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河河谷卖》!《河滨城外换血》!资本想在餐饮业掀起什么波澜?

广告

这两天,两个餐企的动态引发高度关注:  一是拥有近100家门店的快餐标杆和合谷出售60%股权,被弘毅投资间接控股;  二是中国烤鱼一哥江边城外高管集体出走,而背后是引入泰国美诺集团资本三年后,对方“正式接手”。  都是资本“惹的祸”。  这背后,资本大鳄正在餐饮业下一盘你想象不到的棋。而老牌餐企的资本化之路加速,也昭示着,餐饮业的“分层”正在加剧。  01|事件|和合谷“卖身”,江边城外“换血”  近日,著名烤鱼连锁品牌江边城外管理层“大换血”引发业内关注。  报道称,江边城外原有管理团队部分成员相继离职。而此时距离引入泰国美诺集团资本已三年,双方进入“合规化”深入阶段,“换血”普遍被认为是美诺正式接手的信号。  再加上近期江边城外强化标准和规范管理等一系列动作,更是引发了来自业内跟媒体的诸多猜想——这是为江边城外作为“烤鱼第一股”独立上市铺路?为更多海外门店储备更多人才?还是战略发展的阶段性调整?  有业内人士甚至预测,品牌核心价值源于核心高水准创始管理团队,骨干“大换血”为这家知名餐企未来的发展蒙上极大不确定性。  而另一件引发餐饮人高度关注的行业大事件,则跟著名快餐品牌和合谷有关。  和合谷被PUMA供应商“理文手袋”收购60%的股权,作价超过1.17亿元。而理文手袋的控股方正是联想控股旗下的弘毅投资,理文手袋也是在不久前刚刚迎来创始团队的退出和弘毅团队的进驻。  中国快餐行业又一标杆忍痛“卖身”,餐饮品牌创始人功成身退说、餐企“三高一低”转型困难说和资本方“下很大一盘棋”说等论调众说纷纭。  02|回应|看中了资本的“基因”  看上去,这两家企业的势头都不错。口碑与业绩两旺的优质餐饮品牌,何以转投资本怀抱?  内参君第一时间连线江边城外创始人李长江,他对于“集体出走”、独立上市一一予以回应。  1管理层大换血?  这是团队正常优化升级。美诺作为投资方和股东带来了规范化管理,让公司从原本野蛮生长的民企走向正规方向。在这个过程中,进来一些新鲜的血液,排除一些老的血液,这是企业正常新陈代谢和人力资源升级。  管理层“大换血”之说并不属实,原有核心管理团队目前仍在江边城外负责管理工作,并未影响到品牌的发展节奏。  2“烤鱼第一股”有望出现?  并无独立上市计划。江边城外于2012年引入泰国美诺资本,深耕华北和华东市场,一直保持“烤鱼一哥”的江湖地位。引入外资是为了尽快扩大规模,让品牌管理和运营更加规范。  由于美诺是上市企业,因此江边城外目前在各方面的操作方式与上市公司相差无几。但在国内江边城外不会拆开上市,目前我们和美诺都没有这个想法。  对于和合谷,比较集中的有两种说法。  1资源整合  和合谷董事长赵申曾表示,选择弘毅是因为其是中国领先的投资公司,带有联想基因,对产业运作和餐饮行业有深刻的认识,可以为公司未来进一步的发展提供充足的资金、战略乃至各种资源支持。  2资金承压  和合谷目前90多家门店中有80家是直营店,运营投入本来较大。而作为发展较早的连锁快餐品牌,其门店形象远不及目前各种快餐餐厅时尚,最新的四代店也只是在小规模试点当中。  而且也有消息人士指出,和合谷目前在大兴的中央厨房正因为新建机场而面临拆迁,新中央厨房的地价压力和配套业务的重建对和合谷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和合谷可以说处于一个资金高度承压期,要想持续发展需要资本介入。  对于老牌餐企的资本化之路,在中欧餐+心传工坊课堂上,海底捞联合创始人施永宏曾说过一段话,颇有代表性。  他说,海底捞最开始的观念比较传统,认为不缺钱为什么要上市。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开放的时代,是一个需要资源整合的时代。“我们需要进入资本市场,寻找更多的资源做更多的整合,把整个生态链或者产业链更多地整合起来,然后让更多的客户黏住我们这个企业。”  而在记者看来,对于餐企来说,资本化的速度和程度,也将决定其在未来行业的“阶级地位”。  03|猜想|你以为有钱任性,人家下一步看三步  尽管“管理层集体出走”被视为美诺正式接手江边城外的信号,但在江边城外创始人李长江看来,企业跟美诺的合作在经历了之前较为艰难的磨合期后,目前双方对于江边城外未来的发展规划意见比较统一。  事实上,泰国美诺集团并不同于基金类的资本,它们在餐饮、酒店等领域的经营性更强,更懂餐饮业。  透过与外资的合作,我们可以看到江边城外在国外的扩张提速。  6月,江边城外在新加坡开设了首家海外门店,而且运营超乎预期,就得益于美诺新加坡分公司的鼎力支持。  借助美诺在全球范围的资源和运作,江边城外目前还准备在台湾开设新店,并计划逐步增加海外门店的数量。  而有着联想背景的弘毅投资间接控股和合谷,则被外界认为是在下“很大一盘棋”。此次收购和合谷,也可能和弘毅投资更大的餐饮业布局有关。  早在2014年,弘毅以9亿英镑(约9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并购了英国连锁餐饮品牌PizzaExpress;同年,弘毅成立弘记餐饮管理集团,关注大众化中式快餐及类快餐业态,目前有权金城韩国烧烤、权味石锅拌饭两个餐饮品牌。  有媒体曾经指出,体量庞大的中式快餐没有独角兽品牌最大的制约因素在于中餐很难标准化,100家门店之后支撑更大体量店铺需要一套完善的管理体系、职业经理人团队和信息化系统的投入,而大部分中式快餐显然不具备驾驭这种量级品牌的能力。  赵令欢  弘毅投资总裁暨新任理文手袋总裁赵令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弘毅动手收购餐饮品牌,选择的是较实在的中低端品牌,并且“不仅要收,还要马上去管”,期望用零散的中餐品牌打造一个餐饮服务集团,计划在餐饮行业投资100亿元人民币。  郑刚  弘记餐饮CEO郑刚也曾表示,计划通过外沿并购和内生增长的途径,通过连锁经营、多品牌发展的战略,建设中国最大的中式餐饮管理集团。  由此看出,资本方的餐饮布局并不是有钱的任性为之,而是下一步看三步,对未来收益信心满满。

