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4大热门餐饮品类分析:2019年如何才能赚到更多钱

广告

有人说,品类赛道决定了你的市场机会和发展潜力。选对了,事半功倍;选错了,事倍功半。  本文选取了4个在2018年最热门的餐饮品类,在新的一年里,餐饮人是否还有入局机会?如果有,该如何入局?  咖啡  2019将迎来“抢位”大战  说起中国的咖啡产业,有人说,2018年是必须载入史册的一年。  传统咖啡巨头星巴克、刚成立一年却风生水起的瑞幸咖啡、勤勤恳恳的马拉松选手连咖啡、依托全家的便利店咖啡典型代表湃客咖啡,以及在后半年突然虎视眈眈的麦咖啡、肯德基咖啡……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线下咖啡店市场规模仅135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上涨至271亿,5年时间翻了一番。  与此同时,资本的搅局,让咖啡行业变得更加红火。  根据融资信息披露,仅2018年前4月,已有咖啡零点吧、小咖、星咖科技、友饮咖啡、Coffeenow、Coffee Box、GOGO动咖啡等7家咖啡创业企业获得了融资,涉及外卖新零售、自助咖啡设备和咖啡运营平台。进入下半年,黑马瑞幸咖啡一骑绝尘,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融资两轮。  其中,在2018年12月12日获2亿美元B轮融资的瑞幸咖啡,估值更是达到了22亿美元,本土咖啡界首个“独角兽”也由此出现。  尽管被曝在2018年1—9月巨亏8.57亿元,瑞幸咖啡却仍未打算停下前进步伐,并计划在2019年新开门店2500家,甚至还有媒体消息称,瑞幸正在为IPO作准备, 今年将于香港或纽约上市。  此外,其它玩家也在新的一年里开始了不同细分市场的抢位大赛:星巴克仍以精品咖啡市场为主;连咖啡瞄准新一线城市开大店;湃客咖啡从全家独立出来开设独立咖啡馆;零点吧咖啡机布局新零售市场……  加拿大知名咖啡品牌Tim Hortons也被传将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计划未来十年内在中国大陆开设1500多家店。  由此可以推断,2019年,中国咖啡市场不再是一对一的挑战,而是会进入“大混战”。  而从整体来看,我国咖啡市场仍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相关数据显示,中国人均咖啡年饮用量仅为全球2.4%,市场极具潜力。  那么,2019年咖啡市场要怎么做?红餐记者在采访多位行业专家后,总结了以下几点:  ① 回归餐饮本质,从供应链端去掌控产品质量;  ② 便利性是一个机会空间,像全家的湃客咖啡,性价比和便利性都极具优势,加上口感也不错,很容易让还没有什么咖啡消费习惯的人买单;  ③ 本土咖啡品牌缺位,要想让咖啡成为中国消费者的一种生活方式,入局者不妨去打造一个有本土文化气息、有温度且不失气质和内涵的饮料,而不仅仅是曲高和寡的“高逼格”舶来产品;  ④ 咖啡是一种嗜好性饮品,而且它的购买行为不是冲动消费而是具有惯习性,2019年的咖啡市场,抢位很重要。  在红餐看来,咖啡市场虽然热闹了起来,但咖啡想要成为国民饮品,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如何把咖啡市场做大?靠的是各品牌之间的良性竞争、共同成长。  新式茶饮  跟风赚钱机会不多,错位竞争是趋势  相比于舶来品咖啡,新式茶饮作为本土产品,在经历了几年的发展后,仍呈现火爆之势。  据美团点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Q3,全国限制茶饮门店数量达到了41万家,一年内增长74%。另有数据表示,截至2017年底,饮品的总店数量甚至超越了火锅,成为了整个餐饮总盘占比的最大赛道。  然而,在去年12月红餐发布的“2018中国餐饮品牌力100强”榜单中,仅喜茶、奈雪の茶、鹿角巷、一点点4个茶饮品牌上榜。  由此看来,大部分品牌综合实力仍待加强,而一些极具品牌竞争力的品牌开始崭露头角。  