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餐饮网

女性收养48名智障人士开“阿甘正传”餐厅

广告

“用阿甘精神对待工作,完善自我,我劳动我快乐,加油!”喊出口号的声音虽然有些含糊,但却洪亮有力,这些智障的年轻人和老人从没想过他们能有自己的工作。  长春智障支持性就业实训基地——阿甘餐厅试点正式开业。12位通过岗前专业培训的智障者成为阿甘餐厅的员工,负责传菜、清理、搬运等各种工作。  传菜、打扫都能做,领薪水,住宿舍  2015年5月20日中午,记者来到阿甘餐厅,总面积达600多平方米的餐厅十分敞亮。身穿半袖、系着围裙的服务生,正忙碌地穿梭着。  餐厅的创办者胡艳苹告诉记者,身着黑色半袖的是她智障的“孩子”,“我不想让孩子们与正常人有所不同,但是为了大家在一起工作方便,还是得略微区分一下。”  “我来这儿6天了,会传菜,还会扫地、擦桌子。”22岁的小博说。他每次传菜回来,都会端端正正地站在后厨门口,等着下一盘菜。  “今年我听残联说,长春建立了一家支持智障人士就业的餐厅,就带着儿子来这儿应聘。”小博的妈妈石凤丽说,“儿子经过培训,成了服务员。这是小博 次走向社会参加工作,想都不敢想。”  餐厅里更多的员工,来自“善满家园”智障人康复托养中心。这个中心也是胡艳苹创办的,作为智障者农疗、工疗基地已经开始为阿甘餐厅提供蔬菜和食材。  12名智障员工中,年纪更大的有60多岁。他们每6人为一个小组,每天上下午倒班工作3到4个小时。他们中大部分都是三四级智力,有的仅达到二级。  智障员工“开心”跟胡艳苹特别亲,如今已经是20多岁的大小伙子,性格开朗,干活麻利。“他刚到康复托养中心时还是个孩子,一只眼睛刚刚失明,孤僻到总是自己一个人蹲在墙角吃饭,说话谁也听不懂。”胡艳苹回忆说。  “肢残、盲人、聋哑等残疾人士都有了较为成熟的就业机制。人们担心心智不健全做不好工作,但事实上,他们能够从事一些简单、重复的劳动。”长春市残联理事长庞国忠说。  餐厅给这些智障员工提供了宿舍,在试用期间,每人每个月的薪酬在300元左右。等到他们转正独立工作后,工资还会上涨。“给他们每个人都办了存折,让他们体验劳动的收获,也让他们学会购物。”胡艳苹说。  “阿甘妈妈”让智障孩子自食其力  智障孩子叫胡艳苹“妈妈”,大伙也都称她为“阿甘妈妈”。胡艳苹是全国扶残助残知名个人,目前收养着48名智障者。  胡艳苹老家在长春市远郊兴隆山镇太平村,迫于生计,17岁就独自一个人出来闯荡。在长春火车站前,胡艳苹卖过服装、摆过地摊儿,承包过公共厕所和电话亭,后来成为经营着茶楼、酒店、超市的老板。  2001年1月15日,胡艳苹7个月大、患有先天智障的儿子离开人世。从那以后,她开始收养智障者,把情感寄托在她收养的智障孩子身上。一个个智障者,被她起了好听的名字:开心、高兴、如意、吉祥……至今,胡艳苹已累计收养过近百名智障者。  2010年11月,在政府的协调和帮助下,胡艳苹终于获得了创办“九台市善满家园智障人康复托养中心”的批文,并在九台市西营城镇建成落户。如今,“善满家园”康复托养中心院子里养起了鸡、鸭、鹅,还种菜,栽果树。  “起初,只想着让孩子们吃饱穿暖就行。后来发现,他们并不快乐,就想让他们在自食其力的过程中寻找乐趣。”胡艳苹开始组织人教孩子们叠被子、扫地。  随着认识的提高,胡艳苹又利用康复托养中心的便利条件,引入了农疗、工疗,并建设成了智障者的疗养基地。如今,从康复托养,到农疗、工疗的辅助性就业,再到阿甘餐厅的支持性就业,胡艳苹为她的智障孩子融入社会铺设了一条坦途。  “妈,咱开个餐馆,我当经理,我能帮你。”被大伙称为“梦经理”的孩子,是撺掇胡艳苹开餐馆的“功臣”。“没有孩子的撺掇,从没想过开饭店。”胡艳苹说。  有人质疑阿甘餐厅是个噱头。胡艳苹说,这是她帮孩子实现的一个梦,“让他们平等参与社会活动,体会到劳动的快乐、尊严和价值。