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加上团饭生意饿了再打B方

广告

日前,饿了么成为阿里钉钉的首批入驻商家,面向中小企业提供企业订餐服务。这是继推出饿小闲后,饿了么再一次加码B端业务。此次借力阿里加码团餐业务再战B端的做法,为饿了么外卖平台创造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饿了么并不是餐品的生产方,团餐市场目前与互联网的接触也相对较少,饿了么能否借此机会打开中小企业的团餐市场仍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上线钉钉加码团餐业务  阿里旗下针对中小企业服务平台阿里钉钉上线之际,为阿里旅行以及饿了么提供面向B端的服务窗口,而此次饿了么成为钉钉的签约商户,也意味着饿了么拥有了团餐入口,这对一直试图在B端掘金的饿了么而言,是借助钉钉这一平台,面向需求及业务均与餐饮商户有很大差异的企业用户。  据了解,在钉钉的企业用餐界面,打开饿了么订餐后,操作和饿了么App无差别,但会有基于钉钉的社交元素,比如“同事最欢迎的菜品”,订餐时都可以作为参考。同一企业的员工还可以“共享餐标”,把自己的餐费共享给其他同事集中使用。  饿了么方面表示,目前饿了么企业订餐业务重点覆盖北上广深、杭州、武汉等一二线城市,并且正在逐步扩大覆盖范围。此外,目前饿了么主要服务的企业所在的领域多为互联网、金融、物流以及制造业。  事实上,除了通过钉钉这种集成性的第三方入口,饿了么在此之前已经涉足企业团餐业务,由企业用户定制内嵌到服务公司的办公系统进行一对一服务。据介绍,饿了么的团餐内容主要包括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大型活动用餐,饿了么有专人与预订团餐企业行政人员对接,可以及时沟通餐标、品类等问题。  据接近饿了么人士介绍,其实饿了么一直在做的早餐业务与团餐业务的思路也有相似之处。为了解决早餐利润较低的问题,饿了么采用建站点、消费者自提的方式,并且在早餐订单达到一定量的情况下才会在附近建立站点,这样能节省配送支出。但是,饿了么并不是餐品的生产商,不管是早餐还是团餐仍然需要依赖平台商家,这也对饿了么的商户资源能力提出了不小的挑战。对于上述问题,饿了么方面表示,饿了么会选择品牌知名度高、产品品质有保障的大型连锁餐饮企业作为提供团餐服务的商户。  转换思路再战B端  C端的补贴烧钱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外卖平台在C端实现盈利还需要很长的市场培育过程,此时资本对于餐饮O2O领域的冷落,让外卖平台开始打B端的主意。饿了么是目前三大外卖平台中第一个开始向B端示好的平台。  去年,饿了么与美团合并的消息频繁传出,最终是以饿了么发布食材B2B平台有菜收场。当时饿了么表示,有菜是针对中小餐饮商户推出的食材B2B平台,主要是通过集结餐饮商户的采购需求,提升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进而解决中小餐饮商户采购成本高的痛点。但是,直到现在,有菜平台上可以看到的食材种类仍然是以米面粮油、冻品、饮料为主,另外也会上线一些外卖餐盒以及保温箱等商品,但是生鲜类食材的种类和数量屈指可数。北京商报记者曾前往调查过和平里附近的中小餐厅,这些餐厅基本都已上线饿了么外卖平台,也有使用食材B2B平台采购的习惯,但是使用有菜的商家数量很少,多是因为有菜的产品种类少、价格偏高等原因。  在获得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投资后,饿了么又于今年上半年推出了餐饮招聘类App——饿小闲加码饿了么在B端的业务布局。饿小闲上的内容主要是以餐厅小时工为主,C端用户可以通过饿小闲寻找兼职,而B端商户则通过饿小闲发布兼职职位。当时有业内分析认为,饿小闲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餐饮商户提供招聘服务,针对的是餐饮行业目前普遍面临的招工难痛点。  不同于上述产品,饿了么此次上线钉钉,是以外卖平台的角色面向餐饮商户以及企业团餐用户,相比于此前的有菜及饿小闲,团餐对于饿了么而言是更符合自身业务基因的B端业务。  对于饿了么在B端市场的频繁布局,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外卖平台目前在C端的用户黏度仍然较低,转向B端则是为了能对平台业务进行补充,试图通过加强B端的优势寻求盈利机会,增强平台造血能力,并吸引资本的注意。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阿里而言,在将口碑的外卖业务交于饿了么之后,再给饿了么提供钉钉这样一个入口,很可能是为了阿里将来收购饿了么做铺垫,“从阿里以往在投资并购方面的做法以及阿里对于生活服务领域的关注程度来看,并购饿了么的可能性不小”,该业内人士称。  团餐外卖成机遇?  中国团餐十大品牌索迪斯中国区总裁范如诺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团餐相比普通社会餐饮的区别在于,社会餐饮面向的是不同的消费群体,用一套菜单服务需求不同的各类消费者,而团餐要解决的却是同一用餐群体的不同用餐需求,这对于提供团餐服务的餐饮企业而言是机遇更是挑战。  目前的团餐市场上,大型团餐的餐饮企业均是拥有相对稳定的供应商资源以及企业用户资源的企业,这类企业主要凭借在当地的本土化优势以及资源优势,在该区域附近进行业务扩张,而这同时也是团餐企业难以跨地区复制的主要原因。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饿了么开放团餐业务或将助力团餐企业向外埠连锁化发展,同时也能帮助想要开展团餐业务的餐饮企业打开企业用户的入口。  但也有不同的意见认为,目前国内的团餐市场仍然比较传统,发展模式也相对比较固定,互联网程度并不高,二者的匹配度不高,为饿了么发展团餐业务增加了变数,另外,饿了么若想打开团餐市场不仅需要满足企业用户端的消费需求,还要为餐饮企业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这对于饿了么而言也是不小的挑战。  朱丹蓬认为,多次尝试掘金B端,但是收效有限,为企业提供订餐服务对于饿了么而言,推广成本更低,加之钉钉为饿了么提供了流量入口也能免去饿了么在引流方面的成本支出,此次阿里为饿了么创造了便利条件其实很可能是为了看看饿了么是否具备服务B端商户的能力以及自身造血能力。至于阿里下一步会否将饿了么收入囊中还要看饿了么在B、C两端的盈利空间。  此外,现在美团外卖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效果更明显,而百度外卖也在商户端下了很大功夫,以更为优质的服务抢占独家商户。虽然二者目前还没有开放团餐的业务消息,但是二者平台上连锁餐饮企业大多具备提供团餐服务的能力,二者的C端入口其实也能成为团餐的订单入口,因此二者在团餐业务领域的区别并不明显,关键要看平台是否能为餐饮企业及企业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

