都在抱怨生活节奏的加快,但现实中,相较于乡村时代的田园牧歌,只有在大城市里生活才能让他们快乐。  同样的,尽管今天绝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在抱怨人际关系的冷漠,但相比于人声鼎沸的咖啡馆、火锅店,周末无休无止的邀约,独处的家,才是他们在这座城市里唯一的舒适区。  ——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家里思考关于人生的终极秘密,但这不妨碍我们在为了多睡一会儿觉而“鸽”掉一系列社交活动之后,内心小小的负罪感和真实的快乐。

中国咖啡市场巨大,但后期进入者会失去机会。

12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今天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蓝瓶咖啡对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的诉讼。蓝瓶咖啡被法院驳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2014年以来,蓝瓶咖啡已要求相关部门宣布广州翔天国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翔天国”)旗下与蓝瓶相关的一系列商标无效,但多次被驳回。

业内人士认为蓝瓶咖啡看好中国咖啡市场,于是不断抱怨,希望分得一杯羹,但为时已晚。以后如果通过投资或者收购合作,会有机会的。

投诉再次被驳回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蓝瓶咖啡有限责任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制作程序合法。起诉蓝瓶咖啡的理由不能成立,驳回蓝瓶咖啡的诉讼请求。

据了解,该事件起源于2014年,蓝瓶咖啡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投诉,广州市“蹲用”了天果的“蓝瓶咖啡”和“蓝瓶图形”等多种图标,并在其经营中声称其品牌来自美国,导致人们误以为其经营与蓝瓶咖啡有关,并申请撤销“蓝瓶”等相关商标。

然而,商标评审委员会并不支持蓝瓶咖啡的上诉。蓝瓶咖啡最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蓝瓶咖啡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蓝瓶咖啡没有放弃,先后起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国家知识产权局,但最终均被驳回。

据了解,2000年,蓝瓶咖啡在美国奥克兰开了第一家店,被誉为“咖啡界的苹果”。2017年9月,雀巢以5亿美元收购了蓝瓶咖啡68%的股权。

关于相关诉讼,雀巢相关负责人回复《今日北京商报》记者,蓝瓶咖啡是独立品牌,目前没有更多消息可以分享。

广州翔天国成立于2008年。它拥有蓝瓶和蓝瓶咖啡等几个相关商标。最早的报名日期是2012年9月7日。

觊觎中国市场

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许表示,蓝瓶咖啡屡遭投诉和拒绝,这是受到咖啡市场强大吸引力的推动。商标作为企业的核心资产,将在开拓中国市场中发挥重要作用。

数据显示,过去7年,中国绿色咖啡豆消费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1.74%,远远超过全球2.53%的水平。目前中国人平均每年消费的咖啡杯数为6.2杯,与欧美、日本相差十倍以上,前景广阔。从市场规模来看,中国咖啡市场目前已达1000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万亿元。同时,中国咖啡市场和美国市场的客户单价相差不大。星巴克拿铁在中国是4.48美元一杯,在美国是4.45美元一杯。根据2017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mainland China的咖啡价格比美国高9倍。

目前,蓝瓶咖啡已经在香港和台湾销售。2017年,蓝瓶咖啡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米汉(Brian Mihan)表示,他正在认真考虑在亚洲开设门店,包括mainland China、香港和台湾。

数据显示,蓝瓶咖啡香港有限公司于今年8月26日正式成立,品牌体验经理、运营总监招聘信息发布。在中国台湾,蓝色

据了解,大多数外国企业在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时都选择了收购或合作的模式。可口可乐收购崂山可乐,百事可乐收购北冰洋等。在进入中国之初,星巴克也与mainland China合作,并逐渐开始营业。

