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易购

韩国已成为便利店王国

广告

尽管韩国便利店密度超过日本,不过平均单店销售额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  根据《韩联社》报道,南韩便利店的密度已经超过日本。截止去年底,韩国便利店数量达3.4万家,韩国总人口为5125万,因此平均每1491人就拥有(意思是可以使用这种服务)一家便利店,而日本每2226人才拥有一家便利店,饱和度几乎是日本的0.5倍,韩国因此把自己称为新的“便利店王国”。  韩国的头家便利店要追溯到1989年,此后便被韩国各大百货店、大型超市的增长趋势盖过了风头,但近年来由于这些大型线下零售商增长放缓,加上韩国也遇上了“一人户”家庭以及老龄化等问题,韩国便利店增势迅猛,近5年来年平均增长速度超过15%。  在韩国就业困难时,诸多年轻人也将开便利店作为了一门投入成本相对较低的生意。据韩国加盟便利店品牌“CU便利店”表示,与CU便利店总店加盟签约的便利店店主的年龄结构越来越年轻化。20至29岁开店人数同比上升2%,30至39岁的同比上升3%,40至49岁的同比下降1%,50至59岁的同比减少5%。  CU便利店称韩国对便利店的需求还会继续增长,目前韩国年轻人多为单身,他们注重商品品质,追求购物便利快捷,并且愿意为流行、有设计感的商品支付附加值费用。  今年1-7月,韩国新开便利店数就超过了3000家。目前,韩国五大便利店为CU(CVSFORYOU,隶属于韩国普光集团)GS25(隶属于LG集团)、7-Eleven、MINISTOP(日本AEON下属企业)、emart24(韩企)。  但韩国便利店平均单店销售额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在规模加大的同时,业绩却不太好看。据GSRetail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GS25营业利润为531亿韩元,同比减少21.7%。门店数量密度过高导致竞争加剧,位于釜山松岛GS25便利店在几米外就新开了7-Eleven便利店, 终7-Eleven因销售惨淡而被迫关门。  在亚洲,台湾便利店密度也相当高。截止去年7月底,台湾五大便利店店铺数量为10474家,以台湾2300万人数统计,平均每2211人就有一家便利店,密度几乎等同于日本。  伴随人三十年记忆的两大国际快餐品牌麦当劳和肯德基,先后完成了与资本的深度融合。  8月8日,麦当劳宣布与中信股份、中信资本以及凯雷投资集团的战略合作已经获得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并已完成交割。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在新公司中将持有共52%的控股权,凯雷和麦当劳分别持有28%和20%的股权。  随着麦当劳在市场深度“本土化”,门店数量的快速扩张被提上日程。新麦当劳预计到2022年底,内地餐厅将从2500家增加至4500家,开设新餐厅的速度将从2017年每年约250家逐步提升至2022年每年约500家。  尽管在全球市场中,麦当劳无论是门店数量还是利润都遥遥 肯德基,但在市场,其70%以上直营的谨慎做法使得其门店数量上远远落后竞争对手。  用近三十年的时间将全球标准的运营模式在市场巩固成熟,现在“放手”是否能带来新一波突飞猛进的增长并借此颠覆格局?这一次新的跑马圈地背后已经不再只是“麦当劳VS肯德基”,双方背后诸多资本方也参与其中——肯德基的持股方也有春华资本和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而新麦当劳背后不仅有控股股东中信旗下的诸多资源,还有中信资本股东方腾讯以及诸多合作伙伴。  这一次,“中字头”麦当劳站上了市场的起跑线。  走向轻资产模式  经历了19个月的接触、洽谈和相关审批流程,中信正式接手麦当劳为期20年的特许经营权。  随着特许经营权的落定,麦当劳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SteveEasterbrook)在2015年上任后的承诺已基本兑现。当时他称,到2018年年底,麦当劳将会向特许经营商出售3500家餐厅,将全球特许经营比例从当时的81%提高到90%。此前从2015年年初到2017年1月,麦当劳在全球已经卖了将近1000家餐厅给特许经营商。此次交易完成使得新麦当劳公司成为麦当劳在美国以外更大规模的特许经营商,运营和管理内地约2500家麦当劳餐厅,以及香港约240家麦当劳餐厅。  根据麦当劳方面提供的更新数据显示,其在超过100个国家拥有超过37000家餐厅,全球由当地独立的企业家管理和经营的麦当劳餐厅比例提高到了“约90%”。  