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网名店真的有那么火吗?

广告

工作日下午1点多,西湖银泰边上的哥老官,正在现场排队的食客。陈婕 摄  工作日晚上8点左右,哥老官排队的吃货数量。  前不久的五一小长假,让人记忆犹新的除了增加一天的假期和各地热门景区人山人海的景象,还有几大旅游城市中排队排到几千号的网红餐厅。  5月3日,本报记者夏小姐在长沙网红小龙虾店“文和友”排队就餐时,发现前面已经排了4612桌,惊掉了下巴。该店工作人员表示,店内大大小小的桌子有500张左右,4600多桌估计要等好几个小时才能吃上。作为小长假期间最热门的旅游城市之一,杭州也不甘示弱,比如人气爆棚的火锅店“哥老官”排队上千号是常态,吃货们一般下午取号,深夜才能吃上。  吃货们为心仪的美食不惜排队数小时,不禁让“吃瓜群众”一脸疑惑:这些网红餐厅真的好吃到无法抗拒吗?真的有那么多人愿意为一餐饭排队数小时吗?排队吃饭的背后又有哪些隐情?  记者现场体验网红店排队  晚上8点左右还要排队两三百桌  主打重庆火锅的哥老官品牌,许多吃货都知道。进入杭州两三年,接连开了几家分店,依然有着非常高的人气。吃的人多了,排队等桌的情况也就随之而来。可是等上三四个小时都是家常便饭就让人有些难解了。  上周工作日的下午1点,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了位于西湖银泰边上的哥老官。照理,这个时间许多餐饮店差不多是休息时间了,但在这里,门口的椅子上依然坐满了排队等候的吃货们。取号时发现,前方正在排队的有66桌,按照正常速度,记者还要等上大半个小时才能吃上。一位90后小伙子告诉记者,他已经等了3个小时了。“据说11点之前来就不用排队。晚上更加夸张,听说有等七八个小时的。”这还不是最疯狂的。同一个时间段,记者网上搜索发现在哥老官杭州大厦店有141桌在排队,龙湖店有207桌在排队。  晚上7点50分,在许多餐饮店即将打烊时刻,记者来到哥老官龙湖店。果不其然,前方正在等待的有265桌。如果说看到这个数字让你无法忍受,那么,同一时间段,杭州大厦店还有440桌正在排队,你是不是要被吓得不轻了?  上周六下午3点多钟,徐小姐也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帖感叹,“这个时间点,这么疯狂为什么?”一看,原来哥老官杭州大厦店,还要等待394桌。  美食公号推波助澜  还有的店花钱请托排队  网红店,为何要排这么长的队,真的有那么多人愿意等吗?一位曾经排队6小时的吃货告诉记者,她之所以辛辛苦苦来吃一顿火锅,主要还是受到了美食公号的诱惑。“店内满满的都是人,这样的照片一传十、十传百,你的朋友、同事、亲人都跟你说起这家店,你能不好奇、不想去试试吗?”  在移动阅读时代,餐饮类商家对于美食公号营销的依赖也越发严重。以哥老官为例,自2017年在杭州开出第一家店起,到今年5月1日天街店正式开业,每逢新店开张,就会掀起一波推广潮。  一些美食公号的“爆文”,不但以煽动性的标题和令人垂涎欲滴的图片撩拨着大众食欲,更以其“超高”的阅读率影响着读者,成为吃货们追逐美食的风向标,让大家心甘情愿地排队打卡。  然后,实际上,某些“爆文”的阅读率存在着不少猫腻。比如,某公号在2018年10月23日发布头条文章《去一次菜市场胖3斤的痛,杭州人最懂!,当天21:30~23:00,阅读数由1350上涨到4055,90分钟内上涨了2705个阅读,点赞由3到7,上涨4个。而23:00~23:40,这篇文章的阅读量从4055上涨到14332,只用了40分钟的时间就涨了10277个阅读,而它的点赞只上涨了1个。  3月15日,本报“据说”栏目曾发布一篇《315打假啦:杭州本地生活号大起底,我们抓住了这10个疑似刷量公众号的文章。  一位资深吃货向记者抱怨,在哥老官,除了漫长的店门口排队之外,即便落座后点了餐,光是上个锅底就用了30多分钟。“我都怀疑是不是故意让大家排队,制造紧俏的假象。”一些网红奶茶店的老板们也是深谙吃货心理:哪家人多吃哪家。他们的套路从装修设计就开始了,柜台往往设计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这样顾客很容易就排到店外去了。有知情人士还透露说,还有的奶茶店花钱请托,制造虚假排队场面,从而让人们对它产生好奇心,提高它的人气。  花100元找黄牛排队  就能拿到10桌以内的号  等这么久才能吃上,估计很多人都会受不了。于是便有人寻找“捷径”。一位吃货姑娘给记者指点迷津:其实可以找黄牛。记者打开淘宝,输入“哥老官”,果然就跳出了提供各地“哥老官”代排队取号服务的相关商品,价格在10元到100元之间不等。  一家杭州本地的黄牛在询问了就餐门店、就餐时间、人数之后告诉记者,要收费100元。“其实不管时间段,哥老官各家门店都是这个价。”黄牛说,到了之后联系他们,可以拿到10桌内的号,大概再排半小时就能吃上了。  “既然有那么多人排队就餐,黄牛就不愁没有生意。实际上,这几百桌的排队号,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被黄牛拿走了。节假日就餐的人多,黄牛拿的号就会更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而美食公号的推波助澜,则让这些网红店排队就餐的现象更加突出。  如果找个偷懒的办法,是不是可以叫外卖?对不起,哥老官没有外卖业务。不过,吃货们总还有其他办法。“某天晚上刷朋友圈,发现有位朋友晒了哥老官的火锅,那是她排了4个多小时队才吃上的。”杭州的钟先生是个名副其实的吃货,朋友晒的照片瞬间勾起了他的食欲。想吃,怎么办?钟先生灵机一动,请朋友多点了几只牛蛙,打包,再叫了一位闪送小哥。没过多久,他就在家里吃上了哥老官。    文和友、哥老官、喜茶、乐乐茶,它们不是第一批红得发紫的网红餐饮,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批。  还记得五六年前,那家红透杭城的起司蛋糕店彻思叔叔吗?2013年初,号称源自日本的彻思叔叔进入中国市场,一出手就玩饥饿营销。门店里,一个炉子可以放12个起司蛋糕,一般一次只开放3个炉子,一炉需要烤45分钟。  最夸张的时候,顾客要排上四五个小时才能买到一个起司蛋糕。而每家门店排起的长龙,又帮彻思叔叔吸引更多人来排队。一个起司蛋糕卖39元,不算贵,但地段好的门店鼎盛时月营业额能达到百万元。一年多时间里,彻思叔叔在上海开出了30多家直营门店,其他40多个城市开设加盟店,总数超过120家。  然而,仅仅一年后,起司蛋糕的口味不再新奇,店里排队的人越来越少,彻思叔叔的热度迅速冷却。2014年底,彻思叔叔在上海关店20家,各区仅保留一家门店。很快,杭州也难觅其身影了。  有业内人士认为,单品营销路线是彻思叔叔迅速过气的主要原因——当饥饿营销起作用时,仅一个单品就能让它赚得盆满钵满;而当饥饿感过去,顾客们想尝尝其他口味却发现没有可选项,于是只好放弃。  有美食评论员认为,一些网红餐饮爆红后迅速消亡,“赌徒心理”或许是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尝到过爆红的甜头,就会一直盯着各种爆红的机会,不愿意再慢慢地、细心地去经营一个餐饮品牌,甚至会瞧不起那些慢工出细活的人。已经有不少餐饮人士意识到这个问题,要避免成为一家“现象级”网红餐厅,细水长流、稳健经营才是最重要的。