然而,智达天下咨询董事长张学军对双方的合作并不乐观。合作考验双方的心智和价值观,但总的来说,这种合作的前景可能并不乐观,很可能是由于利益分配而产生分歧。

典型案例是2014年两次收购金丝猴,但收购完成后,金丝猴的员工制度进行了“改革”,开始裁员减薪,最终导致工厂停工,引发一系列风波,双方以分手告终。

从雀巢的角度来看,蓝瓶咖啡进入中国,可以进一步丰富雀巢的咖啡版图。目前,雀巢拥有三大咖啡品牌:雀巢咖啡、Nespresso和星巴克。如果蓝瓶咖啡进入中国,将进一步增加雀巢线下门店的实力。12月12日,雀巢中国在雀巢黄金系列下推出研磨、过滤、悬挂两大咖啡新品,并命名为“手冲大师”,进一步在高端咖啡领域布局。

对于目前的情况,许熊俊认为,广州对天果的要价可能过高,双方尚未达成合作意向。而且国外品牌进入中国给国内品牌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但就整个市场而言,促进了中国餐饮行业的发展。

说到泡菜,你会想到什么?是藏在冰箱深处的玻璃罐,还是家庭餐桌必备的提神菜?还是前段时间吃榨菜炫富的梗…

寒冬已经到来。根据传统习俗,中国许多地区的家庭已经开始准备泡菜。在过去的冬天,蔬菜品种稀缺,材料流通不方便,所以蔬菜采用腌制的方式储存,久而久之形成了特色的传统文化。时至今日,咸菜在中国餐桌上仍占有重要地位。

从全球来看,目前泡菜市场的整体增长相对稳定。根据魔多情报(Mordor Intelligence)的数据,预计到2024年,全球泡菜市场将出现3.41%的复合年增长率,消费最高的是北美。

为了跟上消费的新趋势,泡菜也开始进军热小吃行业。品牌开始打破泡菜的固定场景,转向便携、咸、低热量的零食,为消费者提供野餐聚会的新鲜选择。

咸菜变脆,口感酥脆独特

在美国,有一个经典的泡菜品牌叫维拉西奇,它成立于1959年。现在它已经开始跳出易拉罐的束缚,越境去吃零食了。和大家对泡菜的印象一样,维拉西奇传统产品主要以黄瓜为原料,腌制后装罐销售。常见的吃相是汉堡等主食的简单配菜。

根据Innova Market Insights的最新市场研究报告,消费者正在以更快的速度越来越多地取代传统的用餐模式。调查显示,约37%的人选择在晚上吃咸零食,而午餐、晚餐和早餐的选择比例分别为23%、17%和8%。

观察到消费者需求的变化,维拉西奇决定不再局限于腌制产品,而是扩展到零食品类别。然而,由于泡菜容易被挤压变形,维拉西奇主要推出咸味片和泡菜薯条,味道清爽。

据IRI统计,维拉西奇去年的销售额为1.7亿美元,其中零食系列去年的销售额为2300万美元,同比增长14.8%。

Vlasi未来将押注于其他创新的泡菜和零食,以丰富其产品线。

跳出易拉罐的束缚,用小袋包装更方便

腌制食品其实是一种很棒的零食,热量和碳水化合物含量极低,很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是如果用传统的罐头包装的话,作为零食吃是非常不方便的。

为了让泡菜进入零食的时刻,美国品牌麦克卢尔(McCure’s)在今年5月推出了“一口大小”的腌黄瓜零食Lil’Pickle,里面有莳萝、麻辣和甜辣味可供选择。这种小吃味道略软,成功吸引了儿童和成人。

截至目前,Lil’Pickle系列产品已在近250家网店和5000多家线下店销售。据公司发言人介绍,过去一年,Lil’Pickle零食系列销售额突破500万美元,同比增长26.6%,销售增长稳定。

今年3月,美国品牌“瑞克精选”推出了一种单次消费、单独包装的泡菜,售价为2.49美元。本产品包含五种口味:甜,酸,大蒜莳萝,茴香酸橙莳萝和辣椒酱。目前已在全食等3000多家门店销售,销售情况非常好。

