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海底捞曲线的“上市”

广告

由于餐饮企业普遍存在财务不透明、偷税漏税、员工福利不健全、规范化运营管理等问题,一直以来,餐饮企业上市难于上青天,但海底捞的曲线“上市”模式,为餐饮行业提供了新的范本。  虽然迂回道路稍微漫长一些,但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时候,却是达到目的的最短途径。  这不,海底捞集团董事长张勇,就是采取的这种迂回战术,经历五年的跌跌撞撞后,上市梦终于成真。2016年7月13日,“海底捞上市”终于落下精彩一槌,其独家底料供应商颐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颐海)在港交所正式上市。海底捞终于借助颐海,鱼跃龙门,跻身资本市场。从此,餐饮业的上市故事又多了一种新版本。  从颐海公开资料看,颐海此次来港上市共发售2.6亿股,其中10%公开发售获0.63倍超购;股份以接近招股范围上限定价,料集资净额约7.75亿元,主要用作建设河北霸州生产基地、未来潜在策略性收购机会及推广等。  海底捞的上市,为什么凭借的是旗下火锅底料,而不是母公司呢?除上市突围成功的欣喜外,海底捞张勇没有忧虑吗?  上市之困  事实上,海底捞上市传闻已久。早在2011年,有关海底捞筹备上市的消息就层出不穷。据媒体报道称,早前四川简阳市人民政府网曾表示,海底捞进入上市辅导期。  虽然创始人张勇本人也曾低调表示过有上市计划,但是每次传闻一出,海底捞官方都会第一时间以时机尚未成熟迅速给予否定。  连锁企业想要获得充裕的资金周转,上市是有必要的。然而对于餐饮行业而言,上市却并不容易。张勇也很想让海底捞尽快上市,然后加快布局全国,成就火锅业第一品牌。但是,想让海底捞直接上市,并不容易。  首先,海底捞属于传统餐饮企业,往往存在财务不透明、偷税漏税、员工福利不健全、规范化运营管理等问题,导致餐饮行业上市较普通行业更为艰难,这也是外界认为海底捞迟迟未能完成上市的主要原因。  另外,市场不景气,加上证监会对餐饮企业上市的层层把关,直接拖慢了餐饮企业的上市步伐。  事实上,A股市场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迎来餐饮企业了。从广州酒家、俏江南到顺峰集团、“狗不理”等实力雄厚的餐饮企业,都想试图破局,无奈最终都铩羽而归,或被迫推迟上市,或干脆放弃了IPO申请。  张勇则采取了曲线上市的路径,即放弃让海底捞直接上市,而是将海底捞的火锅底料供应商颐海推到前台。海底捞想做火锅业务第一品牌,早晚要走上资本市场。  张勇选择拆分旗下底料业务上市,则更加明智。对任何火锅店来说,其命门都完全掌握在底料厂商手中。看海底捞上市的历程可知,其快速发展离不开颐海的供应链支持。  火锅底料生产相对于餐饮服务而言,投资者承担的风险更小,上市融资后就有了更大的资金池,符合风险最小化、利润最大化原则。“单独拿出底料上市,提及了火锅行业中最本质的东西,即底料才是火锅行业中核心产品,只有核心产品,才是最好的营销手段。”一位熟悉火锅业态的人士对外表示。  此外,底料业务体量更小,在当前不景气的市场行情下先行上市,其实是一种试水,可以通过颐海国际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来判断海底捞真正的市场认可度,然后再推动海底捞直接上市,或资产再打包后上市。  迂回战术  颐海国际主要从事火锅底料、火锅蘸料及中式复合调味品研发、生产、经销和销售,自创立之初一直是海底捞火锅底料的独家供应商。颐海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5年,海底捞成立了成都分公司,随后投入运营了第一条火锅底料生产线,供应四川海底捞集团经营的火锅店。  海底捞直接上市遭遇困局后,张勇便迅速谋划颐海上市。2013年,张勇顺利让颐海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为投资控股公司。从公开资料获悉,其中张勇、舒萍夫妻二人是颐海的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股人。此外,由马云等人创建的云峰基金,持有颐海6%的股权。  2013年,张勇把颐海从海底捞拆分出来,尤其是在2014年,海底捞的门店扩张明显加速,为颐海上市铺路。  截至2014年年底,海底捞在国内有109家门店。其成立的前20年,以平均每年5~8家的速度扩张。但自2014年起,开店节奏突然提速3倍,仅2014年就开了18家店,2015年开出31家,达到142家。  据颐海国际公告称,海底捞集团包括四川海底捞集团和新加坡海底捞集团,其中新加坡海底捞集团于2013年注册成立,专注火锅业的海外扩张。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集团总收入分别为43.5亿元、49.9亿元、50.85亿元,新加坡海底捞集团总收入分别为1290万美元、9810万美元、2.75亿美元。  事实上,与海底捞集团的扩张一致,颐海国际向海底捞集团销售产生的收入由2013年的1.788亿元增至2015年的4.579亿元,颐海国际2013年~2015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也由3.16亿元增至8.47亿元。  从颐海国际披露的数据来看,作为海底捞子公司,颐海国际近三年营业收入可见其50%以上收入来自海底捞。事实上,海底捞不仅是颐海国际的收入支柱,更是其业绩三年连增的幕后推手。  颐海上市后,张勇、舒萍夫妇拥有颐海47.76%的股权,是最大股东,拥有最大的话语权。从业务往来上来看,颐海的营业收入中,有半数以上来自海底捞。而颐海的上市,则相当于海底捞间接上市。  这便是张勇暂时放弃海底捞,而让拆分出颐海直接上市的根本原因。  快马加鞭  颐海上市,对火锅市场无疑是一针强心剂。同时如何管控海底捞在股海中持续不败,将是张勇等高层必须面对的。  之前,湘鄂情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后,其核心业务频繁变动,最后完全脱离老本行,改名“中科云网”。  接下来,要想让颐海有一个好的业绩,就必须让其下游公司海底捞获得快速稳定的发展,而这就要求关联公司海底捞,今后还要加快速度在全国进行布局。因为海底捞的扩张速度,在很大程度上,支撑着颐海的业绩。如果下游企业海底捞快速增长,就能保证颐海生产规模足够大,其采购成本才有压倒性优势,利润空间也就能保证持续增长。  在面对海底捞扩张上,张勇一直快马加鞭。从颐海国际披露的消息显示:海底捞集团计划2016年~2019年分别将再开设68家、71家、79家、85家火锅餐厅,合计超300家,其中仅2016年在国内将进入24个新城市。  上市固然是个好事情,预示着海底捞可以从这里取得更大的资源、权益和发展空间,但是同时将承担相应的资本风险。其实,张勇总有一种无形的恐惧,对未来依旧忧心忡忡。上市后,海底捞肯定要快速扩张,问题是在快速扩张中,海底捞还能保持自己引以为傲的“服务”吗?还能保证员工的服务质量只会提升,不会下降吗?  这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海底捞的核心竞争力。张勇不能不为之忧虑,毕竟在海底捞的前面,有俏江南、湘鄂情的前车之鉴。

