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看看这些让餐饮业变得更糟的行业

广告

一、KTV 酒吧  很多人去KTV K歌之前或者K歌结束以后都会美美的去吃一顿大餐,KTV很好的了解到了顾客这种即想吃饭也想K歌的需求,像小编所在的城市北京,例如同一首歌,钱柜都开始在KTV包房里做餐食,有的KTV不仅将自助餐、火锅搬了进去,甚至有的连麻辣烫都搬进了KTV;此外酒吧也来抢餐食的生意,杭州的一家酒吧不仅做起了日本料理,还卖起了大闸蟹,据说销量还不错。  原因:无论是KTV、还是酒吧做的都是一种“复合经营”,引进餐食 主要原因是想增加自己的赢利点。  抢了谁的生意:夜宵的生意  二、便利店  便利店由于占据位置优势,很多都开在了较好的写字楼旁边,所以午餐和晚餐自然是他们不会放弃的一块大肥肉,以7—11为例,每天从11点开始就有人去排队买饭,不仅仅有盖饭、凉拌面、还有卤煮等小吃,他们可是纯粹来打劫的,不仅仅打劫餐饮行业,水果店的生意也是被抢了不少。  原因:归根到底是现在很多连锁便利店的营业额开始下滑,于是便利店百爪挠心急需要找到赚钱方式,而餐饮由于自己的位置和顾客群优势成为了优选。  抢了谁的生意:快餐厅  三、家居卖场  以宜家为代表的家居卖场在几年前就开始进军餐饮行业,由于这样的家居卖场有了大量的客源基础,宜家再通过高性价比的餐食吸引更多顾客进店。宜家每年仅餐饮一项流水就达到了2亿元。  原因:家居卖场做餐饮基本餐饮都算是副业态, 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用价格低的餐食吸引更多的客流进店,从而引导顾客在家居上的消费。  抢了谁的生意:几乎邻居都受影响  四、书店  在北京江苏等地有一家名为“猫的天空之城”的咖啡店,不好好的卖书也开始走起了餐食路线,还在自己的图书馆里推出了烘焙产品,类似一个图书主题餐厅。  原因: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冲击 明显的表现在了图书市场上,书店的生意近年来直线下滑,在书店里卖餐食也算是一种曲线救国了。  抢了谁的生意:烘焙店 咖啡店  五、地产  地产这个土豪,依着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的思维,就大张旗鼓的做起了餐饮,以万科为代表的地产业,在去年在社区里开起了“第五食堂”满足周边社区消费者的需求,今年又开始做起了以运动为主题的主题餐厅,所有门店都走社区店的路线。  原因:结合自己的优势,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做餐饮算是一种对顾客的增值服务。  抢了谁的生意:社区餐饮  六、饮品公司  可口可乐做餐厅的新闻一出来,相信很多餐饮人并没有感到稀奇,因为可口可乐也算是在过去半个腿已经迈向了餐饮行业里的企业了,所以做起餐饮来也有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  原因:可口可乐做餐厅 主要的原因是增加自己品牌的线下互动体验性,以餐厅为入口与顾客互动,收集反馈。  七、奢侈品  就连大品牌也没有放过餐饮这一杯羹,Burberry在今年简单粗暴的开了一家Thomas’s餐厅,主卖咖啡,Thomas’s据了解是Burberry的创始人的名字。另一边GUCCI也不甘示弱在上海开设了全球头家餐厅,此外LV、PRADA、爱马仕等诸多奢侈品牌都涉足了食品餐饮行业,主要是售卖甜品、咖啡。  原因:奢侈品开餐厅、咖啡厅、甜点店,不仅是奢侈品为了接触消费者,聚拢人气,售卖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这些餐饮店将成为品牌的另类线下体验店,为的是未来与智能端相结合促进品牌销售,引领商业模式变革。  八、互联网  通过资本和互联网技术手段是对餐饮行业伤害 深,打击 彻底的行业。这其中包括了团购、外卖、闪购等平台,它们通过互联网的手段聚客,再挤压商家的利润,以先养后杀的方式进行。  此外,除了以上我们提到的服装业、制造业也将魔手伸向了餐饮行业,原本不大的餐饮蛋糕又被重新瓜分,这样的一个市场现状也不得不让我们餐饮人所警觉,我们如何应对瓜分,面对这样的市场格局你的餐厅又将何去何从?  杭城酒吧正经做餐食,成了新趋势  去年在西溪湿地经营西西里鱼锅的罗丹,更近正筹备在古墩路上开一家锅物料理店。新店的二楼有500多方,她打算做东南亚特色火锅,取名“無二锅物料理”。而近200方的一楼,在她看来,有聚拢人气的作用。所以,她将它设置成酒吧+饮品的形式。  “开张前三个月,只要你中午或晚上在無二用餐,下午时间段就可以免费在一楼酒吧区域喝咖啡,无限量续杯。”  