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易购

《奶茶焦虑症》能治好吗?

广告

“没有独立思想的世界没有自由”——《美丽新世界  午后时光,写字楼里又陷入萎靡。人们像药力耗尽的瘾君子,昏昏欲睡,奄奄一息,急需一颗“唆麻”(《美丽新世界中的致幻剂)来续命。几大外卖平台的骑手是续命使者,他们日复一日地飞驰往返着,路线如同社畜的命运,早已被设定好。  随着一声“订单完成”释放出接头暗号,骑手们手中的袋子被带进写字楼的一间间蜂房内。袋子中的“液体唆麻”——奶茶,让枯燥的流水线得到片刻甜蜜的麻醉。  对于抗寒能力弱的人们,奶茶,也是一杯上好的取暖剂。口红效应曾告诉我们,越是天寒地冻的日子,人们越是迷恋那些看似无意义却又廉价、可爱的小玩意,就像美国经济大萧条成就的可口可乐。  对1929年的美国人而言,喝一口可乐仿佛就能短暂地忘掉烦恼,逃避压力。而今天,中国人也找到了自己的可口可乐。在长达四年的“经济寒冬”里,新中式奶茶如同雨后春笋般增长。2018年,仅美团一家的奶茶订单量就已破2.1亿。对比外面铺天盖地的关店、裁员,奶茶的爆发像是在寒潮中演奏一曲《冰与火之歌。  但玩火毕竟是危险的,在凶猛的火势面前,大多数人都做了飞蛾。少数人能真正掌握火源,却也无时无刻不在引火烧身的边缘行走。  还能绕地球几圈?  蒋建琪最近可能失眠了。  从“异物门”开始,香飘飘股价连续三个月下跌了34.83%。而上半年营收13.77亿,扣非净利润却只有2.28万的财报,更是成为了业内的段子。惹得媒体隔三差五就会跟蒋建琪来一次隔空问话:“在奶茶店遍地开花的现如今,香飘飘还能绕地球几圈?”  还能绕地球几圈?蒋建琪向来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人们的逼问,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很委屈”。他表面上“委屈”的是人们只看净利亏损不看营收上涨,但潜台词却在控诉这个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  人们不该忘记,是他延续了粉末奶茶的生命。  从2000年开始,喝奶茶的潮流席卷大陆,蒋建琪目睹了年轻人排队买奶茶的盛况,内心为之震动。2005年,在满街奶茶铺子都充斥着茶粉和奶精的年代,他率先将粉末奶茶装进杯子,带进超市。很快,香飘飘便开始了第一圈环球旅行。  舒服日子过了不到2年,果冻老字号喜之郎带来了优乐美,全球消费者规模仅次于可口可乐的立顿推出了袋泡奶茶。强大的对手相继入市,彼时的香飘飘还只是个土财主,蒋建琪拿起大斧毫不犹豫地砍掉了奶茶以外的所有业务,专攻一术。  在北京房价均价还不到八千元的时候,蒋建琪猛砸三千万广告费,投放在与定位人群重叠较多的湖南卫视。15秒的广告,将时间利用到了极致,不停地重复着“香飘飘奶茶”、“奶茶香飘飘”……整整七个“香飘飘”,洗脑程度堪比恒源祥。  在香飘飘尽情释放特劳特定位神功时,喜之郎也花了大价钱给优乐美请来周杰伦做代言。一句“把你捧在手心”,大打情感牌,但落到销售却依然被香飘飘吊打。毕竟爱情要浪漫先得浪费,优乐美的广告词虽浪漫,但3元钱一杯的奶茶却着实不够浪费。  相比之下,国际品牌立顿的打法却简单不少,除了请王力宏打了个广告,再未见声势更浩大的营销活动,这可能也是跟立顿的产品线主要是袋装茶有关。在那个营销至上的年代,这无疑为香飘飘提供了突围的机会。  蒋建琪拿出真金白银和优乐美、立顿、乡约、康师傅等一众敌人进行厮杀角逐,跨时多年的奶茶大战,俨然已把香飘飘训练成一台精密的营销机器。  历经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1年塑化危机,让无数奶茶店无人问津横尸街头,香飘飘的销量却逆势攀升。到了2017年,香飘飘更是成功登陆上交所上市。  蒋建琪一路忘我地飞驰,他没有意识到,之所以跑得快是因为飞驰在一条下坡道,更忽略了一条全新的赛道正在同时搭建。  随着塑化剂和反式脂肪酸所引发的健康问题日益受到关注,新式茶饮品牌诞生了。它们像神秘的地下组织,从2011年开始,迅速席卷全国,完成了一场从奶精到鲜奶、从茶粉到鲜煮茶的奶茶革命。  这场革命中,打头阵的是贡茶和一点点。贡茶推出了奶盖茶,一点点推出了现泡鲜煮茶。更好喝的同时,心理负担更少了。两个品类一出,霸权迅速移交。