在过去的两天里,两家食品公司的动态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一是拥有近百家门店的快餐标杆和合谷卖出60%的股份,由弘毅资本间接控制;

二是中国烤鱼,江滨外的高管集体离职,背后是对方在引进泰国宋旻浩集团资本三年后“正式接手”。

都是首都的错。

这背后,资本掠夺者在玩一个你想象不到的游戏。然而,老式餐饮企业资本化的加速也表明餐饮业的分层正在加剧。

01|事件|和合谷在滨江城外“卖身”“换血”

最近,著名烤鱼连锁品牌边江的管理发生了很大变化,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报道称,滨江城外原管理团队部分成员陆续离开。此时,宋旻浩集团在泰国引进资本已有三年,双方已进入“合规”的深入阶段,“换血”一般被视为宋旻浩正式接管的信号。

此外,近期在滨江城外加强标准、规范管理等一系列行动引发了业内和媒体的诸多猜测。这为滨江城独立上市“烤鱼第一股”铺平了道路?为更多海外门店储备更多人才?还是战略发展的阶段调整?

甚至有业内人士预测,品牌的核心价值源于核心高层创始管理团队,骨干的“大换血”给这家知名餐饮企业的未来发展蒙上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业内另一件引起食客极大关注的大事,与著名快餐品牌和合谷有关。

合和谷被彪马供应商“李文手袋”收购60%股份,价格超过1.17亿元。乐文手袋的控股方是联想控股的子公司弘毅投资(Hony Capital),而乐文手袋不久前刚刚迎来创始团队的退出和弘毅团队的进入。

中国快餐业的另一个标杆是“自我推销”。对于餐饮品牌创始人的论调,餐饮企业“三高一低”转型的难度,以及资方的“下一盘大棋”,众说纷纭。

02|回应|看中资本的“基因”

看来两家公司的势头都不错。一个既有口碑又有业绩的优质餐饮品牌为什么要转向投资?