工作日下午一点,西湖银泰哥在和食客排队。陈雨雪

平日晚上8点左右,高级官员排队的吃货数量。

不久前的五一假期,人们还记得增加了一天假期,全国各地热门景点的人群,以及几个主要旅游城市的数千家在线名人餐厅。

5月3日,本报记者夏小姐在长沙网红文和友小龙虾店排队就餐时,发现她面前已经摆了4612桌,这让她的下巴都惊呆了。店里的工作人员说店里大概有500张大小桌,估计要吃几个小时4600多桌。作为小长假期间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之一,杭州也不甘示弱。比如现在流行的火锅店“歌乐观”排几千号是很正常的,吃货一般下午取号,到深夜再吃。

食客为了自己喜欢的食物排了几个小时的队,这让吃瓜的人不禁好奇:这些网络名人餐厅真的好吃到让人无法抗拒吗?真的有那么多人愿意为了一顿饭排几个小时的队吗?排队吃饭背后有什么秘密?

记者现场体验了网上明星店的排队过程

晚上8点左右还有两三百张桌子在排队

重庆火锅的主品牌是葛老关,很多吃货都知道。进入杭州两三年,陆续开了几家分店,知名度还是很高的。随着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排队吃饭的人也会随之而来。但是等三四个小时是家常便饭,让人有点难以理解。

上个工作日下午一点,钱江晚报的记者来到西湖银泰附近的葛老馆。可以合理的说,这个时候很多餐厅都快到了休息时间,但是在这里,门口的椅子上依然排满了排队的吃货。拿起号码时,发现前面有66张桌子在排队。按照正常速度,记者要等半个多小时才能吃饭。一位90岁的男孩告诉记者,他已经等了3个小时了。“据说11点之前不用排队。晚上更夸张,听说要等七八个小时。”这还不是最疯狂的。同期,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葛老关的杭州府店有141桌,龙湖店有207桌。

晚上7点50分,在很多餐厅即将打烊的时刻,记者来到了葛老关的龙湖店。果然前面有265桌等着。如果你受不了这个数字,同时杭州塔店还有440桌在排队。你会害怕吗?