日前,饿了么成为阿里入驻的第一批商户,为中小企业提供企业订购服务。这是在饿了么仙推出后,饿了么又一次增加了B端业务。这一次,利用阿里的加码团餐业务争取B端,为饥民外卖平台创造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饿了么并不是饭菜的生产者,目前团餐市场与互联网的接触相对较少。饿了么能否借此机会打开中小企业团餐市场,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线上钉钉加团餐业务

当阿里的中小企业服务平台被钉在了线上的时候,它为阿里出行和挨饿提供了一个B面服务窗口。这次饿的时候当钉钉签约商户,也意味着饿的时候有团餐入口。对于一直在B端挖金子的人来说,这个平台是针对需求和业务与餐饮商家截然不同的企业用户使用的。

据了解,在钉钉的企业用餐界面中,打开饿了么点菜后,操作和饿了么App没有什么区别,但会有基于钉钉的社交元素,比如“同事最爱吃的菜”,在点菜时可以作为参考。同一个企业的员工也可以“共享餐标”,和其他同事共享自己的餐点,集中使用。

饿了么,饿了么公司的订餐业务集中在北上广深、杭州、武汉等一二线城市,并在逐步扩大覆盖面。另外,目前主要服务企业在互联网、金融、物流、制造等领域。

其实除了钉钉的集成第三方入口之外,饿了么之前也参与过企业团饭业务,企业用户定制嵌入服务公司的办公系统,提供一对一的服务。据报道,饥饿团体餐主要包括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和大型活动。饿的时候有专门的人可以和订团餐的企业行政人员联系,可以及时沟通餐标、品类等问题。

据接近饥饿的人说,其实早餐生意和团餐生意是有相似之处的。为了解决早餐利润低的问题,如果你饿了,就建个站点,向消费者索要,只有早餐的订单达到一定量,才会在附近建个站点,这样可以节省配送费用。但是,饥饿的人并不是饭菜的生产者,早餐或者团餐仍然需要依靠平台商家,这也对饥饿商家的资源能力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对于以上问题,饥民表示,如果饿了,会选择品牌认知度高、产品质量有保障的大型连锁餐饮企业作为提供团餐服务的商家。