孩子也能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让自己的智力慢慢成长。”  这些年,不少人想给胡艳苹捐钱,但她没接受过捐助。“大家的好心我领了,但我现在还有能力让他们吃饱穿暖、让他们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不想把这个事情做偏、做歪。”胡艳苹说。  目前,在全国7个实施支持性就业试点地区中,阿甘餐厅是一次性支持智障者融合就业 多的试点机构。“智障者就应该走出来、说出来、做出来,人生就会改变。”庞国忠认为,他们只要说出自己的梦想,就很有可能实现。  每年运行费用60万,政府给补30万  “支持性就业”,是智障者的一种就业模式,是由就业辅导员在竞争性工作场所为智障者持续提供训练,以增进他们工作、与同事的互动能力。当智障者的表现符合工作要求后,就业辅导员逐渐退出工作现场,改为追踪的方式提供服务。  “看到餐厅里的‘阿甘’们,好多企业家也来跟我说可以提供岗位,但是担心管理不了这些孩子。”胡艳苹说,智障者确实需要一个可信赖的人来帮助他们,就业辅导员至关重要,却又非常紧缺。  阿甘餐厅的12名智障者,能够经过培训顺利进入工作岗位,除了有胡艳苹这样一个妈妈,还有经过培养和认证的7名就业辅导员来管理服务。  目前,康复托养中心收养48名智障者,每年维持运行的费用达60多万元,政府给补贴30万元。此外,阿甘餐厅一年的租金就大约100万元,还有其他的支出。餐厅可能会持续赔本运行一段时间。  由于支持性就业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各项扶持政策还并不完善。既是餐厅又是智障支持性就业实训基地,胡艳苹作为法人的阿甘餐厅,却找不到享受减免营业税政策的相应依据。就是当年康复托养中心建设过程,土地税减免也没有相应政策,胡艳苹硬是拿出9万多元交税。  “智障人士走上工作岗位,政府尽可能提供了有针对性的岗前培训。”庞国忠说,长春市正在研究落实吸纳智障者就业的工资补贴、创业就业基地建设补贴和智障者就业养老补贴等多种支持政策。  目前,长春市已经有近60家企业,吸纳300多智障者就业,在餐饮、家政、搬运、包装等行业,从事简单、重复性的劳动。“政府会在智障者工作时间、工资和保险等方面进行监管。”庞国忠说。  在启动长春支持性就业基地的基础上,吉林省将逐步把支持性就业工作在全省开展起来,通过集中安置和个别安排,使更多的智障人士能够融入社会,增加收入,过上更有尊严的生活。  去年城镇新就业残疾人27.8万  2014年,残疾人就业规模总体保持稳定。城镇新就业残疾人27.8万,其中,集中就业残疾人7.6万,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7.0万,公益性岗位就业1.2万,个体就业及其它形式灵活就业10.7万,辅助性就业1.3万。全国城镇就业人数436.0万;1723.6万农村残疾人在业。  全国残疾人职业培训基地达到6154个,其中残联兴办2211个,依托社会机构兴办3943个,38.2万人次城镇残疾人接受了职业培训。  盲人按摩事业稳定发展,按摩机构迅速增长。2014年度培训盲人保健按摩人员21296名、盲人医疗按摩人员5623名;保健按摩机构达到15609个,医疗按摩机构达到1018个。  残疾人托养服务工作规范推进,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达到5917个,共为16.1万残疾人提供了托养服务。其中寄宿制托养服务机构1758个;日间照料机构2132个;综合性托养服务机构2027个。在以上机构中,共有15933名残疾人实现辅助性就业,3503名残疾人实现了支持性就业。机构之外接受居家托养服务的残疾人达到77.1万人。全年共有4.9万名托养服务管理和服务人员接受了各级各类专业培训。  