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易购

孟是沙县人 食淡、鲜、自养.沙县小吃不停踩坑干嘛?

广告

沉迷品牌升级的沙县小吃,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丢掉“土”的标签?  01 沙县小吃在店里放了个生鲜自提柜  3月,沙县小吃集团放出消息,联合京东推出了一个冷链自提柜项目“鲸鲨”。  鲸鲨冷链提货柜安置在沙县小吃店里,供购买生鲜的客户自提,解决生鲜配送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简而言之,这是一款置放在沙县店里的,可温控的丰巢自提柜。  这次跨界很奇怪:  去超市买东西顺便取个快递的场景很常见,但跑到饭店里在别人吃饭的档口进来再拎着一块生牛腱子出去,恐怕会让大家都不舒服。  在我们看来,沙县小吃这次有点“病急乱投医”的味道。  仅以规模而言,沙县小吃的门店数量是肯德基的五倍多,但对小吃店的“幕后推手”来说,这么庞大的体量就像看得见挖不着的金矿。  但沙县小吃数量虽多,却非常松散,别说协同升级,就连整合起来都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  “鲸鲨”项目很可能就是推手试图整合沙县小吃的又一次尝试,但也可能又一次以失败而告终。  02 单店魔改VS集团标准化  其实这已经不是沙县第一次试图打破沙县小吃的固有印象。  在此之前,沙县已经多次有品牌升级的尝试。  在社交网络为人熟知的“沙县升级”有两次。  1.沙县轻食  2017年开在无锡的沙县小吃,有着日式小清新的装修风格,性冷淡的灰色招牌,木色的桌椅摆设。  菜单中既有沙县小吃常见的蒸饺炖品,又有“网红牛腩饭”、“蔬薯沙拉”、“咖喱鸡排饭”等日式轻食。  如此网感十足的沙县小吃,立刻在互联网上引起追捧,“还要配冷萃豆汁儿”等脑洞评论不绝于耳。  但是,它却是一个扎扎实实的“山寨沙县”,老板甚至是个四川人。  ▲“沙县轻食”门店(图源:大众点评)  2.萌系沙县  2018年初开业的“沙县萌系治愈所”则是由北上杭三家沙县和淘宝极有家联合打造的。  产品还是老三样,但重新设计了萌萌的菜单,搭配了萌系的餐具和软装。  并且由于跨界合作,这三家店还得到了淘宝方面的流量扶持。  这三家店倒是正经的沙县小吃加盟商,但此次改造和沙县小吃集团无关,也没有更多沙县门店跟进。  由于门店配合程度不同,最终呈现出的效果也不尽相同。  北京、上海两家门店普遍认为这些装饰和餐具实用性太差,放了没多久就收起来。  北京门店的门头虽然重新布置过,但是很快在城管的要求下又撤换回来,导致外观和正常沙县无异。  ▲“萌系治愈所”杭州店(图源:大众点评)  3.沙县大军的规整工作  与单店花式魔改借助网络推红不同的是,沙县官方的改进目标一直都是“保牌、提质、连锁、上市”。  统一管理,打造连锁店,一直都是沙县小吃集团的目标。  自2006年开始,沙县便积极推进小吃经营标准化工作,在各地培育沙县小吃标准店、示范店。  且在2008年成立了沙县小吃集团。  凭借“沙县小吃同业公会”的集体商标,沙县政府也试图走品牌授权、特许经营的模式,来尽可能地控制和规划沙县小吃的发展布局。  2017年5月,“沙县小吃SHAXIANSNACKS”商标终于申请通过,为沙县小吃集团的正统资格拿到了法律的支持。  随后不久,沙县小吃集团就在北京大望路打造出一家旗舰店,不仅按照集团统一设计规范了视觉系统,还指定了第三方对经营店铺从业人员实施全面培训,提升服务质量。  势要向朝麦当劳等西式快餐品牌看齐。  ▲沙县小吃旗舰店  03 品牌背后的多方角力  不难看出,在品牌升级之路上,沙县似乎一直没有很大成效。  究其原因,在沙县诞生的20年里,从民间散兵在岭南遍插红旗,到政府助力在全国开疆拓土,再到组成国资企业,借助资本力量收编…  沙县小吃的品牌建设,一直都有多股力量在相互作用。  1.沙县政府  上世纪90年代初,当地的民间融资机构“标会”纷纷倒闭,欠债的人为了外出躲债,开始以小吃谋生。  赶上了南下务工大潮,满足打工者价廉快餐需求的沙县小吃得以四处开花。  眼瞧着沙县小吃带回了实际的经济效益,1997年,沙县政府成立小吃办,千方百计下到基层带着指标宣讲。  次年,又在各地设立联络处,联络当地的沙县小吃业主,同时加强行业管理,提供资金援助,到各地推宣讲会帮助北上拓展市场。  不仅如此,沙县政府还提出要由政府牵头,注册品牌公司统一管理,收编野生沙县连锁化经营。  但对沙县小吃经营者而言,接受扶持是一回事,被收编就是另一回事了。  生意虽小,到底自己的生意,付了加盟费倒成了为别人打工,利好何在?  一位沙县老板在接受采访时说,来这的人需要的是便宜实惠能吃饱,谁会分辨得这是正宗还是什么连锁?手艺好坏跟这个没关系的,没顾客关心这个。  另一位老板更是直截了当,“当官的搞政绩,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2.资本力量  介入沙县困局的,还有盯上了沙县门店和影响力的资本。  2015年开始,沙县小吃集团分别与泰国正大集团和中粮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原料供应、互联网平台合作、共享市场资源等方面展开全面合作。  2016年,号称中国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以1.35亿元的出资,成为沙县小吃集团第一大股东。  ▲雏鹰农牧所占股权(图源:雏鹰农牧官网)  雏鹰农牧有自己的打算,作为农牧龙头企业,此番布局,目的是产业链向下游餐饮行业的延伸。  小吃店面规模和店面及品牌升级的背后,雏鹰农牧看中的正是原料猪肉的优先供应权。  依照财报的数据,每家沙县单体店的年猪肉消费规模超过4吨,乘以6万家店面就是24万吨。  仅仅是这样的预期,就已经一块巨大的肥肉了。  然而理想丰满而现实骨感。  2017年雏鹰宣称,会在三年之内完成六万家店的整改。  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沙县小吃店铺感刚刚收编800家,雏鹰农牧先曝出巨额亏损。  到期没钱还债的雏鹰农牧甚至开创了“肉偿”债权人的先河,以自家火腿抵还利息。  04 靠生鲜自提转型?想多了  也许正是因为收编的艰难,才使得沙县小吃集团另辟蹊径,换了一个角度来丰富沙县品牌的内涵。  然而具体到鲸鲨这个项目,问题依然很多。  从经营者角度来看,它不仅不能保证人流量的提升,还存在占用额外场地,提高经营成本的风险;  而且在消费者眼中,它也打不过京东到家与盒马生鲜。  其实最关键的点在于,在店里放生鲜自提柜,到底和沙县的餐饮生意有何关联?  这样的跨界是否有意义?  这种跨界一不能共享用户,二不能加强品牌记忆点,三还要承担巨大的成本。  而且,这个跨界的前提是,还要大量的门店配合进行,这个收编本身就是之前沙县小吃集团和雏鹰没能做到的事情。  如此,通过这个来树立品牌形象,就更无从谈起了。  你希望沙县小吃有一个统一标准吗?  在评论区唠唠呗~