由于餐饮企业普遍存在财务不透明、偷税漏税、员工福利不完善、经营管理不规范等问题,餐饮企业一直难以上市,但海底捞的曲线“上市”模式为餐饮行业提供了新的模式。

虽然迂回的路稍微长一点,但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时候,是达到目标的最短路径。

海底捞集团董事长张勇采取了这种迂回战术。跌跌撞撞五年后,上市的梦想终于实现了。2016年7月13日,“海底捞”上市,其独家底料供应商怡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海)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海底捞最终借助一海跳入资本市场。从此,餐饮行业上市故事有了新版本。

根据渤海的公开信息,渤海此次在香港共卖出2.6亿股,其中10%的公募被超卖0.63倍;股票定价接近IPO范围上限,预计净募集资金约7.75亿元,主要用于打造河北霸州生产基地,以及未来潜在的战略收购机会和推广。

为什么海底捞是以火锅底料上市而不是母公司?除了成功上市突破的喜悦,海底捞张勇不担心吗?

上市困难

其实海底捞上市传闻已久。早在2011年,海底捞准备上市的消息就层出不穷。据媒体报道,四川简阳市人民政府网此前称,海底捞进入上市辅导期。

虽然创始人张勇本人曾低调表示有上市计划,但每当谣言传出,海底捞官员都会立即否认,因为时机尚未成熟。

连锁企业要想获得足够的资金周转,就必须上市。但是对于餐饮行业来说,上市并不容易。张勇还希望海底捞尽快上市,然后加快全国布局,成为火锅行业第一品牌。但是海底捞直接上市并不容易。

首先,海底捞是一家传统餐饮企业,往往存在财务不透明、偷税漏税、员工福利不完善、经营管理不规范等问题。这使得餐饮业比普通行业更难上市。这也是海底捞迟迟不上市的主要原因。