人民网5月28日讯 据日媒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5月27日决定禁止餐饮店等提供生猪肝和生猪肉。餐饮店有义务加热生猪肉、生猪肝直至中心部分,一旦违反将面临刑事处罚。日本厚生劳动省将调整基于日本《食品卫生法》的规格标准,并于6月中旬开始施行。  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生猪肝和生猪肉含有戊型肝炎病毒,可导致严重食物中毒。该病毒不仅存在于肉的表面,而且分布于生肉内部。因此将设定“将生猪肉中心部分以63度的温度加热30分钟以上”等标准,认为应该禁止餐饮店提供生猪肉,同时还禁止零售店出售生食猪肉。  上述要求将被写入《食品卫生法》的规格标准,一旦违反将面临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  据日本厚生省于2013年度(截至14年3月)实施的调查,日本共有约200家餐饮店供应生食的猪肝刺身。  新加坡上市公司Chaswood Resources Group(下称Chaswood)近日宣布,已于2015年4月20日完成了对位于北京和上海的6家星期五餐厅(T.G.I.FRIDAYS)的收购。  1965年在纽约成立的星期五餐厅一直被视为美国饮食文化的标志,目前在美国及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900家直营、授权及合资餐厅。  1995年12月18日,星期五餐厅在北京东三环北路开出在中国内地的头家门店,随后上海衡山路的星期五餐厅也开业了。当时,去星期五餐厅就餐是一件颇为时髦的事情,餐厅主打地道的美式食品,除了招牌汉堡之外,其 为着名的食物就是猪肋排,配上特制酱汁非常美味。  但20年过去了,在这个经济增长 迅速的国度,星期五餐厅却一共只有6家,其中四家在北京,一家在上海,一家在天津。  进入中国市场之初,星期五餐厅由卡尔森集团同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北京分公司(CATIC BeijingCo.)成立合资公司共同经营。随后,卡尔森集团为了获得更多自主经营权,逐步提高了其在合资公司的股权。  2013年以后,中国内地的星期五餐厅全部为卡尔森集团直接进行投资和管理。星期五餐厅还在上海重新开设了一家旗舰店,首度引进了美国总部的新概念设计,包括开放式厨房、全视角吧台、露天用餐区等。墙面悬挂的各种体育、摇滚、明星招贴海报也颇为美式。当时,卡尔森方面表示会加紧在中国的投资,希望在2014年在上海新开2至3家门店。  不过,这一计划 后并没有实现。2014年,卡尔森集团更是将星期五餐厅的品牌卖给了两家私募股权基金。显然,当时星期五餐厅也无暇顾及其在中国的发展。  现在,作为收购内容的一部分,Chaswood承诺在上海和北京继续开发10家新店铺。在此之前,Chaswood曾同意在深圳新建4家星期五餐厅。  目前,Chaswood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经营着20家星期五餐厅。  Chaswood还将对目前北京的星期五餐厅加大投资,根据更新的星期五餐厅形象设计对其改造更新,其更新的餐厅形象已在位于上海的头个星期五餐厅首知名行了试点。  Chaswood总经理Andrew Reddy表示:“这一市场拓展过程也使得我们深信星期五餐厅的发展方向是正确的。近年来,我们已经在东南亚生根,现在期望通过这次收购和即将增加的星期五餐厅拓展在中国的业务。”  “Chaswood是我们在东南亚地区持久的合作伙伴,他们对于星期五这一品牌有深入的认识和了解。”星期五餐厅公司主裁兼首席运营官Ian Saunders称,“中国市场对于星期五餐厅至关重要,我们也期待能有机会与更多其他地区加盟商们进行合作,在中国市场共创新的机遇。”  