随后,一个叫聂云宸的90后小伙在奶盖茶的基础上加上了芝士,小小的改动演变出现如今让年轻人为之疯狂的喜茶。  奶茶江湖从此两立。以喜茶为代表的新式茶饮开始一路北上,加速扩张,而以coco都可这一类多用奶精进行调配的台式奶茶,则在现有门店基数上向三四线城市下沉。  2017年,全国仅新开奶茶店就已达18万家,中华大地到处飘着奶茶香,刚刚完成IPO进入资本市场的香飘飘渐渐式微。慌忙中,蒋建琪推出了液体奶茶和果汁茶,依然花了大价钱做广告,依然请了明星代言,却迄今未见实际贡献。  山中一日,人间百年。香飘飘一路带着辉煌战绩蒙眼狂奔,但奶茶市场也同时在经历着沧海桑田。回过神时,发现依然只有一套定位法可以护身。不禁让人感叹,一切成也营销,败也营销。  蒋建琪曾经是英雄,但自古英雄与时势无法分割,时势会变化、会前进,新的时势又会创造新的英雄。他虽然开辟了杯装奶茶的时代,并称霸一方,但他无法阻止另一条新赛道的诞生。  属于香飘飘的时代一路渐行渐远,手握着“奶茶第一股”,蒋建琪却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委屈”得无法自已。样子颇有些像诺基亚老板曾经的呐喊: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抛弃的,和被抛弃的  香飘飘的焦虑还释放出了另外一个危险的信号——随着粉末奶茶逐渐被替代,植脂末(奶精)也正在被抛弃。  今年9月,靠植脂末发家的佳禾食品公布了IPO招股书。戏剧的是,刚刚登上A股的舞台,佳禾食品便同时遭遇着被逐渐抛弃的命运。  昔日与其过从甚密的老大哥率先开始疏远。  曾经“提拔”过佳禾食品的“奶茶第一股”香飘飘,不仅和“奶精(植脂末)第一股”的昵称相似,一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好兄弟,一度位列佳禾食品的大客户榜首。但从香飘飘2016年-2018年在佳禾食品的采购金额对比,可以看出这位老大哥另辟航线的决心。  两年内,香飘飘的采购金额从1.6亿元降至8613万元。植脂末采购额缩水近一半,而另一边又在加大不添加植脂末的果茶的产量,香飘飘的转型之心可谓路人皆知。  铁杆老大哥的大腿抱不稳了,好在别的大腿还健在。2017年佳禾食品最大的客户换成了统一,当时人们喝到的阿萨姆奶茶,绝大部分应该都加入了佳禾食品的产品。  好景不长, 2018年统一也收起了大腿,甚至退出了前五大客户的行列。而2018年以后生产的阿萨姆奶茶配料表再也未见“植脂末”这一项,充满了避嫌的味道。  从2016年起,佳禾食品的大客户就一直在不断易位。根据招股书披露,佳禾食品的下游客户采购量最大的首先应是香飘飘、统一、娃哈哈这一类销售冲调奶茶的企业,再次是CoCo都可、85°C、沪上阿姨等在内的现调奶茶品牌。  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两类企业的采购金额彻底反转。拥有“CoCo 都可”的上海肇亿商贸有限公司成为了佳禾食品第一大客户。现调奶茶品牌正式荣登佳禾食品大腿榜首。  老大哥们纷纷开始保持距离,但现调奶茶的大腿也并不是长远的靠山。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以植脂末作为主要配料的奶茶店,虽然成本低,售价也低,在欠发达地区目前尚有一定市场空间,也不过两三年的机会。  这样的预判并非空穴来风。  当一二线城市成为新式茶饮的品牌高地,留给“CoCo 都可”们瓜分的余地已经不多。他们只能利用自身价格优势,以加盟模式提前向三四线城市下沉。毕竟,越早地、越多地让人触碰到,也就对品牌越有利。  可是悬在老大哥们头顶的反式脂肪酸之剑,同样不会放过任何一家现制茶饮。虽然正规的植脂末并不存在食品安全问题,可是也并不营养。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消费者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早先喜茶和奈雪的创始人在采访中就曾表示,虽不急着“下沉”,但也时刻盯着三四线城市这片“无人区”。面对价格硬伤,他们加速迭代。  如今在喜茶的菜单中,20元以下的产品多达10余款。鹿角巷创始人王政扬也曾表示:“我们每次提案都会报三个方案,一个最有创意的,一个最中规中矩的,一个最便宜的”。  