在罗丹的设想中,新店可以吃饭,可以喝下午茶,更可以在晚餐后留下来享受酒吧时光。为此,她还专门请了杭城有名的打碟师坐镇。  与罗丹不谋而合的,还有一些经营酒吧的老板。更近,他们纷纷在酒吧里,像模像样地做起了餐食。  晚餐时段的酒吧做餐食贴补家用  房租飞涨、人工昂贵、竞争激烈,杭城的餐饮人,现如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一天中只做晚上一轮生意的酒吧更甚。于是,不少酒吧开始将目光投向“餐”,希望通过用餐时间增长的营业额来贴补家用,并带来更多人气。  EZ in live house是中国台湾EZ5 live house在大陆的头家分号,后者被誉为“全台湾更好的现场”,由音乐人童安格和已故音乐人薛岳一手创立。这家酒吧在进入杭州后,主理人阿彭也安排了“餐”,就在和酒吧贯穿的一左一右两块区域,开设名为再见二丁目的日式居酒屋和一家红酒吧。初开业,它以每晚5点半到8点半,2杯啤酒+9份小食的免费霸王餐吸客,更近更是推出大闸蟹、小龙虾、生蚝、日式清汤火锅、牛排等餐点。  “对酒吧来说,晚餐时间的场地,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利用起来。更近,红酒吧和二丁目在晚餐时间的就餐率,已能达到80%以上,营业收入占到酒吧总收入的30%左右。有80%以上的客人餐后会留下来,继续在现场听歌、喝酒。”阿彭透露。  阿彭之前做过餐厅,也开过酒吧,均以失败告终。“有句老话叫‘乱拳打死老师傅’。杭州是个高手云集的地方,我现在做的,既不是传统餐饮模式,也不是传统酒吧模式,希望用乱拳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酒吧做餐食虽属外行 也要尽量做得像模像样  醺和KAMAKAMA,都是以鸡尾酒和威士忌为主打的清吧,在杭州酒友的圈子里小有名气。不过更近,这两家鸡尾酒吧调转船头,开始做“餐”了。  “以前去过北京一家威士忌吧,那时对威士忌还一窍不通。吧台员工很耐心地和我介绍各种威士忌的背景、特  点、口感等。等离开时,我觉得自己俨然已是半个专家。从那时起,我就很想开一家这样的酒吧,后来就有了醺。”主理人丁玎回忆。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醺开张不久后,丁玎发现,在杭州,会去酒吧静静地喝一杯威士忌或鸡尾酒的人,实在是小众里的小众,远没有那些闹哄哄的酒吧受欢迎。  于是,他和太太(来自日本)更近将醺的一部分区域改建装修,变成日式餐吧。“没想象中那么容易。我们的日料虽然品质不差,但缺少噱头。日本客人和中国客人的喜好也完全不同,很伤脑筋”。比如炭烤牛舌,醺的炭烤牛舌算是杭州日料餐厅里口味上乘的,几乎每桌必点,但日本人事实上对这道菜完全陌生。  为了彰显特色,丁玎和太太商量着推出一些日式家庭料理,即日本人在家里常常会做的菜。  而KAMAKAMA在温州时只卖酒,进入杭州后做起了简餐,现在又有新动向。“简餐并不能解决问题。在杭州做餐饮的成本太高,光靠下午的咖啡和晚上的酒吧支撑,太累,所以,我们近期加入了意大利菜的元素。我们温州人做意大利菜是有优势的,飞意大利的航班上,有一半中国人说温州话;而在意大利,随处可见温州人的身影。” KAMAKAMA的主理人Tracy挺自豪。  日式料理 如果晚餐地适合喝酒  你会留下还是转场喝?  不管是無二锅物料理、EZ in live house,还是醺和KAMAKAMA,它们都将就餐、喝酒(咖啡)、聊天等多种需求相结合,力求吸引人气,将客人留下。尤其是酒吧做餐食,这似乎已成为杭城餐饮界的一种混搭新动向。  这种经营模式的改变,能收到预期效果吗?  记者在写稿前,做了一次微信朋友圈里的调查。问:如果晚餐的场所适合喝一杯,你是和朋友继续留下来喝酒,还是转场?   终,有156位朋友参加讨论。其中,12人的答复类似于“是否转场,取决于现场环境和一起吃饭的人是否对路”;有81人表示:只要吃饭的地方环境好,氛围适合喝酒,便会选择餐后留下来继续。理由大致有这么几种:懒得动;一转场,可能人就不齐了,扫兴;那时基本已喝晕,不想挪窝(此为吃饭时就喝酒的朋友回复)。  还有一条回复比较典型:“餐厅里有没有一股饭店的味道;音乐、环境、灯光、座椅的舒适度等,都会影响 后留或者转场的决定。餐后如果桌子上一片狼藉,却没有服务生主动清理干净,我一定不想在这地方多逗留一秒钟。”  另有63位朋友表示一定会换个地方喝。他们列举出的理由可谓各种任性。比如,“换个环境,感觉大家是重新开始拼酒,公平”“换个口味,才喝得下”“在吃饭地聊久了,会发现没话讲了,换到一个新地方,新话题就会突突突自己冒出来”。  这次小调查中大家的观点,也许可以给正想将做餐饮的酒吧人一个参考。