此外,从敏锐的资本可以看出,在行业竞争的下半场,资本已经有了更多理性的思考——  从上表可以发现,2018年上半年茶饮品牌融资不断,到了下半年,资本市场明显收紧,仅gaga鲜语和乐乐茶两大品牌获得过亿融资。而这两大品牌都特色鲜明:  gaga鲜语:以“鲜果茶+轻食+社交空间”为商业模式,去抢占中高端消费人群;  乐乐茶:借助脏脏茶、脏脏包、芋泥茶等现象级产品深入消费者记忆点,成功引领了时尚潮流。  或许正如gaga鲜语投资人君联资本投资总监康毅所说的,“新茶饮发展速度和市场规模,注定了当中会跑出一些头部品牌,关注餐饮的资本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而君联资本的选择gaga鲜语则是基于其独特的商业模式。”  一边是新式茶饮市场头部、腰部品牌格局初定,一边是资本的日趋理性化,这就意味着,新茶饮市场再出现现象级品牌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而对那些已入局者而言,想要稳固市场地位,或许可以这样做战略调整:  ① 去三、四线城市寻找机会。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跟2017年第二季度相比,一线城市茶饮店的关店率是开店率的两倍,高达55%;而二线城市,关店率也略高于开店率。  由此可见,一、二线城市的茶饮市场容量已经饱和,与其在高线城市当一个毫不起眼的“沉默者”,倒不如下沉到三、四线积累品牌势能、伺机爆发。  据了解,主战场在四线城市的古茗2018年的营业额达到了25亿,明后两年将会达到40亿。其创始人王云安说:“中国的三、四线城市,还容得下20个古茗。”  ② 找准圈层,错层竞争。  美国密苏里大学博士后刘悦坦曾说过,错层思维要求现有的或者别人的思考看做一个层面,然后错开这个层面,再不断往事物深层逼近。  好比升级后的coco都可,向上和喜茶、奈雪错开,向下和一点点、蜜雪冰城错开。所以,品牌搞清楚自己处于哪个圈层,这个圈层的人是哪些,他们的痛点是什么很重要。  ③ 对产品进行微创新。  比起把眼光放在创造一款爆品上,持续关注用户的变化、洞察产品研发的“小趋势”更靠谱,比如鹿角巷就是通过对经典产品珍珠奶茶进行改良,打造了一款火爆行业的“黑糖鹿丸鲜奶”。  在红餐看来,对于那些只想跟风赚钱的人来说,新茶饮市场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但是错位竞争,打造差异化爆款或许是一条新的出路。  烧烤  爆品思维突围是基础,建立产品矩阵是突围策略  有数据显示,全国烧烤门店数量在2016年出现下降后,从2018年开始迎来回升。  截至2018年6月,全国中式烧烤门店数量达到了29万家,创历史新高,市场份额仅次于火锅,位居行业第二。  然而,在火锅品牌早已“百花齐放”之时,中式烧烤品牌却“寥寥无几”。  权威数据表明,在全国29万家店中,除了几大较为知名品牌的扩张带来的门店增加以外,烧烤门店的大量增加主要由新的小品牌甚至是夫妻档带来。  那么,未来中式烧烤如何才能出现像火锅业态“百花齐放”的局面?目前,烧烤行业还存在哪些问题?2019年,烧烤品牌应该如何做?  ① 拒绝同质化,选取认知度较高的产品打造爆品。  红餐记者调查发现,传统烧烤店一般都是以羊肉串、烤翅等菜品为主,菜品比较单一,且经营日趋同质化。  烧烤品牌或许可以借鉴一下火锅品牌的做法,通过选取认知度较高的产品打造爆款。譬如巴奴的做法就比较聪明,不和海底捞的“服务主义”对标,而是以“产品主义”为核心,将毛肚作为自己的爆款产品,在消费者心中形成了一定的品牌记忆点,每当说起毛肚,就能想到巴奴。  ② 打破就餐时段集中的缺陷,建立产品矩阵。  中式烧烤行业就餐时段集中,食材与口味地域特征明显,这些特点造就了中式烧烤地域性品牌多而全国性品牌少的行业格局。  品牌可以尝试加入其它特色菜品来建立产品矩阵,打破传统单一的烧烤类菜品,延长经营时长,丰富用户体验。  譬如木屋烧烤、很久以前等品牌,它们相继增加了涮肚热菜,丰茂烤串则有了冷面、石锅酱汤等特色菜品。  ③ 强化宵夜和社交属性。  众所周知,烧烤店被成为中国人的深夜食堂。那么,在外卖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的时代,烧烤品牌更应该重视和发挥自带的宵夜和社交属性,通过外卖的方式去拓展烧烤消费场景,这样的经营策略,不但可以满足顾客在家吃烧烤的细分需求,还能突破自身门店的经营瓶颈。  