先入未必就能为主,“COCO都可”们能看到的,“喜茶”们一样能看到,两支军队正面交锋只是时间问题。  另外,放开加盟所带来的惊人扩张力,也一并携带着负面影响广泛传播,属于优势被劣势反噬的典型案例。  拿出全家积蓄开奶茶店,最后亏到血本无归的,全国上下不在少数。其中加盟到正规品牌的还算“死得其所”,但绝大部分人的血汗钱都进了山寨品牌、不知名品牌甚至资金盘骗局的钱包。如今搜索“加盟奶茶”,除了广告之外,到处都是讨伐声。  已知的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奶茶果汁店全国开店数达到9.6万家,关店7.8万家。到了2018年,全国现制茶饮门店数达到41万家,一年内增长了74%,关店率已经达到开店率的两倍!一切都在给大众加深一个印象——加盟奶茶店,除了倒闭,什么都不会发生。  几乎可以预见,“COCO都可”们靠着低价独享小镇青年的红利以及人们前仆后继地送上门加盟当韭菜的日子,正在进入倒计时。  留给植脂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佳禾食品的焦虑也浮现在了招股计划书上。  佳禾食品这次通过IPO计划募集金额在5.6亿元左右,计划投入到“年产十二万吨植脂末生产基地建设”、“年产冻干咖啡2160吨项目建设” 、“新建研发中心项目”和 “信息化系统升级建设”四个投资项目中。其中,冻干咖啡作为重点项目,和植脂末共计投资4.82亿元。  一边顶住市场的质疑,大力投产植脂末,另一边,以咖啡作为公司全力发展的新方向。佳禾食品的步子看似迈得很妖,但其实从近年营收占比中可以发现佳禾食品降低植脂末的比重一直在降低。  但不管怎样,“只要奶茶还用植脂末就能旱涝保收”的好日子迟早会到头。这样一家靠生产起家,对品牌营销、渠道运营没有任何心得,临时抓瞎向下游发展的公司,未来,也许只能自求多福。  战明枪,防暗箭  奶茶是一个有关甜蜜的行业,但这种甜蜜更像是一层迷幻的糖衣,A面包裹着这一代消费者的焦灼,B面映衬出商家的忧虑。  对这一代消费者而言,生活里充满着各种丧,用一杯满是鲜果和牛乳的奶茶来宠爱自己,再拍一张美图发在社交媒体求关注,短暂地对抗现世焦虑,在年轻一代的语境中,这一切合理又合情;对商家而言,意识形态会迭代产品价值,就像手机已不再是单纯的通讯工具,奶茶也早已经不仅仅是饮品。商家要排解自己的焦虑,首先必须懂得消费者的焦虑。  出生在计划经济终点站的聂云宸,算是这一代消费者的同龄人。他懂得年轻人的焦虑,深知单纯地把奶茶当成饮品无法获得长久认可。在喜茶走红之后,“隐藏菜单”的开启,“喜茶GO”小程序的推出,都能看出他在试图加深与消费者的互动连接。  聂云宸的敏锐,让喜茶在这个风口稀疏的2019年,在奶茶江湖人人自危时,一路奔向资本的心尖尖上。据传今年有媒体报道“喜茶C轮融资估值已达90亿”时,B轮的投资人朱拥华还不时对着媒体摇头:“不可能这么低”。  聂云宸看起来似乎是目前最应该高枕无忧的那个人。可即便手握着投资人“挤破头也难进去”的喜茶,他也并不能睡个踏实觉。毕竟,排着队给他起高楼的人很多,明里暗里盼着他楼塌了的人更多。  晚了喜茶3年进入赛道的奈雪の雪,算得上是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踢馆者”。创始人彭心行事不跟随,态度却又步步紧逼。  聂云宸可以花一年时间调制一杯茶饮,彭心则在“一口好茶”的基础上强调要加“一口软欧包”;喜茶主推100平的标准店,重在坪效,而奈雪则专开200平以上的大店,强调空间;喜茶原来主打奶盖,如今水果风味更浓了,而奈雪原来做水果茶起步,现在加入了奶盖;喜茶7年估值90亿,令人咂舌,而奈雪做了3年估值达60亿,效率上也没输……  聂云宸从不承认喜茶有竞争对手,直到去年,彭心的开撕让事情有了转变。彭心嘲笑他一再抄袭奈雪的产品,缺乏创新,聂云宸则回击她对“创新”的理解太狭隘,有本事看结果。争执一出,两位同样以超越星巴克为宿愿的年轻创始人,当下可能都想干掉对方。  一边要应对同行明面上的紧逼,另一边,聂云宸还得忍受比自己真正门店还多的山寨店。  对任何一个网红奶茶而言,山寨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加冕”,假如没人抄你,只能代表你不是真网红。不过这道皇冠毕竟还是太重,没人心甘情愿想戴。