一、KTV酒吧

很多人在卡拉ok前后去KTV吃大餐。KTV很了解客户对吃饭和卡拉ok的需求,比如边肖所在的北京,同样的歌。钱箱开始在KTV包间做饭。有的KTV不仅搬了自助餐和火锅,甚至有的甚至搬入KTV;此外,酒吧也来抢食生意。杭州的一家酒吧不仅开了日本料理,还卖大闸蟹。据说销量还不错。

原因:KTV和酒吧都是做一种“复合经营”,引入餐点主要是为了增加利润点。

谁的生意被抢了:晚餐生意

第二,便利店

很多便利店因为区位优势,都是位于比较好的写字楼旁边,所以午餐和晚餐自然是他们不会放弃的一大块肥肉。以7月11日为例,人们每天从11点开始排队买米。他们不仅有米饭、凉面、卤菜等小吃,还纯粹来抢,不仅是餐饮业,还有水果店生意。

原因:说到底,很多连锁便利店的营业额已经开始下滑,所以便利店急于想办法赚钱,餐饮是首选,因为它的位置和客户群优势。

谁的生意被抢了:快餐店

第三,家庭商店

以宜家为代表的家居卖场,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进入餐饮行业。由于此类家居商店拥有庞大的顾客群,宜家通过经济实惠的餐饮吸引更多顾客。宜家每年仅一个餐饮流就达到2亿元。