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上任后的承诺意在提高公司资本收益率,把资产卖掉转换成轻资产运营模式对提高资本收益率有好处。  与此同时,与麦当劳在全球80%以上的特许经营比例截然相反的是其70%以上的直营的直营比例。谨慎直营带来的后果是扩张步伐不够快速——和竞争对手尤其是和肯德基在的5000家店相比,麦当劳在的2400多家店的数量明显落后。  外卖市场的新机遇  门店数量只是表象,全球统一标准决策之下留给细分地区市场有限的自由度是区域市场发展的关键掣肘因素。  以外卖业务为例,在麦当劳全球系统中,是绝对 的,其他国家不具备的人口密度,也不具备人的消费习惯。在新麦当劳的五年加速计划发展里有一个很大的方向,就是加快在外送业务方面的发展,“我们在2022年之前新增2000个外送中心,也就是4500个餐厅有3375家餐厅提供外送服务,达到75%的覆盖。”新麦当劳首席执行官张家茵说。  而由于麦当劳是全球统一IT系统,如何给到更大的自主性来开发自主的系统,这需要和麦当劳全球之间协调的。  “如果是自上而下决策的话,用全球系统在是不行的。”新麦当劳董事会主席、中信资本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说,尽管在过去几个月间中信还没有成为正式股东,他还是就此给麦当劳全球的CEO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写了一封信,说明外卖是麦当劳在业务发展制胜的重要手段,需要给“网开一面”,让市场的团队能有更多自主的权利。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立刻表示支持,并把全球的IT团队送进来提供技术支持。  “我们看到了机会,也在大力支持管理层推动这个业务发展。”张懿宸在对新公司未来前景的介绍中,反复提及“鼓励管理层要更加有企业家精神,有主人翁精神”。他透露目前公司已经拟定了一套新的激励机制,对管理层的激励上和原来有所不同。“从这点上,大家就会想到很多新的发展策略,甚至从成本上可以节约的地方,哪些东西可以做得更好。原来更多是自上而下的策略,现在会更加结合当地市场的很多想法。”他说,这几个月里几乎每次战略会上都会试吃不少新产品,“也是这个投资比较有意思的事。”  新麦当劳董事会副主席、凯雷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及亚太区主席杨向东说,尽管不方便透露细节,但可以确定的是交割后的新麦当劳会采取与此前非常不同的激励机制。  更彻底的本土化  新麦当劳公司以2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9亿元)的总对价收购麦当劳在内地和香港的业务,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在新公司中将持有共52%的控股权,凯雷和麦当劳分别持有28%和20%的股权。由于麦当劳还继续持股20%, 后相关交易的交割金额为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7亿元。  据了解,在品牌、系统上将延续麦当劳的资源支持,中信和凯雷更多是在战略上对管理层提供指导和支持。  与肯德基接受春华资本及蚂蚁金服共计4.60亿美元的投资相比,麦当劳本土化的步伐走得更彻底,但金融基因的中信如何带领新麦当劳“共同起舞”也是新公司成立后首先要打消的外界疑虑。  中信集团目前的资产结构上金融业务占比 重,其他非金融部分的房地产、重工业等等也都是重资产投资类业务。“增加在消费类业务的布局,让整体作为多元化的集团,不光是顺周期的时候发展好,而且在逆周期的时候通过消费类的资产也能保持比较好的稳定的增长。这是中信集团本身做的”十三五“规划时提出来的。”张懿宸说,整体国家的经济结构现是从投资向消费转变,中信也要做这个转变。麦当劳这边的机会出现之后,中信集团的 在这个事情是非常坚决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和麦当劳的合作进行了这么快。  此前,中信集团副总经理朱皋鸣对经济观察报称,未来五到十年,中信非金融业务利润比重要提升到40%左右。“我在集团内部从来没这么受欢迎,大家都来找我。”张懿宸笑起来。据他介绍,中信集团内部的各个部门,都非常踊跃的要和麦当劳建立联系,新麦当劳已经接待了一波又一波从银行、证券、信托、地产等等不同业务部门的造访,负责内部业务协同的中信集团业务协同部也和麦当劳有非常深的接触。  未来重心在三四线城市  新麦当劳今后五年发展的重点是在三四线城市。在张懿宸看来,中信是更大的全国性的综合业务公司,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网点,尤其是中信银行1400多家网点中很多都在三四线城市,目前整体金融下沉趋势明显的情况下,当地的银行基于对当地市场的了解可以给新麦当劳共享诸如物业、选址一系列资源。  