上周六下午3点许老师也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感叹。“这个时候,为什么会这么疯狂?”乍一看,原来哥哥和哥哥要在杭州府等394桌。

食品官方数字火上浇油

其他店花钱,请排队

网红店,为什么要排这么长的队?真的有这么多人愿意等吗?一个排队6个小时的吃货告诉记者,她之所以辛辛苦苦吃一个火锅,主要是因为美食家这个名字的诱惑。“店里挤满了人。这种照片大概十张或十张左右。你的朋友、同事和亲戚告诉你这家店。能不能不好奇不想试试?”

移动阅读时代,餐饮企业越来越依赖美食品牌的营销。以葛老关为例。从2017年杭州第一家店开业到今年5月1日天街店正式开业,每开一家新店都会有一波促销。

一些美食标题的“爆炸性文章”不仅以煽动性的标题和令人垂涎的图片引起公众的食欲,还以其“超高”的阅读率影响读者,成为美食家追求美食的风向标,让大家心甘情愿地排队打卡。

那么,其实有些“爆款”的阅读率是相当棘手的。比如2018年10月23日,某公职人员发表头条文章“去菜市场增肥3斤痛,杭州人最清楚!当天从21:30到2:00,阅读量从1350上升到4055,90分钟内2705阅读量上升,4赞从3上升到7。从23:00到23:40,这篇文章的阅读量从4055增加到14332,只花了40分钟就增加了10277阅读量,而它的赞只增加了一个。

3月15日,该报“据说”专栏发表了一篇题为《315打假:杭州本地生活》的文章,我们抓住了这10篇涉嫌刷微信官方账号的文章。

一位资深吃货向记者抱怨,除了店门口排起了长队,光是走到锅底就花了30多分钟。“我怀疑我是不是故意让大家排队,制造紧绷感的假象。”网络名人中一些茶叶店的老板也深谙吃货心理:哪个家庭吃的多。他们的套路从装修设计开始,柜台往往设计在门边,让顾客很容易走出店外。有知情人士还透露,一些茶店花钱求助,制造虚假排队场景,让人对其产生好奇,增加其知名度。

花100元找牛排队

你可以在10张桌子里找到这个数字

估计很多人都受不了等这么久才吃饭。然后有人找“捷径”。一个吃货女孩给记者指出了迷宫:其实可以找黄牛。记者打开淘宝,进入“高官”。的确,他跳出了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官”提供排队服务的相关产品,价格从10元到100元不等。

杭州当地的一只黄牛在询问餐馆、用餐时间和人数后告诉记者,他们将收取100元。“其实不管什么时间段,老官员的店铺都是这个价格。”牛说到了就能拿到10桌的数字,半小时左右就能吃掉。

“既然有这么多人排队吃饭,牛就不用担心没生意了。其实这几百桌的排队号有很大一部分是被黄牛抢走的。节假日吃饭的人多了,牛会得到更多的数字。”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然而,在这些网络名人店里排队用餐的现象更加突出。

如果发现偷懒的方式,可以叫外卖吗?对不起,哥没有外卖业务。但是,吃货总有别的办法。“有一天晚上,我刷朋友圈,发现一个朋友把哥哥的火锅烤干了,她等了四个多小时才吃。”杭州的钟先生是个真正的吃货,朋友们拍的照片瞬间引起了他的食欲。想吃,怎么办?钟先生灵机一动。他让朋友多点牛蛙,打包,然后叫了个闪哥。没多久他就把家里的哥们和官员吃了。

文和油、葛老关、西茶、乐乐茶不是第一批红紫两色的线上名人餐厅,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批。

还记得五六年前杭城的红芝士蛋糕店切斯特大叔吗?2013年初,自称来自日本的切斯特大叔进入中国市场,开始玩饥饿营销。店里一个炉子可以放12个芝士蛋糕,但一般一次只开三个炉子,一个炉子需要烤45分钟。

在最夸张的时候,顾客要等四五个小时才能买到一个芝士蛋糕。而且每家店的长队帮助切斯特大叔吸引更多人排队。39元一个的芝士蛋糕卖的不贵,但是地段好的店,高峰期月营业额能达到一百万。一年多来,切斯特大叔在上海开了30多家直营店,其他40多个城市也开了加盟店,共计120多家。

然而仅仅一年后,芝士蛋糕的味道不再新奇,店里排队的人越来越少,切斯特大叔的热度也迅速降温。到2014年底,切斯特大叔在上海海关有20家门店,每个区只剩下一家。很快,杭州就难找了。

有业内人士认为,单一的产品营销路线是切斯特大叔迅速离世的主要原因。——饥饿营销奏效的时候,只有一个单一的产品能让它赚很多钱;当饥饿结束后,顾客想尝试其他口味,但发现别无选择,只好放弃。

一些美食评论家认为,“赌徒心理”可能是网络名人中一些餐厅在走红后迅速消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尝过红热的甜头,所以会一直盯着各种红热的机会,不愿意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经营一个餐厅品牌,甚至看不起那些做事慢、做得精的人。很多餐饮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要避免成为“现象级”的网上名人餐厅,最重要的是保持水流畅通,经营稳健。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