原因:家居店基本餐饮被认为是一种副业态,主要原因是为了用低价位的餐点吸引更多的乘客进入店内,从而引导顾客的家居消费。

谁的生意被抢了:几乎所有的邻居都受到影响

第四,书店

在北京、江苏等地,有一家叫“猫的天空之城”的咖啡店,不怎么卖书就开始走餐点路线,还在自己的图书馆里介绍烘焙产品,类似于一家以书为主题的餐厅。

原因: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影响,在图书市场是显而易见的。书店的生意这几年一落千丈,书店卖饭也算是曲线救国了。

谁的生意被抢了:面包店,咖啡店

动词(verb的缩写)不动产

地产这个土豪,开始大张旗鼓的迎合,万科是代表。去年,它在社区开设了“第五食堂”,以满足周围社区消费者的需求。今年开了一家以运动为主题的主题餐厅。所有的商店都走社区商店的路线。

原因:结合自身优势,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做决定,餐饮是对客户的一种增值服务。

谁的生意被抢了:社区餐饮

不及物动词饮料公司

可口可乐作为餐厅的消息一出来,相信很多餐饮人并不意外,因为可口可乐在过去的半个回合里已经走向了餐饮行业的一个企业,所以在餐饮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原因:可口可乐做餐厅主要是为了增加自己品牌的线下互动体验,以餐厅为入口与顾客互动,收集反馈。

七、奢侈品

连大品牌都没有放开餐饮。巴宝莉今年开了一家简单粗暴的托马斯餐厅,主要卖咖啡。托马斯是巴宝莉创始人的名字。另一方面,GUCCI也不甘示弱,在上海开设了世界第一家餐厅。此外,很多奢侈品品牌如LV、PRADA、爱马仕等也涉足餐饮行业,主要销售甜品和咖啡。

原因:豪华餐厅、咖啡馆、甜品店不仅仅是为了联系消费者、聚集人气、销售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这些餐厅将成为品牌的另类线下体验店,以促进品牌销售,引领未来商业模式的转型。

八.互联网

通过资本和互联网技术,餐饮行业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和彻底的攻击。这些包括团购、外卖、闪购等平台,通过互联网的手段聚集客户,然后压榨商家的利润,从而先养后杀。

此外,除了上面提到的服装行业和制造业,魔手也延伸到了餐饮行业,原来的小餐饮蛋糕被重新分割。这样的市场形势不得不警醒我们的餐饮人。我们如何处理这个部门,面对这样的市场格局,你的餐厅将何去何从?

杭城酒吧认真做饭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

罗丹去年在西溪湿地经营西西里鱼缸,打算在古墩路开一家锅店。新店二楼有500多个火锅。她打算制作具有东南亚特色的火锅,并将其命名为“无两锅菜”。而一楼近200平米,在她看来,有聚集人气的功能。所以,她把它定为酒吧饮品。

“开业前三个月,只要中午或者晚上吃饭,下午可以在一楼酒吧区免费喝咖啡,续杯不限。”

在罗丹的视野中,新店可以吃饭,可以喝下午茶,可以留下来享受晚餐后的酒吧时光。为此,她还特意请了一位来自杭城的著名唱机坐下。有了罗丹,也有一些酒吧老板。最近,他们开始在酒吧吃饭。

晚餐时间的酒吧做饭来补贴家用

房租飞涨,劳动力昂贵,竞争激烈,杭城的餐饮人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尤其是晚上只做一轮生意的酒吧。于是,很多酒吧开始以“饭”为重心,希望通过增加用餐时间的周转来补充家用,带来更多人气。

EZ in live house是EZ5 live house在中国台湾的第一个分号。后者被称为“台湾更好的一幕”,由音乐家佟安琪和已故音乐家薛岳创办。酒吧进入杭州后,酒吧经理阿鹏也安排了一顿“饭”,并在酒吧内开了一家日式izakaya和一家Berry Bros. & Rudd称之为再见二丁目的两个区域跑。刚开业的时候,每天晚上5: 30到8: 30,带客户免费吃一顿霸王餐,外加2瓶啤酒和9份零食。最近又推出了大闸蟹、小龙虾、牡蛎、日本清汤火锅、牛排等餐点。“对于酒吧来说,吃饭时间的场地是空的,不如就用吧。最近,贝瑞兄弟&路德和尔丁姆在晚餐时间的用餐率达到80%以上,营业收入约占酒吧总收入的30%。超过80%的客人会在饭后留下来,继续现场听歌喝酒。”Apen透露。