Chaswood目前在东南亚经营着10家餐饮品牌,包括日式休闲餐厅Watami、韩国烤肉品牌Bulgogi Brother,并拥有新加坡小笼包品牌乐新皇朝在泰国的经营权,借着与星期五餐厅的合作,Chaswood未来也有机会将旗下更多品牌引入中国。  从外婆家退休后,吴国平更忙了,杭州似乎只是他的一个栖息地,休息一下马上奔赴下一个城市。他飞到一线旅游城市为他的外婆店开分店选址;跑到国内外各地考察民宿;去桐庐、浦江做他全新的事业——民宿·中国村。但是他的忙,忙得很有质量。他说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事,和自己擅长的事,是把自己的生活方式与大家分享,做更好的自己。  在吴国平的微信里,有三个标签:uncle 吴、杭州62、我家就在西湖边。5月25日,外婆家办了一场关于“62外婆节”的新闻发布会,宣布6月2日将成为外婆家的美食节。在杭州人普遍认为“杭州62”是骂人的话时,吴国平又为何视为珍宝?做民宿·中国村,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他对时尚的认知又与现在 前端的居住理念有着什么样的共通之处?  关于回归  做民宿,满足人性对自然的渴求  在和家园九礼二期排屋样板房的庭院里,微风习习,周围安静至极,只听到树叶婆娑,不时有鸟鸣叫着从这棵树飞向另一棵树。看到一棵棵原生态保留的大树,吴国平不禁赞叹这儿的环境之美。“房子是可以复制的,但植物这种自然是无法复制的。”而他近年来,所追寻的,其实也就是对自然的回归。  从外婆家到民宿,从餐饮到涉足旅游,看似是跨界的转型,但从骨子里,吴国平一直在寻求内心对自然的渴求。  外婆家1998年起步于杭州马塍路,之后迅速扩张,至今已经在30余个城市有160余家门店,而餐饮的品牌也分化出了第二乐章、炉鱼、锅小二、金牌外婆家以及动手吧等多个子品牌。  其实外婆家令大家印象深刻的,不仅是其精美特有的菜肴,还有每家店的装修风格都非常前卫时尚,比如“炉鱼”的特色大烤炉及风格大胆的墙面涂鸦、动手吧的炫酷灯光等,不仅给用餐者留下深刻的 印象,更在进食中增添了一种人性化的关怀,使用餐者产生深深的认同感。  而外婆家所有分店的设计风格全部都贯穿了吴国平的理念和想法,他对于装修风格的重视绝不亚于对菜品的研究。  2014年吴国平宣布从外婆家退休,其实他是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他考察了三年的民宿上面。  说到做民宿的初衷,吴国平笑称是因为厌烦了城市的嘈杂,想要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更近三年的时间,他和司机几乎走遍了浙江所有风景优美的隐秘乡村。找到一个乡村,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发发呆,享受下大自然的怀抱。在他眼里,乡村的稻田远比城市的草坪更有立体感。而因为他去的地方多,现在俨然成了浙江乡村的“活地图”。  去过不少乡村,自然也住过各种各样的民宿。有些民宿真的是很简陋,卫生间也还是原来的农村式卫生间,当他看到莫干山的洋家乐时,他深深被触动了。老外能在中国搞民宿,浙江拥有那么好的自然资源,我们不应该做得更好吗?于是,他开始了民宿寻觅之旅。  去年12月,吴国平与浦江县虞宅镇签订投资意向书,入驻开发马岭脚古村,他为马岭脚古村民宿改名为野马岭中国村,要打造全国更高端民宿。吴国平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一个人无法改变这个社会,但他愿意尽自己之力去推动社会的进步。”  “这是一个回归,农村人来到城市,然后又渴望回归到自然。”吴国平自嘲自己是“2号疯子”,大部分的休息时间都往乡下跑,看到山水就心情舒畅,而现在他想让更多的城市人和他一样去重新发现中国乡村之美。  