沉迷品牌升级的沙县小吃什么时候才能丢掉“本土”的标签?

01沙县小吃店里放了一个新鲜的自提柜

3月,沙县小吃集团宣布在JD.COM联合推出冷链自升柜项目“鲸鲨”。

沙县小吃店放置鲸鲨冷链集装箱,供购买生鲜食品的顾客取用,解决生鲜食品配送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放置在沙县店内的温控风超自举柜。

这个跨界很奇怪:

去超市买东西找快递是很常见的,但是大家在别人吃饭的餐厅摊位进来然后拿着生牛筋出去大概是不舒服的。

在我们看来,沙县小吃这次吃起来就像“赶去医院”。

仅从规模上来说,沙县的小吃店数量是肯德基的五倍以上,但对于小吃店的“幕后推手”来说,如此庞大的规模就像一座挖不出来的金矿。

但是沙县小吃虽然多,但是很松散,更不用说协同升级,甚至整合都是一条很艰难的路。

“鲸鲨”项目很可能是推手整合沙县小吃的又一次尝试,但也有可能再次以失败告终。

02单店魔术变VS团体标准化

其实这已经不是沙县第一次尝试打破沙县小吃固有的印象了。

在此之前,沙县已经多次尝试升级品牌。

知名社交网络上的“沙县升级”已经两次了。

1.沙县小吃

2017年在无锡开业的沙县小吃,有着小清新的日式装修风格,带有性冷淡的灰色招牌,木制桌椅。

菜单包括沙县小吃中常见的蒸饺和炖菜,以及“网红牛腩饭”、“蔬菜土豆沙拉”、“咖喱鸡饭”等日式清淡食物。

充满网络感的沙县小吃,立刻引起了网络的关注,诸如“应该配冷榨豆汁”之类的评论层出不穷。

不过是个脚踏实地的“山寨县”,老板甚至是四川人。

“沙县轻食”店(来源:大众点评)

2.孟沙县

“沙县孟茜疗愈中心”于2018年初开业,由三家沙县和淘宝极限家园共同打造。

产品还是一样,只是萌萌的菜单重新设计了,用的是萌萌系列的餐具和软装。

而且因为跨境合作,这三家店也获得了淘宝的流量支持。

这三家店都是正经的沙县小吃加盟店,但是这次转型和沙县小吃集团没有关系,也没有更多的沙县店跟进。

由于门店之间合作程度不同,最终结果也不尽相同。

北京上海两家店普遍认为这些装饰品和餐具实用性太差,很快就会被收起来。

北京店的门虽然重新布置了,但是在城管的要求下很快就被换掉了,导致外观和正常的沙县没什么区别。

“孟部疗中心”杭州店(来源:大众点评)