在出道之际就受过山寨之苦的聂云宸,曾为此自断一臂,将当时在江门已经做出起色的“皇茶ROYALTEA”全部更换成如今的商标“喜茶HEYTEA”。  想来也是惊险,假如聂云宸当时跟贡茶一样,名词不能注册,又不愿放弃已有的成绩,坚持要和山寨品牌一直斗法,可能他还无法获得如今的成绩。  山寨店的蚕食,一直是新茶饮品牌的困扰。深圳首家鹿角巷在山寨店的夹击下今年不得不关张,而在一年以前,店门前还排着长龙。  聂云宸对外虽然宣称没有人能真正山寨喜茶,但向来强调体验感的他,不是不明白背后的隐患是什么。这些繁殖能力惊人的山寨品牌,常常换个LOGO单词或是中文字体就开始营业。以假乱真的背后,往往是消费者等了几个小时仍喝不到一杯真正的喜茶,更没有办法说一句真正的评价。  其实无论明枪还是暗箭,射中的无非都是“护城河”这道命门。奶茶店入行门槛低,即便是花一年时间研发出的产品,抄袭起来也不会比原本的研发时间更长。曾经就有业内人士对喜茶盈利的可持续性表示过质疑:即使有了资本加持,若没有隐性价值支撑,被迅速克隆之后,终究避免不了昙花一现的结局。  一向崇拜乔布斯的聂云宸,曾不止一次在媒体上自诩自己的产品精神如何极致。可是这一年,他的口风有了微妙的转变,他公开表示,喜茶的亮点不在于产品的独家配方,而在于原料。而这个“原料”,正是聂云宸为自己营造的壁垒。  如今,喜茶拥有自己的茶园,还跟不少上游的茶叶供应商有着深度合作,以原料优势提升核心竞争力。但自家掌控供应链端也未必就代表品质过人。毕竟新茶饮早已从昔日的圈地运动蜕变成供应链之战,各自做得如何,一切都有待时间检验。  餐饮最容易呈现疲态,在应对明枪暗箭的夹击之余,聂云宸是否能在消费者厌旧前妥善筹谋?是否能在稳定的扩张中做到妥善管理?是否能从单纯地卖产品,转向卖品牌?  这是喜茶的问题,同样也是“喜茶”们的问题。  消失的“护城河”  跨了几年都跨不过去经济寒冬里,满世界都漂浮着丧与焦虑,唯有奶茶给一幢幢充斥着压力的写字楼和一间间冷清的shopping mall增添了温暖。也许正如张爱玲的观点,就算外面是兵荒马乱,能握住眼前的蔷薇也是好的。  但能够温暖别人的,未必就能温暖自己。曾和佳禾食品相濡以“末”的香飘飘、收割过无数韭菜的加盟奶茶品牌、在低价市场分得一杯羹的平价茶饮、以真奶真茶出位的新茶饮,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行业不同阶段的焦虑。  香飘飘教会了后来者,粗放的烧钱和沉迷奶精迟早会被淘汰;加盟品牌让我们看到,野蛮扩张的结果就是被反噬;平价茶饮从大城退守到小镇,如果不寻求突破,未来也许无路可退。  即便是盛况空前的新茶饮,也在单薄的产品优势中寻找着保护伞。他们明白,资本真正想押注的,是下一个星巴克。所以他们培养社交空间、抢夺供应链优势。但这些模仿得再相似,被超越也只是一瞬间。  举个目光能及的例子,这两年被“奶茶夫妇”和马爸爸玩火又搞凉的智能奶茶店,提倡以智能设备取代人工的服务方式。对于那些想喝网红奶茶却又止步于长队面前的人群,这绝对是一种更好的选择。一旦智能奶茶店迭代成形,“喜茶”们苦心经营的壁垒,也许会和蒋建琪昔日花大价钱打过的广告一样,变得不值一提。  想要成为星巴克,便不能忽视星巴克背后隐藏的巨大能量——价值观。  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曾在自传《将心注入写过这样一句:“如果你根据空气动力学来研究蝴蝶,它不可能会飞起来。这是因为蝴蝶不懂这个道理,所以它飞起来了。”  当大多数品牌还在仔细研究商业逻辑时,星巴克却醉心于如何控制最佳室温、如何给员工和员工的家人足够的安全感,这些看似并不能构成商业模式的细节,却推动着星巴克穿越高速变化的时代,创造出市值1001.72亿美元的商业帝国。  当一个企业成为行业巨头,它所起到的社会作用就不能仅限于实现商业目的,其背后所孕育的情感价值才是让它走得更远的根基。毕竟,再缜密的计划和分析都无法抵御不可抗力,唯有“对人的关注”,才能让人们对品牌的情感保持延续。  特别是对于准入门槛过低的行业,一切理性优势都是极容易被取代的,只有感性层面的喜爱才能占领心智。这才是驱使人们坐在闹哄哄的店里喝着味道其实很一般的咖啡的动力,更是企业能够存活十年、二十年,乃至百年的核心秘籍。  这也是缓解“奶茶焦虑症”的唯一良药。对任何品牌而言,这种气质都应该从小培养。否则,挖了再深的“护城河”也会在未来消失。