随着资本力量进入中式烧烤行业,一些具备竞争力的烧烤品牌如木屋烧烤、很久以前等,都成功获得了融资和技术支持,加速了烧烤品牌由区域向全国市场发展的进程。  但是从整体环境来看,中式烧烤市场仍然处于极为分散,有品类无品牌的阶段。或许正如红餐专栏作者王鹿鹿所说的,“大品类出大品牌,烧烤这个品类的可能性非常多,未来或许会出现如火锅般的量级品牌。”  串串香  品类逾趋精细化,低线城市仍有商机  《中国餐饮报告2018》显示:截至2017年底,烹饪类火锅中,串串香以4万家门店的规模成为火锅第一大细分品类。  2018年10月,美团点评发布的《2018中国火锅品类专题报告》,也再次说明了串串香这个细分品类的强大势能。数据显示,2017年中至2018年上半年,全国串串香火锅门店数量增幅达61.5%。  这个从川渝地区走出来的串串品类,在迅速席卷全国后,不但占据了当下年轻消费者的味蕾,还引来了餐饮大牌的入局。  虽然串串香是从火锅中细分出来的小品类,但从经营角度看,串串不论从菜品设置还是人员需求上看,都比火锅更为灵活、简便,投资回报期也比火锅快。  而且从目前的串串市场现状来看,串串香的市场渗透率还不够,市场上仍未出现名副其实的老大,距离市场峰值仍然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与此同时,从2018年至今,串串市场也仍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山寨店盛行、产品高度同质化、市场不够规范等。例如在前两年大火的钢管厂五区小郡肝串串香,在全国的门店仅400多家,但山寨店却高达3000余家。  此外,串串本身出身市井,带有浓厚的“草根”气息,导致市场上既有门店的运营中,都有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产品难以标准化等先天不足。  这种乱象丛生的现状,导致了很多串串店倒闭或者面临倒闭的窘境。  那么,在新的一年里,串串香品牌可以如何突围?  ① 差异化竞争,细分赛道在红海突围。  继小郡肝串串香火爆之后,串串市场出现了海鲜、鸭肠、牛肉等以食材为细分的串串香品牌,如品慧海鲜串串火锅、谭鸭肠串串火锅、蓉城小酌牛肉串串专家等。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油炸串串、冷锅串串、干拌串串、油卤串串也开始冒了出来,并备受消费者喜爱。  大众点评上的北京“串串”商户排行榜中,油头粉面乐山油炸串串排名第二,而排名第三、第四的均为冷锅串串,消费者推荐也最多。  可以发现,在串串香的大市场里,细分赛道或将是一个好的方向。  ② 渠道下沉,二、三、四线城市起量。  2016年,串串在成都出现了29%的高速增长;2017年,串串开始走出区域,向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迅速铺开;2018年,大多品牌选择在一线城市继续深耕。  马路边边麻辣烫创始人郭一凡曾说:“在整个市场拓展上,串串一般是从大城市辐射小城市。尤其是省会以下的城市,串串香这种形式还有很大的新鲜感。”  当一线城市高度饱和,那些低线城市的市场空缺或许会成为新入局者的掘金宝地。  在红餐看来,对于串串品牌而言,自我创新做差异化竞争也好,去低线城市抢占空白市场也罢,最重要的还是先沉淀自己,钻研产品、营销、管理体系等,去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  就像上面提到的钢管厂五区小郡肝串串香,其品牌负责人告诉红餐:“在经历了一年的高速发展后,2019年,我们将会继续提升品牌形象,并且巩固品牌品质,最重要的是对加盟商进行严格管控。”  结语  红餐专栏作者余奕宏曾说过,餐饮创业品类选择有三大忌,而跟风热门品类、不断追风口就是其中之一。  他认为,很多人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困难时,开始动摇着想要更换品类,甚至有人将自己的强势品类换成弱势品类,更有人只想跟风潮流品类赚一笔快钱。  然而,这种“一哄而上”,结果大多也是“一哄而散”。  事实上,市场上从不缺好的品类,缺的是基于餐饮本质的更多的思考。