此外,市场低迷,加上证监会对餐饮企业上市的检查,直接减缓了餐饮企业的上市速度。

其实a股市场已经很多年不欢迎餐饮企业了。从广州酒家、俏江南到顺丰集团、“狗不理”等实力雄厚的餐饮企业,都曾试图打破游戏,但最终都失败了,或者被迫延期上市,或者干脆放弃IPO申请。

张勇走的是曲线上市的路子,就是直接放弃上市海底捞,而是把海底捞的火锅底料供应商怡海推到前台。海底捞想做火锅生意第一品牌,迟早要上资本市场。

对张勇来说,更明智的做法是选择分拆其底层材料业务并上市。对于任何一家火锅店来说,它的生命完全掌握在底料厂商手中。纵观海底捞的上市过程,可以看出它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怡海的供应链支撑。

与餐饮服务相比,投资者承担的风险更小,上市融资后会有更大的资金池,符合风险最小化和利润最大化的原则。“底层材料的唯一上市提到了火锅行业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底层材料是火锅行业的核心产品,只有核心产品才是最好的营销手段。”一位熟悉火锅业务的人士表示。

另外,底料业务较小,在目前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先上市其实是一个试探水。我们可以通过怡海国际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来判断海底捞真正的市场认可度,然后推动海底捞直接上市或者重新打包资产上市。

迂回战术

怡海国际主要从事火锅底料、火锅底料、中式复合调料的研发、生产、经销和销售,自成立以来一直是海底捞火锅底料的独家供应商。怡海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5年,当时海底捞成立成都分公司,然后投入运营第一条火锅底料生产线,为四川海底捞集团经营的火锅店供货。

海底捞直接上市遇到困难后,张勇很快计划在怡海上市。2013年,张勇成功注册怡海为开曼群岛投资控股公司。根据公开资料,张勇和舒平是怡海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此外,马云等人创立的云峰基金持有怡海6%的股权。

2013年,张勇将怡海从海底捞分拆出来,特别是2014年,海底捞门店扩张明显加快,为怡海上市铺平了道路。

截至2014年底,海底捞在中国拥有109家门店。成立的前20年,以平均每年5 ~ 8的速度扩张。然而,从2014年开始,开店的步伐突然加快了三倍。仅2014年一年就开了18家,2015年就开了31家,达到142家。

根据怡海国际的公告,海底捞集团包括四川海底捞集团和新加坡海底捞集团,其中新加坡海底捞集团于2013年成立,专注于火锅行业的海外扩张。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集团总收入分别为43.5亿元、49.9亿元和50.85亿元,新加坡海底捞集团总收入分别为1290万美元、9810万美元和2.75亿美元。

事实上,与海底捞集团的扩张相一致,怡海国际对海底捞集团的销售收入从2013年的1.788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4.579亿元,怡海国际2013年至2015年的年经营收入也从3.16亿元增加到8.47亿元。

根据怡海国际披露的数据,作为海底捞的子公司,怡海国际近三年的经营收入显示,其收入的50%以上来自海底捞。事实上,海底捞不仅是怡海国际的收入支柱,也是其三年业绩持续增长背后的驱动力。

怡海上市后,张勇和舒平持有怡海47.76%的股份,怡海是第一大股东,拥有最大的话语权。从业务上看,怡海的运营收入有一大半来自海底捞。怡海上市相当于海底捞间接上市。

这是张勇暂时放弃海底捞,让分裂的怡海直接上市的根本原因。

鞭策飞马达到更快的速度——加快速度

怡海上市无疑是火锅市场的一剂强心针。同时,如何控制海底捞在股市保持不败,也是张勇等高层面临的问题。

此前,湘鄂青在深交所上市后,核心业务频繁变更,最终彻底脱离旧业务,更名为“中科云网”。

接下来,一海要想有好的业绩,需要其下游公司海底捞实现快速稳定的发展,这就需要其关联公司海底捞未来加快在全国的布局。因为海底捞的扩张速度,很大程度上支撑了怡海的表现。如果海底捞这种下游企业快速成长,可以保证怡海的生产规模足够大,采购成本有压倒性优势,利润率可以保证持续增长。

面对海底捞的扩张,张勇一直骑得很快。根据怡海国际透露的信息,海底捞集团计划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分别开设68家、71家、79家和85家火锅店,总计超过300家,其中2016年将在中国新开24家。

上市是好事,预示着海底捞可以从这里获得更多的资源、权益和发展空间,但同时也会承担相应的资金风险。事实上,张勇一直有一种无形的恐惧,仍然担心未来。上市后,海底捞必须迅速扩张。问题是,海底捞能否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保持其引以为傲的“服务”?你能保证员工的服务质量只会提高不会降低吗?

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核心c有关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