“没有独立思考的世界就没有自由”——《美丽新世界》

下午,办公楼又陷入了萧条。人们就像精疲力尽的吸毒者一样,昏昏欲睡,奄奄一息,迫切需要一种“止麻”(美丽新世界中的致幻剂)来延续生命。几个外卖平台的骑手都是生命更新的使者,日复一日的飞来飞去。路线就像群居动物的命运,早就定好了。

随着“订单完成”发布联合代码,乘客手中的包被带进办公楼的蜂窝里。包里的“止液麻”——奶茶让枯燥的流水线得到了片刻甜蜜的麻醉。

对于抗寒能力弱的人来说,奶茶也是很好的发热剂。口红效应曾经告诉我们,天越冷,越有人迷恋那些看似毫无意义却廉价可爱的小玩意,就像美国大萧条时期制造的可口可乐。

对于1929年的美国人来说,喝一口可乐似乎可以暂时忘记烦恼,逃离压力。今天,中国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可口可乐。在四年的经济寒冬中,新中国奶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18年,仅美团的奶茶订单就超过2.1亿。比起外面铺天盖地的关门裁员,奶茶的爆发更像是在寒潮中奏响一曲“火与冰”。

但是玩火终究是危险的。面对猛烈的炮火,大多数人都会飞蛾扑火。有几个人真的能把握住火源,却一直走在火堆边上。

绕地球还有多少圈?

姜建起最近可能失眠。

从“异物门”开始,香飘飘股价连续三个月下跌34.83%。上半年营收13.77亿,但净利润只有22800,成为业内笑料。媒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问江建起一次:“现在茶店遍地开花,香味还能飘几圈?”

绕地球还有多少圈?江建起从来没有直接回答过这个问题。然而,人们强迫他感到“委屈”。表面上他是“委屈”了人家只看净利润亏损不看收入增长,潜台词却是在指责英雄只论成败的时代。

人们不要忘记,是他延续了奶粉茶的生命。

从2000年开始,喝奶茶的潮流席卷大陆。江建起目睹了年轻人排队买奶茶的盛况,心中震惊。2005年,当街上所有的茶店都摆满了茶粉和奶精的时候,他率先把奶粉茶放进杯子里,带进超市。很快,翔飘开始了他的第一轮环球旅行。

过了不到两年的安逸生活,老牌果冻品牌喜之郎带来了约塞米蒂,全球仅次于可口可乐的第二大消费者立顿推出袋装奶茶。强大的对手纷纷入市。那时候的香只是个有钱人。江建起拿着斧头,毫不犹豫地砍掉了除奶茶之外的所有生意,专攻一门技术。

在北京房价均价不到8000元的时候,姜建起就猛烈抨击3000万广告费,放到湖南卫视,与定位人群重叠。15秒广告善用时间,重复“香奶茶”“香奶茶”……七个“香”,在洗脑方面堪比恒源祥。

当香味扑面而来,释放出鳟鱼定位的魔力时,吉野也为约塞米蒂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邀请周杰伦为他代言。“把你捧在手心”,打情感牌,但陷入销售,他们还是被打得香消玉殒。毕竟爱情要浪漫首先需要浪费。优乐美的广告词虽然浪漫,但3块钱浪费一杯奶茶是不够的。

相比之下,国际品牌立顿的打法就简单多了。除了让王力宏打广告,没有更轰轰烈烈的营销活动,可能也和立顿的产品线有关,主要是袋泡茶。在营销至上的时代,这无疑为飘香提供了一个突破的机会。

姜建起拿出真金白银,与尤乐美、立顿、香月、孔师傅等众多敌人展开较量。经过多年的奶茶大战,姜建起把芬恩培养成了一个老练的人

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11年的塑化危机之后,无数的茶店无人问津地走上街头,但是香飘飘飘的销量却逆势上扬。2017年,香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江建起一路忘我驰骋,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跑得快,是因为自己飞奔下了一个坡道,甚至忽略了一条全新的赛道正在同时修建。