有人说品类轨迹决定了你的市场机会和发展潜力。选对了,事半功倍;选错了,事半功倍。

本文选取了2018年最受欢迎的四大餐饮类别。餐饮人在新的一年有机会进餐厅吗?如果有,怎么进去?

咖啡

2019年将迎来“抢位”大战

说起中国的咖啡产业,有人说2018年一定要载入史册。

传统咖啡巨头星巴克、刚成立一年却蒸蒸日上的瑞幸咖啡、勤奋的马拉松选手连咖啡、典型的全家族依托便利店咖啡代表派可咖啡、下半年突然虎视眈眈的麦咖啡、肯德基咖啡.很热闹。

第一财经商务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线下咖啡店的市场规模只有135亿元,而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71亿,5年翻了一番。

同时,资本的搅局,让咖啡行业更加繁荣。

据融资信息披露,仅2018年前4个月,咖啡零吧、小咖啡、星咖啡科技、老友记喝咖啡、咖啡现在、咖啡盒、GOGO移动咖啡等7家咖啡初创企业获得融资,涉及新外卖零售、自助咖啡设备、咖啡运营平台。下半年,黑马瑞幸咖啡骑着尘土,短短半年时间就募集了两轮资金。

其中,2018年12月12日获得B系列融资2亿美元的瑞迅咖啡价值22亿美元,当地咖啡行业出现第一只“独角兽”。

尽管2018年1月至9月遭受了8.57亿元的巨额亏损,但瑞幸咖啡无意停止前进,计划在2019年新开2500家门店。甚至有媒体报道称,瑞幸正准备IPO,今年将在香港或纽约上市。

此外,其他玩家也在新的一年开始了不同细分市场的竞争:星巴克仍然专注于精品咖啡市场;连咖啡都是为了在新的一线城市开大店;派可咖啡独立于全家开独立咖啡馆;零咖啡机布局新零售市场.

加拿大知名咖啡品牌蒂姆霍顿(Tim Hortons)也有大量进入中国市场的传言,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在中国大陆开设1500多家门店。

可以推断,2019年,中国咖啡市场将不再是一对一的挑战,而是进入“大混战”。

总体而言,中国咖啡市场仍处于相对早期阶段。相关数据显示,中国人均年咖啡消费量仅占世界总量的2.4%,市场潜力巨大。

那么,2019年咖啡市场该怎么办?在采访了一些行业专家后,红饭记者总结了以下几点:

1回归餐饮本质,从供应链端控制产品质量;

2便利是一个机会空间。和全家的黑客咖啡一样,性价比和方便性都有很大的优势,口感也不错。没有咖啡消费习惯的人很容易买单;

3本地咖啡品牌缺席。为了让咖啡成为中国消费者的一种生活方式,进入者可能希望创造一种具有当地文化、温度和气质以及内涵的饮料,而不仅仅是“高性能”的进口产品;

咖啡是一种嗜好饮料,其购买行为不是冲动消费,而是习惯性的。在2019年咖啡市场抢占先机非常重要。

从红色食品的角度来看,虽然咖啡市场正在蓬勃发展,但咖啡要成为一种民族饮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何扩大咖啡市场?这取决于所有品牌之间的良性竞争和共同增长。

新市茶

顺风赚钱的机会不多,错位竞争是趋势

与进口咖啡相比,新茶作为本土产品,经过几年的发展,仍然很受欢迎。

根据美团点评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茶店数量已达41万家,一年内增长74%。根据其他数据,到2017年底,饮料店数量甚至超过了火锅,成为整个餐饮市场中最大的曲目。