彭之前做过餐厅,也开过酒吧,都以失败告终。“有句老话叫‘拳打死老师傅’。杭州是高手云集的地方。我现在做的既不是传统的用餐模式,也不是传统的酒吧模式,希望随机出拳,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虽然酒吧是门外汉,但你应该尽力做一顿像样的饭

以鸡尾酒和威士忌为主的醉驾和KAMAKAMA,在杭州饮酒者的圈子里很有名气。然而最近,这两家鸡尾酒吧转过身,开始做“饭”。“我以前去过北京的一家威士忌酒吧。当时我对威士忌一无所知。酒吧工作人员耐心地向我介绍了各种威士忌的背景和特点

点,味道等。离开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半个专家了。从此我很想开这样的酒吧,然后就醉了。”经理丁聪回忆道。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狂欢开始后不久,丁谦发现,在杭州,去酒吧安静地喝一杯威士忌或鸡尾酒的人实际上是少数人,远不如那些喧闹的酒吧受欢迎。

因此,他和他的妻子(来自日本)最近翻修了一部分醉酒区,并将其变成了一个日式餐厅。“没我想的那么容易。虽然我们的日本材料质量很好,但缺乏噱头。日本客人和中国客人的喜好完全不同,很伤脑筋。比如醉人的烤牛肉舌,在杭州日式餐厅被认为是上品,几乎每桌都要点,但日本人其实对这道菜完全不熟。为了突出特色,丁谦和他的妻子讨论了引进一些日本风格的家庭菜肴,日本人经常在家做饭。

而KAMAKAMA在温州只卖酒,进入杭州后开始了简单的一餐,现在有了新的趋势。“简单的一顿饭并不能解决问题。杭州做饭成本太高,光靠下午的咖啡和晚上的酒吧太累了。因此,我们最近增加了意大利美食的元素。我们温州人做意大利菜有优势。在飞往意大利的航班上,一半的中国人说温州话;在意大利,温州人随处可见。”KAMAKAMA的经理Tracy非常自豪。

日本料理如果用餐的地方适合喝酒,

你会留下来还是喝一杯?

无论是非二锅头料理,住房子里的EZ,微醺,KAMAKAMA,他们结合了用餐,喝酒(咖啡),聊天等各种需求。努力吸引人气,留住客人。尤其是在酒吧吃饭,似乎成了杭城餐饮行业的新潮流。这种商业模式的改变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

在写之前,记者在微信朋友圈做了一个调查。问:如果吃饭的地方适合喝酒,你会留下来和朋友喝酒,还是会做个过渡?最后156位朋友参加了讨论。其中12人的回答类似于“要不要换,看现场环境和一起吃饭的人对不对”;81人说:只要就餐的地方环境好,氛围适合喝酒,吃完饭就会选择留下来继续。大致有几个原因:懒得动;一个过渡,人可能不整洁,令人失望;当时基本都醉了,不想动窝(这是给边吃边喝的朋友的回复)。

还有一个典型的回答:“餐厅里有餐厅的味道吗?”音乐、环境、灯光、座椅舒适度等。都将影响留下或做出过渡的决定。如果饭后桌子很乱,但是没有服务员主动收拾,我绝对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钟。”

另外63个朋友说肯定会去别的地方喝。他们引用的理由可谓反复无常。比如“换个环境,感觉大家又开始拼酒了,很公平”“换个口味就可以喝”“在就餐的地方聊久了就发现没什么好聊的了,换个新地方就会冒出新话题”。这个小调查中大家的意见,可能会给正在尝试做餐饮的酒吧人一个参考。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