鼎园九礼实景  关于建筑  以人为本,留下我们这一代人的符号  野马岭中国村,预计耗资六千万元,改造30幢房子,目前2幢样板房已经基本修缮完毕。这个号称将被打造为中国更高端民宿的野马岭中国村,除了原有的悠久历史、古道、古树,在建筑上将会以什么样的面目呈现给大家?  吴国平说,这些历史建筑肯定要保护好,但我们不是用来展览的,而是用来居住的,在这样一个以人为本的时代,一定是实用性大于形式。因此,它原来的门还是保留着,但是人会从两边进入;房间里面一定会有地暖;会有十几个电源插口;卫生间也一定有现代文化的标记。  而他将野马岭定义为“裸露的空间”,就是希望住宿者能回归到大自然后全身心放松自己,可以穿着比基尼在院子里望着星星吃顿晚餐。但越“回归大自然”,耗费的成本也就越大,比如冬天在山顶的空中玻璃房,一边游泳一边欣赏窗外的飘雪。  一次意大利之旅让吴国平印象深刻。在卡布里岛的民宿,店主人指着一面约一米宽的墙很自豪地跟他说,这是他爷爷当年砌的,这是他爸爸当年砌的,而这里是他当年砌的。“我不赞同修旧如旧,我们这一代人一定要留下我们的符号印记。”吴国平说,他希望能把自己的生活方式拿出来与大家共享。  其实在城市排屋上,吴国平也有着同样的态度。和家园九礼二期排屋采用了私人定制精装的方式,每位业主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于房屋的精装提出自己的意见,而设计师也会根据情况进行相应调整,使得精装排屋也有自己的个性。吴国平非常认同这种定制精装模式,“我认为现在就是个性彰显的时代,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特有的,体现在房子上的需求也会各有不同。”吴国平说,像以前买房子,是“吹牛”用的,向朋友吹嘘自己的客厅有多大,房子有多贵,石材用得有多好;现在则更注重是否适合自己,比如储藏室够不够大,衣服放在哪里 合适翻找,厨房是否实用等。房子要好看不难,但做到好用不易。  关于利他  互联网思维就是62  吴国平给自己的标签有三个:UNCLE 吴、杭州62、我家就在西湖边。UNCLE 吴自然就是他的一个代号;“我家就在西湖边”是对外婆家餐饮品牌的一个印记,而杭州62,则是吴国平对互联网思维的一个新诠释。  “以前杭州人说别人‘你个62’,是含了贬义的意思,说这人傻蛋。但要让我说,现在的互联网思维就是‘62’。Uber做62,方便了大家的出行;淘宝做62,催生了剁手党。在这样的时代,就是要先利他,才能创造客户。”吴国平说,基于此,他设立了“62外婆节”。  6月2日当天,不仅有620份的免单券,线下门店消费全部6.2折;同时外婆家还跨界牵手Uber、河狸家,不仅可免费打车,更可以等候时享受到美甲服务。  关于潮流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这是吴国平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一句话。50岁的“潮大叔”吴国平用他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这句话。  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着一袭黑色飘逸长开衫、黑色束口裤,脚蹬一双浓抹油彩潮鞋,看上去是一个潮人的代表。怪不得一位90后直言,他的穿衣风格都是受吴国平影响,连服装品牌都要追同一个牌子。  吴国平这几年也一直以潮人形象面世,他笑称自己的品味也是随时代在进步的。对上世纪60年代的人来说,他年轻时也想潮一点,但穿条喇叭裤都会被 剪掉。再后来,也会跟别人一样追求名牌的衣服,遇到穿同样式的衣服,还会觉得品味不错。但是现在的吴国平觉得,做任何事都不是为了迎合别人的喜好,而是为了自己。“我就是做自己喜欢做而且擅长做的事,做更好的自己。做外婆家、做中国更高端的民宿,都是如此。”