然而,在去年12月红粉发布的“2018年中国餐饮品牌100强”名单中,只有四个茶品牌上榜,如Xi茶、耐雪茶、路交里和利特尔。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多数品牌的综合实力还需要加强,而一些品牌竞争力较强的品牌开始出现。

另外,从敏锐的资本可以看出,在行业竞争的后半段,资本已经有了比较理性的思考。——。

从上表可以发现,2018年上半年,茶叶品牌融资持续,2018年下半年资本市场明显收紧,只有嘎嘎鲜玉和乐乐茶两个品牌获得了超过1亿的融资。而且这两个品牌都有鲜明的特点:

Gaga的清新语言:以“新鲜的水果、茶和轻松的社交空间”为商业模式,抢占中高端消费者;

乐乐茶:借助脏茶、脏包、芋头茶等现象级产品,深入消费者记忆,成功引领时尚潮流。

或许正如gaga鲜语投资人君联资本的投资总监康怡所说,“新茶的发展速度和市场规模注定会耗尽一些头牌,注重迎合的资本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而君联资本选择gaga鲜语是基于其独特的商业模式。”

一方面,新茶市场头腰的品牌格局初步确定,另一方面,资本越来越理性,这意味着在新茶市场重现现象级品牌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对于那些已经进入市场的人来说,如果他们想稳定自己的市场地位,他们可能可以这样进行战略调整:

在三四线城市寻找机会。

相关数据显示,与2017年第二季度相比,2018年第二季度,一线城市的茶店关门率是开店率的两倍,高达55%;二线城市,收盘率略高于开盘率。

可见一二线城市茶叶市场容量已经饱和。与其在一线城市做一个卑微的“沉默者”,还不如沉到三四线城市积累品牌势能,等待机会爆发。

据了解,四线城市主战场顾铭2018年营业额达到25亿,未来两年将达到40亿。它的创始人王云安说:“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仍然可以容纳20种古茶。”

(2)找准圈子,分层次竞争。

美国密苏里大学博士后刘月潭曾经说过,不同层次的思维,要求把现有的或者别人的思维看成一个层次,然后错开这个层次,然后不断向更深的东西靠近。

就像升级版的coco一样,上有西槎和乃雪,下有点点和蜜雪冰城。所以,品牌知道自己在哪个圈子里,这个圈子里的人是谁,自己的痛点是什么,这一点很重要。

产品的微创新。

相比于专注于打造一款爆款产品,关注用户的变化,洞察产品研发的“小趋势”更靠谱。比如路交巷,通过对经典产品泡茶的改进,在一个热门行业打造了“黑糖鹿丸鲜牛奶”。

从红粉的角度来看,对于那些只想跟风赚钱的人来说,新的茶叶市场机会很少,但通过错位竞争创造差异化爆炸可能是一种新的出路。

户外烧烤

突破爆炸式思维是基础,建立产品矩阵是突破策略

据统计,2016年全国烧烤店数量下降,2018年开始上升。

截至2018年6月,中国中式烧烤店数量已达29万家,创历史新高,市场份额仅次于火锅,位居行业第二。

然而,当火锅品牌已经开花结果的时候,中国的烧烤品牌却很少。

权威数据显示,在全国29万家门店中,除了几家知名品牌扩张带来的门店增加外,烧烤店的大幅增加主要是新的小品牌甚至夫妻档带来的。

那么,中国烧烤以后怎么可能像火锅一样?目前烧烤行业还存在哪些问题?2019年烧烤品牌该怎么办

烧烤品牌可能会借鉴火锅品牌的做法,通过选择认可度高的产品来创造爆款。比如,巴努的做法很巧妙,不是以海底捞的“服务主义”为标杆,而是以“产品主义”为核心,以毛都为自己的爆款产品,在消费者心中形成了一定的品牌记忆点。每当提起毛都,就能想到巴努。