Rick’s Picks计划与初创品牌Field Trip合作开发产品,并将在2020年扩大其独立包装产品系列,包括腌制西兰花、胡萝卜、甜椒、豌豆和青豆。

冷藏,新鲜,更厚,更脆,更方便

众所周知,消费者出于健康考虑开始关注零食的新鲜度,作为零食的泡菜也不例外。范霍尔登(Van Holten),一个经典的美国泡菜品牌,去年第一次尝试推出泡菜Cutz,一种冷藏的泡菜小吃,不含盐水,方便食用。黄瓜风味更浓、口感更脆、携带更方便等一系列优势迅速俘获了消费者的心。

同样,新兴品牌OH SNAP!自2015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因为消费者对方便泡菜的渴望。它的新产品包括两种口味,分别包装,需要冷藏。成立四五年内,OH SNAP!扩张势头非常强劲,计划在2020年夏季扩张。

围绕腌制食品制作零食的想法虽然新颖,但也很合理,因为腌制食品中的发酵、蔬菜等关键词非常符合目前的市场消费趋势。然而,打破消费者心目中泡菜的刻板印象并不那么容易。泡菜的“零食之路”作为一种全新的模式,需要更长的探索之路和更多的奇思妙想去实践。泡菜小吃的创新方向将是风味创新、方便性、口感、包装设计和饱腹感的创新方向

本文为:Foodaily投稿;请注明作者姓名和“出处”:文章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赞同或支持观点。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写道:

“我是那种喜欢独处的人,或者说是那种不为独处而痛苦的人。我不跟任何人说话,一个人跑步或者每天写一两个小时的文章。比起和别人一起工作,我更喜欢默读或者用心听歌。我能想到很多我只需要一个人去做的事情。”

在众多关于孤独的独白中,村上的表达也许是最安静的。

在看似平静的湖底,孤独日益成为新生代与世界交流的一种方式。

01、孤岛的趋势

自2015年以来,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埃里克克林贝格(Eric Krinenberg)在《单身社会》中表示:

“单一社会正在成为前所未有的强大而不可避免的社会变革”。

以日本和韩国为代表的东亚发达国家的结婚率正在经历历史上最疯狂的下跌。

最新调查数据显示,30岁左右的日本年轻人,三分之一声称不考虑结婚,这在韩国得到了进一步改善。近70%的受访者表示,与结婚相比,他们甚至还没有谈过恋爱。

没有另一半的支持,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无非是一家老牌的研究公司博宝堂,悲观地向外界解释,未来会有超过一半的日本人孤独终老。

另一方面,在一衣带水的中国,“孤独经济”背后的数字也在迅速飙升。

《2019一人旅行报告》认为,随着追求“一个人旅行”的群体不断扩大,个人旅行正成为一个独特的细分市场,未来将出现更多创新的产品和服务。

以携程平台为例。目前,国内外75%的携程自营旅行团都开设了一人游服务,推出了专门为单身人士开发的各种产品。在采访中,携程和团队旅游工作人员表示,“许多客户已经开始主动咨询是否有‘一人游’的产品和路线。”

即使是作为传统的用餐和娱乐社交场合,消费者对孤独的需求也在以可见的方式改变着这些行业。

在娱乐港,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已达68.6亿元,预计2019年线下迷你KTV市场将继续增长至70.2亿元。

除此之外,近两年迷你KTV已经悄然入侵各大商场和影院,无论是否成功上市“一人吃饭”。各种迹象表明,独处带来的全新生活方式使崇尚“独处”的群体越来越壮大,他们的需求逐渐成为饮食、住房、交通、娱乐等消费趋势变化的重要指标。

在某种程度上,几个世纪前被人们唾弃的“孤独”,在时代的变迁中悄然成为年轻人全新的情感需求。它改变了人们对自己的认识,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也改变了人类成长、衰老甚至离开的故事。