内部参考君第一次把滨江城外创始人李长江联系起来,他一一回应“集体离职”和独立上市。

1管理变革?

这是团队正常的优化升级。宋旻浩作为投资者和股东,带来了规范化的管理,使公司从野蛮的私营企业走向正规方向。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新鲜血液进来,一部分陈旧血液被排除,这是企业正常的新陈代谢,也是人力资源的升级。

管理层的“大换血”不是真的,原来的核心管理团队还在滨江城外负责管理工作,并没有影响品牌的发展节奏。

2“烤鱼第一份”预计出现?

没有独立上市计划。2012年,泰国宋旻浩资本在滨江城外引进,深度培育华北和华东市场,保持“烤鱼为兄”的地位。引进外资的目的是尽快扩大规模,使品牌管理和运营更加规范。

因为宋旻浩是上市公司,滨江城外的运营模式和上市公司差不多。但不会在国内滨江城市以外开放上市。目前,我们和宋旻浩都没有这个想法。

对于呵呵谷,有两种说法。

1资源整合

和合集团董事长赵昚曾表示,选择和合是因为和合是中国领先的投资公司,拥有联想基因,对产业运营和餐饮业有着深刻的理解,能够为公司在中国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充足的资金、战略甚至各种资源

而且有消息指出,大兴和合谷的中央厨房因新机场而面临拆迁。新中心厨房的地价压力和配套业务的重建对和合谷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可以说,和合谷正处于资本压力大的时期,可持续发展需要资本介入。

海底捞的联合创始人施永红曾经在中欧餐饮心灵传播工作坊的课堂上说过一段关于老式餐饮企业资本化的代表性的话。

他说海底捞最初的概念比较传统,认为不缺钱,为什么要上市?但是现在,在这个开放的时代,是一个需要资源整合的时代。“我们需要进入资本市场,找到更多的资源做更多的整合,更多地整合整个生态链或产业链,然后让更多的客户坚持我们的企业。”

在记者看来,资本化的速度和程度也将决定其在未来行业中的“阶级地位”。

03|猜|你以为自己有钱任性,人家就看下三步了

虽然“管理层集体离职”被视为正式接手滨江城的信号,但在滨江城创始人李长江看来,之前企业与的合作经历了一个艰难的磨合期,双方对滨江城未来的发展规划有相对统一的意见。

事实上,泰国宋旻浩集团不同于基金资本,因为它在餐饮、酒店等领域的运营更强,对餐饮业的了解也更多。

通过与外资的合作,我们可以看到滨江城市在国内外的扩张正在加快。

6月,滨江城在新加坡开设了第一家海外门店,运营超出预期,得益于宋旻浩新加坡分公司的全力支持。

借助宋旻浩的全球资源和运营,边江市仍在计划在台湾省开设新店,并计划逐步增加海外门店的数量。

而有联想背景的弘毅资本间接控股和合谷则被外界认为是“一盘大棋”。收购合谷也可能与弘毅投资的更大的餐饮业布局有关。

早在2014年,弘毅就以9亿英镑(约合9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英国连锁餐厅品牌PizzaExpress同年,弘毅成立鸿基餐饮管理集团,关注大众化中式快餐和快餐式业态。目前有两个餐饮品牌:全金城韩式BBQ和全威拌饭。

有媒体指出,没有独角兽品牌的中国大批量快餐最大的约束是中餐难以规范。100家店之后支撑更大数量的店,需要一套完善的管理体系、专业的经理团队和信息系统投入,但大部分中式快餐显然不具备驾驭这个量级品牌的能力。

约翰。赵

弘毅投资(Hony Capital)总裁、新上任的Leeman手袋总裁赵令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弘毅开始收购餐饮品牌,选择更为实用的低端品牌,“不仅要接受,还要马上打理”,期望打造一个中式餐饮品牌分散的餐饮服务集团,并计划在餐饮行业投资100亿元人民币。

郑刚

鸿基餐饮CEO郑刚也表示,他计划通过外部并购和内生增长,通过连锁经营和多品牌发展战略,打造中国最大的中国餐饮管理集团。

由此可见,资本方的餐饮布局不是富人的任性,而是接下来的三步,对未来收益充满信心。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