“用阿甘精神对待自己的工作,提升自己。我工作,我快乐。加油!”喊口号的声音虽然模糊,但是响亮有力。这些智障的年轻人和老年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可以有自己的工作。

长春弱智配套就业培训基地——阿甘餐厅试点正式开业。十二名通过岗前专业培训的智障人士成为阿甘餐厅员工,负责送菜、打扫卫生和搬运。

可以传菜传打扫,拿工资,住宿舍

2015年5月20日中午,记者来到阿甘餐厅。总面积超过600平方米的餐厅非常明亮。身着半袖围裙的服务员正忙着穿梭。

这家餐厅的创始人胡艳萍告诉记者,穿黑色半袖是她的智障“孩子”。“我不希望孩子和正常人不一样,但是为了方便大家一起工作,还是要稍微区分一下。”

“我来了6天了,我会传菜,扫地,擦桌子。”22岁的博说。每次回来,他都会端端正正地站在厨房门口,等着下一道菜。

“今年听残联说,长春成立了一家餐馆,支持智障人士就业,并带儿子来这里申请。肖波的母亲石丰利说:“我儿子接受了培训,成了一名服务员。这是小博西要去社会上参加工作,我想都不敢想。”

餐厅更多的员工来自“山漫家园”的智障人士康复护理中心。这个中心也是由胡艳萍创建的。作为一个为智障人士提供农业和工业治疗的基地,它已经开始为阿甘餐厅提供蔬菜和配料。

12名智障员工中,年龄较大的60岁以上。他们每天早上和下午6个人一组,轮班工作3到4个小时。大部分都有三四个等级的智力,有的只达到二级。

智障员工和胡艳萍很亲近,他现在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性格开朗,做事麻利。“当他第一次到达康复护理中心时,他还是个孩子。一只眼睛瞎了。他很孤独,总是蹲在角落里吃饭,没人能理解他。”胡艳萍回忆道。

“残疾人,如肢体残疾人、盲人和聋人,有相对成熟的就业机制。人们担心自己心智不健全,做不好工作,其实可以从事一些简单重复的工作。”长春市残联主席庞说。

餐厅为这些智障员工提供宿舍。试用期内,每人月薪300元左右。当他们成为独立工作者时,他们的工资就会上涨。“给他们每人一个存折,让他们体验劳动的收获,让他们学会购物。”胡艳萍说。

《阿甘正传》让智障儿童自食其力

这个智力迟钝的孩子被称为胡艳萍的“妈妈”,每个人都叫她“阿甘的妈妈”。胡艳萍是中国著名的帮助残疾人的人。目前,她已经收养了48名智障人士。

胡艳萍的家乡在长春市远郊兴隆山镇太平村。迫于生计,她17岁就一个人出去了。在长春火车站前,胡艳萍卖衣服、摆摊、承包公厕和电话亭,后来成为茶馆、旅馆和超市的老板。

2001年1月15日,胡艳萍7个月大的先天性智障儿子去世。从那以后,她开始收养智障,把感情寄托在她收养的智障孩子身上。一个接一个,智障人士被她起了好听的名字:开心、开心、如意、吉祥……到目前为止,胡艳萍已经收养了近百名智障人士。

2010年11月,在政府的协调和帮助下,胡艳萍终于获准在九台市山门嘉园设立智障人士康复护理中心,并落户九台市西营镇。如今,在“山门家园”康复护理中心的院子里饲养着鸡、鸭和鹅,蔬菜和果树也被种植

随着认识的提高,胡艳萍利用康复保健中心的便利引进了农业治疗和工业治疗,并把它建成了一个智障人士康复基地。如今,胡艳萍为她的智障儿童融入社会铺平了一条平坦的道路,从康复护理,到工农业治疗的辅助就业,再到阿甘正传餐厅的辅助就业。

“妈妈,我们开个餐厅吧,我来当经理,我可以帮你。”被大家称为“梦想经理”的孩子们是鼓励胡艳萍开餐馆的“英雄”。“没有孩子的尴尬,我从来没想过开餐厅。”胡艳萍说。

有人质疑阿甘是噱头。胡艳萍说,这是她帮助孩子实现的梦想,“让他们平等地参与社会活动,体会劳动的快乐、尊严和价值。孩子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也可以让自己的智力慢慢成长。”

多年来,许多人都想捐钱给胡艳萍,但她从未收到任何捐赠。“我得到了大家的善意,但我还有能力让他们吃饱穿暖,让他们过上正常的生活。我不想做错这件事,也不想做错。”胡艳萍说。

目前,在全国七个支持就业试点地区中,阿甘正传餐厅是一家一次性支持智障人士融合就业的试点机构。“智障人士要出来,说出来,做出来,生活才会改变。”庞认为,只要说出自己的梦想,就有可能实现。

年运营成本60万,政府补30万

“支持就业”是智障人士的一种就业模式。就业顾问在竞争激烈的工作场所为智障人士提供持续培训,以提高他们的工作能力和与同事互动的能力。当智障人员的表现达到工作要求后,就业辅导员逐步退出工作现场,通过跟踪提供服务。

“在餐厅看《阿甘正传》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