随着人们对增塑剂和反式脂肪酸引起的健康问题的日益关注,新的茶叶品牌应运而生。他们就像神秘的地下组织。从2011年开始,他们迅速席卷全国,完成了从奶精到鲜奶,从茶粉到现泡茶的奶茶革命。

在这场革命中,贡茶还有一点。工茶推出了奶茶,还有一点点现泡的茶。喝酒更好,心理负担更少。两类一出,霸权就迅速转移。然后90后的一个叫聂云晨的男生在奶茶的基础上加了奶酪,一个小小的变化演变成年轻人疯狂喜欢茶。

奶茶江湖自此建立。以西茶为代表的新茶开始一路向北,加速扩张,而以coco等多用途奶精勾兑的台式奶茶则在现有门店的基础上向三四线城市下沉。

2017年,全国新开的茶叶店只有18万家,奶茶的香味飘散在全国各地。新完成IPO进入资本市场的香味逐渐消退。匆匆忙忙,江建起推出了液体奶茶和果汁茶,在广告和邀请名人代言上还是花了不少钱,但至今没有实际贡献。

一日在山,百年在人间。香气蒙着辉煌的业绩一路飘扬,但奶茶市场也在经历着沧桑。等我恢复过来,发现保护身体的定位方法还是只有一种。人们不禁感叹,一切也是营销,失败也是营销。

江建起曾经是英雄,但自古以来,英雄是离不开时代的。时代会变,会前进,新的时代会创造新的英雄。虽然他开启了茶杯喝茶的时代,统治了一方,却无法阻止另一条新轨道的诞生。

香的时代渐行渐远,手里捧着“第一奶茶”,江建起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被自己“冤枉”得无以复加。看起来挺像诺基亚老板曾经喊过的:我们没做错什么,但不知怎么的我们输了!

被抛弃,被抛弃

芬芳的焦虑也释放了另一个危险信号——。随着奶粉茶的逐渐替代,奶精正在被抛弃。

今年9月,靠使用植脂末发家的嘉禾食品发布了IPO招股说明书。引人注目的是,嘉禾食品刚刚走上a股舞台,同时也逐渐被抛弃。

曾经亲近他的大哥带头疏远他。

曾经“推广”嘉禾食品的“第一奶茶”香飘扑腾,不仅类似于“第一奶油(植脂末)”的绰号,更是断骨接筋的好兄弟,曾在嘉禾食品各大客户中排名第一。但从嘉禾食品2016-2018年的香飘票购买量对比中,可以看出老大哥决心另辟蹊径。

两年内,香蓬松的购买量从1.6亿元下降到8613万元。植脂末的购买量缩水了近一半,而另一边没有植脂末的果茶产量却在增加。众所周知,蜕变心是香的。

硬核大哥大腿不稳,其他大腿还活着。2017年,嘉禾食品最大客户变更为Unity。当时阿萨姆人喝的大部分奶茶应该都加入了嘉禾食品。

好景不长。2018年,统一也收起了大腿,甚至退出了前五名客户。而2018年后生产的阿萨姆奶茶成分表,却从未出现过“非奶油奶粉”这一项,充满了避嫌的味道。

自2016年以来,嘉禾食品的主要客户一直在不断转移。根据招股书披露,嘉禾食品最大的下游客户应该首先是向票、统一、娃哈哈等销售冲泡奶茶的公司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两类企业的收购金额已经完全逆转。拥有可可的上海赵一贸易有限公司已成为嘉禾食品的最大客户。现在,奶茶这个品牌已经正式登上嘉禾食品的大腿。

大哥们开始保持距离,但奶茶的大腿不是长久的靠山。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虽然以植脂末为主要成分的奶茶店成本低、售价低,但在欠发达地区仍有一定的市场空间,但也只是两三年的机会。

这样的预期并非空穴来风。

等一二线城市成为新茶的品牌高地,留给“CoCo Coco”的空间就不多了。他们只能利用自己的价格优势,通过加盟模式提前向三四线城市沉沦。毕竟越早越多人接触,对品牌越有利。

但是挂在大哥头上的反式脂肪酸之剑,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刚泡好的茶的。普通的植脂末虽然没有食品安全问题,但也没有营养。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消费者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早些时候,西岔和乃学的创始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不急着“沉沦”,但一直盯着三四线城市的“无人区”。面对价格问题,他们加速迭代。

现在爱茶的菜单里有10多种20元以下的产品。路交巷创始人王正阳曾说:“每次提出,我们都会提交三个方案,一个最有创意,一个最满意,一个最便宜”。

先入为主不一定。两军对峙只是时间问题,可可和茶友都可以看出。

除此之外,开放加盟带来的惊人扩张也是带着负面影响广泛传播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利大于弊的案例。