除了在实际业务中可以和中信集团的业务协同和联动,新麦当劳还会和其他中信之外的资源互相之间协同。“因为中信整体在国内的资源触角很深,无论是和地方政府,还是和其他的公司诸如腾讯、阿里,都有良好合作关系。”张懿宸说,尤其中信资本和腾讯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帮麦当劳在很多业务上有新的开拓,比如小程序。  此外,据张懿宸透露,已经着手将包括万科、恒大、富力等大型房地产集团的资源介绍给麦当劳谈整体的战略合作。“这些大的房地产企业本身也在进入三四线城市,有的时候甚至三四线城市造城,虽然这些地方在短期之内并不会成为人流密集区域,但是长期来看是有潜力的。”“一、二线城市的麦当劳门店销售靠上班族、午餐、早餐带动,但在在三、四线城市,更多的是周末、假日、下午茶的零食等等一系列消费,所以门店形态可能会不一样。基于这些考虑和很多合作伙伴要有更深层次的互动。”张懿宸说。  据了解,新麦当劳的董事会席位中,中信、凯雷、麦当劳分别占4、2、1。相对而言,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凯雷相对来说在消费领域的投资经验更丰富一些,不仅投资了DunkinDonuts,而且还投资了雅士利的婴儿奶粉。“从1月9日宣布消息到现在七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中信和凯雷双方的团队和麦当劳管理层之间,每个月进行一次详尽的长达两三天的业务讨论,帮助我们了解业务的状况,在战略上和管理层制定新的战略。这也是我们以往做这么多投资,没有遇到过的。”张懿宸说,麦当劳和香港会继续在原来的管理层的 下,向新的目标进发。董事会会掌握整体的战略方向,“我们的主要工作,除了战略方向,是给管理层提供足够的支持,足够的激励,尽可能减少对管理层的束缚。”  尽管聂云宸不愿意他创始的喜茶被称作“网红”奶茶店,但8月12日两家喜茶在北京开业的状况直接坐实了其影响力,就连北京的雷暴天气也未能阻止消费者对 网红奶茶的热情。  这两家店分别开在了朝阳大悦城和三里屯,是喜茶在全国的第60和61家门店。而且这两家店各有特色,在朝阳大悦城,喜茶与星巴克和7-Eleven为邻,门店面积约150平方米,在店内以“双水吧”的设计满足20名店员同时操作,出杯量也达到了日单3000杯以上,这是普通店的两倍;而三里屯喜茶则位于打卡圣地太古里,紧挨苹果店,以黑色风格示人,据说这是全国第三家黑金店,该店除了常规产品外还将加售一款黑金芝士茶。  喜茶创立于2012年,原名“皇茶”,后因商标问题在2016年初更名为“喜茶”后,获得投资机构IDG资本以及投资人何伯权共同投资的超过1亿元融资。在资本助力下,喜茶开启了从广东向上海等一线城市扩张的路径。目前,喜茶在广州、深圳、上海、佛山、东莞、中山等地区有分店61家(包括北京的2家),均为直营店铺,据今年6月数据,喜茶的营业额已过亿元。  上海门店排队的盛况延续到了北京,基于喜茶的网红特质,无一例外地,有买到喜茶的粉丝们开始在微博、朋友圈晒图,直到晚上22:00,仍然有微博网友表示需要排队三个小时,只好放弃。雨中排队的盛况甚至让消费者调侃“这些去排队的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也有评论表示“让旁边的星爸爸情何以堪”。  让星爸爸情何以堪的也许还包括,喜茶的营业额。虽然喜茶并未发布8月12日的销售情况,喜茶官方微信公众号曾表示,8月12日同时在这两家门店限量发售1万张北京插画会员卡,每张68元。而网上有人表示在场的人几乎不会拒绝卖会员卡的工作人员,如果能够售罄,意味着这两天仅会员卡费的收入就达68万元。  喜茶能够得到追捧,一方面是购买不易带来的饥饿效应,更重要是抓住了年轻人需求。  喜茶自称奶盖茶的始祖,自创了芝士奶盖,现在每个季度都推出新品,比如应季的桃子、芒果口味。喜茶不惜降低坪效、拓展店铺面积,从产品本身到装修氛围、Logo、包装设计,都迎合了年轻人对于设计感和舒适的需求。此外,喜茶还和酒店、化妆品品牌合作推出联名产品。  喜茶的出现也可以说是刚好抓住了茶饮市场这个机会。根据Euromonitor和中信证券研究部的数据显示,2016年新茶饮的市场规模近500亿,近5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3.5%。  从进京 天的排队盛况来看,喜茶在北京仍然保持了足够的吸引力。不过毕竟茶饮界正在涌现很多有竞争力的品牌,新鲜感过了之后,消费者的热情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虽然韩国便利店的密度比日本高,但平均单店销售额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