(2)打破集中用餐时间的缺陷,建立产品矩阵。

中国烧烤行业就餐时间集中,食材和口味的地域特色明显。这些特点造就了中国烧烤地域品牌多而民族品牌少的产业格局。

品牌可以尝试添加其他特色菜品来构建产品矩阵,打破传统的单一烧烤菜品,延长运营时间,丰富用户体验。

比如木屋烧烤、很久以前的品牌都先后加入了涮肚的热菜,而毛峰烤肉串则有冷面、石锅味噌汤等特色菜。

强化宵夜和社交属性。

众所周知,烧烤店已经成为中国人的午夜食品店。那么,在外卖已经成为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时代,烧烤品牌更应该重视和发挥自己的宵夜和社交属性,通过外卖拓展烧烤消费场景。这样的经营策略既能满足顾客对在家吃烧烤的细分需求,又能突破自己店铺的经营瓶颈。

随着资本进入中国烧烤行业,一些有竞争力的烧烤品牌,如木屋烧烤和很久以前的,成功获得了融资和技术支持,加快了烧烤品牌从地区到全国市场的发展。

但从整体环境来看,中国烧烤市场还处于非常分散的阶段,有品类,没有品牌。也许就像《红粉》的专栏作家王璐璐说的那样,“大品牌有很多可能性,烧烤,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像火锅这样的品牌。”

川川香

品类更精,在低线城市还有商机

《中国餐饮报告2018》显示截至2017年底,川川香已经成为规模最大的火锅细分品类,门店达到4万家。

美团点评2018年10月发布的《2018中国火锅品类专题报告》再次展示了川香作为细分品类的强大潜力。数据显示,从2017年年中到2018年上半年,全国川香火锅店数量增长了61.5%。

这一串品类从四川、重庆崛起,迅速席卷全国,不仅占领了年轻消费者的味蕾,也吸引了大牌餐厅的进入。

川川香虽然是从火锅细分出来的小类,但从商业角度来说,川川香在食物设置和人员需求上比火锅更灵活简单,投资回报期也比火锅快。

而且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川传香的市场渗透率还不够,市场上还没有真正的老板,距离市场的巅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同时,从2018年到现在,弦乐市场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山寨店盛行,产品同质化程度高,市场缺乏标准化。比如全国只有400多家店,而两年前发生火灾的钢管厂五区小县城,山寨店多达3000家。

另外,弦本身来自市场,带有很强的“草根”气息,导致市场上现有门店在运营中存在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产品难以标准化等固有缺点。

这种混乱的局面导致了许多连锁商店倒闭或面临倒闭的困境。

那么,在新的一年里,川传香品牌如何突破呢?

差异化竞争,细分轨迹在红海突破。

小县城肝串流行后,海鲜、鸭肠、牛肉等串出现在串市场,如品汇海鲜串火锅、谭鸭肠串火锅、荣成饮牛肉串专家。

同时也有一些炸串、冷锅串、干混串、油卤串等深受消费者欢迎。

在北京“串串”商家名单中,乐山油面煎串排第二,三四排串

可以发现,在大市场细分赛马场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渠道下沉,量从二三四线城市开始。

2016年,弦线在成都呈现29%的快速增长;2017年,弦开始走出区域,迅速蔓延到北方四大一线城市广州、深圳;2018年,大部分品牌选择在一线城市继续培育。

路边麻辣烫创始人郭一凡曾经说过:“在整个市场扩张中,琴弦通常是从大城市辐射到小城市的。尤其是省会以下的城市,串香的形式还是很清新的。”

当一线城市高度饱和时,二线城市的市场空缺可能成为新进入者的宝库。

从红粉的角度来说,对于一串品牌来说,不如进行差异化的创新和竞争,或者抢占中低端城市的空白市场。最重要的是先沉淀自己,研究产品、营销、管理制度等。巩固他们的市场地位。

就像钢管厂的上述五个区一样,品牌负责人告诉红粉:“经过一年的快速发展,2019年,我们将继续提升品牌形象,巩固品牌质量。最重要的是严格控制加盟商。”

标签

《红粉》专栏作家余曾说,餐饮经营品类的选择有三大禁忌,其中紧跟流行品类的潮流,不断地追风就是其中之一。

他认为,很多人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困难,就开始动摇,想换个品类。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强势品类变成弱势品类,有的人就是想跟风品类赚快钱。

但是,这种“赶”,结果大多是“赶散”。

其实市场上并不缺乏好的品类,更多的是基于餐饮本质的思考。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