拿出全家的积蓄开个茶叶店,最后血本无归。全国不在少数。其中加入正规品牌的被认为是“死得其所”,但他们的血汗钱大部分都进了假品牌、不知名品牌甚至金盘骗局的钱包。如今对于“加盟奶茶”的搜索,除了广告,到处都是十字军东征。

根据一组已知的数据,2017年,全国奶茶和果汁商店的数量达到9.6万家,7.8万家商店关闭。到2018年,全国现有茶叶店达到41万家,一年增长74%,成交率达到开店率的两倍!一切都在加深公众的印象。——加盟茶叶店,除了倒闭什么都不会发生。

几乎可以预见的是,“COCO Coco”们正在通过享受小城镇年轻人低价分红,以及人们送他们作为韭菜陆续加入的日子,进入倒计时。

留给非乳品乳脂的时间不多了,嘉禾食品的焦虑也出现在招股书里。

嘉禾食品通过IPO计划筹集的金额约为5.6亿元,计划投资4个投资项目:“年产12万吨植物脂粉生产基地建设”、“年产2160吨冻干咖啡项目建设”、“新R&D中心项目”、“信息系统升级建设”。其中冻干咖啡是重点项目,用植脂末制作总投资4.82亿元。

一方面,我们顶住市场的质疑,大力生产植脂末;另一方面,我们把咖啡作为公司全面发展的新方向。嘉禾食品的步伐看似很妖,但其实从近几年的营收占比来看,可以发现嘉禾食品在减少植脂末方面的占比一直在下降。

但是,“只要奶茶还用着植脂末,旱涝保收”的好日子迟早要到头了。这样的公司,从生产开始,没有品牌营销和渠道运营的经验,暂时对下游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来可能只会为自己寻求更多的快乐。

暖枪,防暗箭

奶茶是一个甜的行业,但这种甜更像是迷幻的糖衣。面包A包裹了这一代消费者的焦虑,B面则反映了商家的担忧。

对于这一代消费者来说,生活充满了各种哀悼,用一杯装满新鲜水果和牛奶的奶茶来宠爱自己,然后拍一张漂亮的照片来关注社交媒体,短暂地对抗世俗的焦虑,在年轻一代。在上下文中,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合情合理的;对于商家来说,意识形态会迭代产品的价值,就像手机不再是简单的交流工具,奶茶早已不仅仅是饮料。要缓解他们的焦虑,商家首先要了解消费者的焦虑。

出生在计划经济末期的聂云晨,就是这一代消费者的同龄人。他理解年轻人的焦虑,也知道单纯以奶茶为饮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无法被认可的。爱茶热过后,“隐藏菜单”的打开,“爱茶GO”小程序的推出,都可以看出他在努力加深与消费者的互动联系。

聂云晨的敏锐,让西茶在2019年奶茶江湖人人危在旦夕的情况下,一路冲向首都之巅。有传言称,当今年有媒体报道“西查融资C轮估值已达到90亿”时,B轮投资人朱永华不时对媒体摇头:“不能这么低”。

聂云晨似乎是目前应该休息的人。但即使他捧着投资人最喜欢的茶,“很难进去”,他也睡不好。毕竟有很多人排队等着抬他的高楼,更多的人期待着他的大楼倒塌。

三年后加入田径队并喜爱喝茶的奈雪雪可以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踢球者”。创始人彭新并不循规蹈矩,但态度很强硬。

聂云起可以花一年时间泡一杯茶,而彭新则强调在“好茶”的基础上再加一个“软欧包”;西茶主要推100平标店,以平效为主,而奈雪专门开200平以上的大店,强调空间;西茶以前是主奶盖,现在水果味更浓了,奈雪开始是果茶,现在加了奶盖;淅茶7年估值90亿,惊人,而奈雪3年估值60亿,效率没亏.

聂云晨从来不承认西茶有竞争对手。直到去年,彭新的撕让事情有了转机。彭昕嘲笑他反复抄袭奈雪的产品,缺乏创新,聂云晨则抨击她对“创新”的狭隘理解和看到结果的能力。争端一爆发,两位同样想超越星巴克的年轻创始人,现在可能要自相残杀了。

一方面,聂云晨要忍受的山寨店比自己的真店还多。

对于任何在线名人奶茶来说,小屋都是必不可少的加冕之地。如果没有人复制你,只能说明你不是真正的网络名人。不过这个皇冠还是太重了,没人愿意戴。出道时饱受山寨之苦的聂云晨为此断臂,将当时在江门有所起色的“ROYALTEA”全部换成了现在的商标“Hi Tea HEYTEA”。