3.沙县军的常规工作

与网上流行的单店花式变魔术不同,沙县官方的改进目标一直是“品牌保护、品质提升、连锁上市”。

统一管理,打造连锁店,一直是沙县小吃集团的目标。

2006年以来,沙县积极推进小吃管理规范化,在各地培育沙县小吃标准店和示范店。

2008年,沙县小吃集团成立。

凭借“沙县小吃行业协会”的集体商标,沙县政府还试图通过品牌授权和特许经营,尽可能地控制和规划沙县小吃的发展布局。

2017年5月,商标“沙县小吃沙县小吃”终于申请批准,获得沙县小吃集团正统资格的法律支持。

随后不久,沙县小吃集团在北京大望路建了旗舰店,不仅按照集团统一设计规范了视觉系统,还指定第三方对开店员工进行全面培训,提高服务质量。

要跟上麦当劳等西方快餐品牌。

沙县小吃旗舰店

03

不难看出,沙县在品牌升级上似乎没有取得很大的成效。

原因是沙县诞生20年来,从岭南民间散兵插红旗,到政府帮助在全国拓展地盘,再到借助资本力量组建国企.

沙县小吃的品牌建设已经有很多力量在互动。

1.沙县政府

90年代初,当地民间融资机构“标会”陆续倒闭,欠债的人为了出去避债,开始靠吃零食谋生。

赶上南下打工的大潮,满足农民工廉价快餐需求的沙县小吃遍地开花。

看到沙县小吃带回了实际的经济效益,1997年沙县政府成立了小吃部,想尽一切办法下基层用指标传教。

第二年,在各地设立了联络处,与当地沙县小吃业主联系,同时加强行业管理,提供财政援助,并在各地进行介绍,帮助市场向北拓展。

不仅如此,沙县政府还提出由政府牵头,注册品牌公司统一管理,将野生沙县连锁经营纳入其中。

但是对于沙县小吃经营者来说,得到支持是一回事,被收编又是另一回事。

虽然生意小,但最后你交了特许费,就成了别人的工人。有什么优势?

某沙县老板在接受采访时说,来这里的人需要便宜实惠的吃法。谁能说出这是正品还是连锁?工艺与此无关。没有客户关心这个。

另一个老板更直白。“当官的出政绩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2.资本力量

卷入沙县困境的,还有盯上沙县店铺和影响力的资本。

2015年以来,沙县小吃集团分别与泰国正大集团和中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原料供应、互联网平台合作、市场资源共享等方面展开全面合作。

2016年,被誉为中国第一养猪公司的“小鹰农牧”以1.35亿元的出资成为沙县小吃集团最大股东。

幼鹰农牧研究所股权(来源:幼鹰农牧官网)

雏鹰对农牧业有自己的规划。作为农牧业龙头企业,这种布局的目的是将产业链延伸到下游餐饮业。

零食店规模的背后,店铺和品牌的升级,是幼鹰感兴趣的生猪肉优先。

根据财报中的数据,沙县每家单店每年猪肉消费规模超过4吨,乘以6万家店就是24万吨。

只是这个期待,已经是一大块肥肉了。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的。

2017年,小鹰宣布将在三年内完成6万家门店的整改。

结果小吃店的感觉在他还没来得及征服的时候,他就死了,沙县刚刚并入800,雏鹰第一次暴露出巨大的损失。

没有钱偿还到期债务的年轻鹰农甚至开创了债权人的“肉偿”,用自己的火腿来偿还利息。

04被新鲜食物转化?想太多

也许是因为收藏和编辑的困难,沙县小吃集团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改变了角度,丰富了沙县品牌的内涵。

但是,说到鲸鲨,还是有很多问题的。

从运营商的角度看,不仅不能保证人流的增加,还存在占用额外空间、增加运营成本的风险;

而且在消费者眼里,拿回家和盒马鲜都比不过京东。

其实最关键的一点是,把生鲜放在店里,跟沙县的餐饮业务有关。

这种跨境有意义吗?

这种跨界无法共享用户,无法强化品牌记忆,还要承担巨大的成本。

而且这种跨境的前提是要有大量的门店配合。这个收藏本身就是沙县小吃集团和小鹰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这样,它是永远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智鼎餐饮网(www.zdcanyin.com)致力于为全国的餐饮创业投资者分享:餐饮创业知识,餐饮策划知识,餐饮管理知识,餐饮采购知识,餐饮财务知识,餐饮营销知识,餐饮服务知识,餐饮连锁知识,餐饮加盟知识等,让您在餐饮的投资和经营当中少走弯路。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