02.那些孤独者的想法

《希腊神话》说科林斯的西西弗斯国王因为泄露了宙斯的秘密而触怒了众神,被众神判处日夜将同一块巨石推上一座不可能的山顶。

同样的,偷天火的普罗米修斯也被罚锁在悬崖上,日夜忍受着老鹰的啄食。

复杂相似的惩罚背后,相对于身体所遭受的痛苦,这种机械循环带来的无聊和孤独,无疑是当时雅典人眼中更为严酷的评判。

这些主张城邦制度群居的伯罗奔尼撒人不会想到,几十年后,城邦会从统一公民的存在,变成一个分割和分隔现代居民的力场。

回顾孤独经济的崛起,不难发现大规模城市化在其中起着关键作用。可以说,正是这些城市中迅速扩张和日益完善的居住和商业区,降低了人们的社会可能性。

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在过去的50年里,世界特大城市(100万人)的累积比例从不到15%上升到20%,相应的数据是,中国作为世界上城市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城市建成区的平均人口密度从2006年的10,845人/平方公里下降到2016年的8,279人/平方公里

在人口密度下降的背后,虽然周末的商场越来越肩并肩,但是城市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越来越大,城市的人越来越多,但一般都比较空旷,这是不争的事实。

同时,日益便捷的服务也降低了人们的社会需求。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写道,决定中国农村社会环境的主要因素有两个。一种是农忙季节互相帮助,但要群居,抵御野生动物的入侵。

环顾四周,无论是在机械化普及率日益提高的城市还是乡村,上述需求和群居的习惯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历史。在今天的中国,发达的交通网络和物流已经让世界各地的人们不用出门就能买到东西。

互联网上社交网络的兴起为那些热衷于独居的人与外界保持联系提供了丰富的可行性。也可以从必修变成选修。

毫无疑问,上述因素,包括城市密度、便捷的服务、互联网上的社交网络,成为当代城市青年独居的背景和基础。

在虚拟空间的社会系统越来越成熟的今天,人们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让他们有机会去探索和认识自己生活的意义和目的。

03.没有孤独,只有选择

人们总是热衷于探索意义等虚幻的词语。

正如丹麦神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所指出的,人总是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之前就活了下来,余生被从外到内赋予了目标、追求和梦想。

在此基础上,克尔凯郭尔未来社会进化的方式本质上是一个“从群体漂移到个体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个体“几乎总是孤独的”。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种起源于存在主义哲学领域的孤独思维,已经成为现代西方文明“抢救”个体的理论基础。相反,在依然保持着朴素哲学观念的东方,屹立在一代代孤独青年背后的,不是哲学丰碑,而是文化断裂。

回顾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发展,不难看出这个社会的各种快速变化,短短几十年间几乎跨越了西方社会的几百年。其中,随着西方现代思潮的不断涌入,传统文化的本质“断层”几乎清晰可见,无论是进化还是大众化。

从1960年到1970年,美国的文化断层催生了一个独特的“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嬉皮士群体,围绕这一群体的价值光环从古老的爱国热情发展到独立和反叛。

相比之下,它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也不是西方使用的那套民主自由,而是一种象征性的行为:消费。

在此基础上,围绕消费独自生活体现了当今年轻人对个体的高度自我认同和尊重,也在深度文化碎片化的困惑中保持了内心的独立和安全感。

相对于城市扩张、服务便捷、互联网兴起带来的“被动孤独”,今天的“孤独经济”似乎更像是当代年轻人的主动选择。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1652名18-35岁的年轻受访者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4.6%的年轻人喜欢独居的状态。

巧合的是,英航发布了《全球独行旅客研究报告》,超过一半(65%)的受访者选择独自旅行,是为了寻求自由和独立;63%的受访者希望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从这个角度来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孤独经济”可能是对积极享受个人利益和时间的生活态度的一种肯定。

罗伯特科尔维尔(Robert colville)曾在他的《大加速:为什么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快》中做过一个类比:虽然人们在抱怨生活节奏加快,但现实中,与农村时代的田园歌曲相比,只有生活在大城市才能让他们快乐。

同样,虽然现在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在抱怨MoMo的人际关系,但与嘈杂的咖啡馆和火锅店相比,无尽的周末邀请和孤独的家是他们在这个城市唯一的舒适区。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思考家居生活的终极秘密,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为了睡一会儿觉,在“鸽子”一系列社交活动之后,感到一丝愧疚,真正的快乐。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