想想也惊心动魄。如果聂云尘和当时的贡茶一样,名词不能注册,又不愿意放弃现有的成绩,一直坚持与山寨品牌做斗争,可能得不到现在的成绩。

山寨店的蚕食一直是新茶叶品牌的问题。深圳第一家路交巷今年在一家假货店的攻击下不得不关闭,但一年前,店门口排起了长队。

聂云晨虽然宣称没人能真的造假茶,但他一直强调的是体验感,并不是不了解背后的隐患。这些复制能力惊人的山寨品牌,往往是用一个新的LOGO字或者中文字体来创业。真相的背后,往往是消费者等了几个小时都喝不到一杯真正喜欢的茶,也没有办法说出一个真正的评价。

其实不管是开枪还是背后捅刀子,打的都是“护城河”。茶店进入门槛低,即使研发产品需要一年时间,复制也不会比原来的研发时间长。业内有人曾质疑西茶盈利的可持续性:即使有资本的加持,没有隐藏价值的支撑,快速克隆后,短命的结局也无法避免。

一向崇拜乔布斯的聂云晨,曾经在媒体上吹嘘自己的产品精神有多极端。然而,今年,他的语气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公开表示,他最喜欢的茶的亮点不在于产品的独家配方,而在于原料。而这个“原料”就是聂云尘为自己筑起的屏障。

如今,西茶拥有自己的茶园,并与许多上游茶叶供应商有着深入的合作,以原料优势提升核心竞争力。但是控制国内的供应链并不一定意味着质量上乘。毕竟新茶已经从过去的圈地运动变成了供应链大战,一切都要经过时间的考验。

餐饮是最容易表现疲劳的。聂云晨能否在消费者厌倦旧之前做好规划?能否在稳步扩张中得到妥善管理?能否从单纯的卖产品变成卖品牌?

这是爱茶的问题,也是“爱茶”的问题。

正在消失的“护城河”

时隔几年,经济寒冬过不去,哀痛和焦虑飘遍全球。只有奶茶给充满压力的写字楼和荒芜的商场增添了温暖。也许就像张爱玲的观点一样,即使外面是战火纷飞的地方,把玫瑰捧在面前也是好的。

但是能温暖别人的不一定能温暖自己。从嘉禾食品的“最后”香味,收获了无数韭菜的加盟奶茶品牌,在低价市场分得一杯羹的廉价茶,真奶真茶出的新茶,可以看出这个行业不同阶段的焦虑。

香味教会了后来者,大面积烧钱和沉迷奶精迟早会被淘汰;加入品牌向我们表明野蛮扩张的结果正在被反击;从大城市到小城镇的廉价茶歇。不求突破,以后可能找不到回头路。

即便是盛况空前的新茶,也在单薄的产品优势中寻找保护伞。他们明白资本真正想赌的是下一个星巴克。所以他们培育社会空间,抢占供应链优势。但这些模仿又相似,被超越只是一瞬间。

比如这两年,由“奶茶夫妻”和马爸爸玩火降温的智能茶店,就提倡用智能设备代替人工服务。对于想喝线上名人奶茶却又要在长队前面停下来的人来说,这绝对是更好的选择。一旦智能茶店迭代形成,“茶爱好者”苦心经营的壁垒,可能就像江建起曾经花大价钱做的广告一样,变得无足轻重。

想成为星巴克,就不能忽视星巴克背后隐藏的巨大能量——价值观。

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曾在自传《注射心脏》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按照空气动力学来研究蝴蝶,它们是不可能飞起来的。这是因为蝴蝶不懂这个道理,所以就飞了。”

在大多数品牌还在仔细研究商业逻辑的时候,星巴克却执着于如何控制最好的室温,如何给员工和家人足够的安全感。这些细节,似乎并不构成商业模式的细节,推动星巴克度过了瞬息万变的时代,打造了市值1001.72亿美元的商业帝国。

企业成为行业巨头,其社会作用不能局限于商业目的的实现,背后的情感价值是其更进一步的基础。毕竟,即使是精心的策划和分析也无法抵御不可抗力,只有“关注人”才能让人们对品牌的感情持续下去。

尤其是进入门槛低的行业,所有理性的优势都很容易被取代,只有感性的爱才能占据头脑。这就是驱使人们坐在嘈杂的店铺里,喝着味道平平的咖啡的驱动力。也是一个企业能够生存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一百年的核心秘密。

这也是缓解“奶茶焦虑”的唯一良药。对于任何品牌来说,这种气质都要从小培养。不然护城河以后就没了。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智鼎餐饮网(www.zdcanyin.com)致力于为全国的餐饮创业投资者分享:餐饮创业知识,餐饮策划知识,餐饮管理知识,餐饮采购知识,餐饮财务知识,餐饮营销知识,餐饮服务知识,餐饮连锁知识,餐饮加盟知识等,让您在餐饮的投资和经营当中少走弯路。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