换个思路,重新打B面

虽然C端烧钱补贴已经告一段落,但外卖平台要在C端实现盈利,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市场培育过程。这时候餐饮O2O领域对资本的忽视,使得外卖平台开始打B端的主意。饿了么是三个外卖平台中第一个开始向B方示好的。

去年饿了么和美团合并的消息频频传出,最后以饿了么在B2B平台发布食材和食品而告终。当时的饿了么,就是说有饭吃是中小餐饮商家推出的食材B2B平台,主要是通过聚集餐饮商家的采购需求来提高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进而解决中小餐饮商家采购成本高的痛点。但直到现在,在美食平台上能看到的食材种类还是以大米、面粉、粮油、冷冻制品、饮料为主。此外,一些外卖饭盒和恒温箱也会上线,但新鲜食材的种类和数量屈指可数。北京商报记者今天前往和平里附近的中小型餐馆进行调查。这些餐厅基本都是在外卖平台上推出的,也有利用B2B平台采购食材的习惯。然而,这

在获得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投资后,饿了么今年上半年在B端推出了餐饮招聘App——饿了么加饿了么的业务布局。《饥饿小仙》上的内容主要是针对餐厅小时工的。c端用户可以通过饿了么仙找兼职,B端商家通过饿了么仙贴兼职。当时有行业分析师认为,饿了么的主要功能是为餐饮商家提供招聘服务,针对餐饮行业目前面临的招人难的问题。

与上述产品不同,饿了么这次上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是餐饮商家和企业集团餐用户的销售平台角色。相比之前的美食和饿小仙,团餐对于饿了么来说是更符合自己商业基因的B面生意。

对于饿了么在B端市场频繁布局,中国食品行业评论员朱认为,目前C端外卖平台的客户粘度仍然较低,转向B端的目的是为了补充平台业务,试图通过强化B端的优势来寻求盈利机会,提升平台的造血能力,吸引资本的关注。

业内另一人认为,对于阿里来说,将口碑外卖业务交给饿了么之后,为饿了么提供这样一个入口,很可能为阿里未来收购饿了么铺平道路。“从阿里以前投资并购的做法和阿里对生活服务领域的关注来看,并购很可能会如饥似渴,”业内人士表示。

团餐外卖变成机会?

中国十大团体餐品牌之一的Sourdis China总裁范如诺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团体餐与普通社交餐的区别在于,社交餐针对的是不同的消费群体,用一套菜单为各类不同需求的消费者服务,而团体餐解决的是同一用餐群体的不同用餐需求,这对于提供团体餐的餐饮企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目前,在团餐市场,大型团餐餐饮企业拥有相对稳定的供应商资源和企业用户资源。这些企业主要依靠当地的本地化优势和资源优势在区域附近拓展业务,这也是团餐企业难以跨区域复制的主要原因。所以业内有人认为,饿了就开团餐业务,有助于团餐企业向外地发展连锁,同时也有助于想开展团餐业务的餐饮企业打开企业用户的入口。

但也有不同意见认为,目前国内团餐市场还是比较传统的,发展模式比较固定,互联网化程度不高,两者匹配度不高,这给饿了团餐业务的发展增加了变数。此外,如果你想在饥饿的时候打开团餐市场,你不仅需要满足企业客户的消费需求,还需要为餐饮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这对饥饿的人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朱认为,掘金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尝试,但是效果有限。对于饥民来说,推广成本更低。另外,为饥民提供一个人流入口,也可以避免饥民的引流成本。这一次阿里为饥民创造了便利条件,其实很有可能是看饥民是否有能力为b面商家服务,以及自身的造血能力。至于阿里下一步会不会饿,就看B和c两端的盈利空间了。

另外,美团外卖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效果现在更加明显,而百度外卖也在商家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以更好的服务抢占独家商家。虽然目前还没有开通团餐业务的消息,但是两个平台上的连锁餐饮企业大多都有能力提供团餐服务,两个平台的C端入口实际上都可以成为团餐的订单入口,所以两者在团餐业务领域的区别并不明显,关键看平台能否为餐饮企业和企业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