根据《韩联社》,韩国便利店的密度已经超过日本。截至去年底,韩国便利店数量达到3.4万家,总人口5125万。所以每1491人就有一家便利店(也就是说可以使用这项服务),而日本每2226人就有一家便利店,饱和度几乎是日本的0.5倍。因此,韩国自称为新的“便利店王国”。

韩国第一家便利店可以追溯到1989年,从那以后就被韩国各大百货公司和大型超市的增长趋势所掩盖。但由于近年来这些大型线下零售商增长缓慢,加上韩国“一人家庭”和老龄化等问题,韩国便利店发展迅速,近五年平均增长率超过15%。

在韩国就业难的时候,很多年轻人也把开便利店当做一个相对低成本的生意。从韩国便利店品牌“CU便利店”来看,与CU便利店总公司签约的便利店业主年龄结构越来越年轻化。20-29岁的店主人数增长2%,30-39岁增长3%,40-49岁下降1%,50-59岁下降5%。

CU便利店表示,韩国对便利店的需求将继续增长。目前韩国年轻人大多单身。他们注重商品的品质,在购物中追求方便快捷,愿意为有设计感的热门产品支付增值费。

今年1-7月,韩国新开便利店超过3000家。目前韩国五大便利店分别是CU(CVSFORYOU,隶属于韩国普光集团)、GS25(隶属于LG集团)、7-Eleven、MINISTOP(日本AEON子公司)、emart24(韩国企业)。

但是韩国便利店的平均销量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而规模越来越大,性能却不是很好。根据GSRetail的数据,今年第二季度GS25的营业利润为531亿韩元,同比下降21.7%。商店的高密度导致竞争加剧。位于釜山宋道的GS25便利店在几米外新开了一家7-Eleven便利店,最终7-Eleven因销售不佳被迫关闭。

在亚洲,台湾省的便利店密度也相当高。截至去年7月底,台湾省共有5家便利店,数量为10474家。据台湾省2300万人口统计,每2211人就有一家便利店,密度几乎与日本持平。

麦当劳和肯德基这两个被人铭记30年的国际快餐品牌,完成了与资本的深度融合。

8月8日,麦当劳宣布与中信、中信资本、凯雷集团的战略合作已获相关监管部门批准并完成交付。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将总共持有新公司52%的控股权,而凯雷和麦当劳将分别持有28%和20%的股份。

随着麦当劳在市场的深度本土化,门店数量的快速扩张已经提上日程。新麦当劳预计,到2022年底,mainland China的餐厅数量将从2500家增加到4500家,新开餐厅的速度将从2017年的250家左右逐渐增加到2022年的500家左右。

虽然麦当劳在全球市场的门店数量和利润上远远落后于肯德基,但在市场,超过70%的直销行为使其门店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

全球标准运营模式在市场的巩固和成熟用了近30年的时间。现在放手能带来新一波的快速增长,颠覆格局吗?这一次,新的赌注背后不再只是“麦当劳VS肯德基”,双方背后的很多资本方也参与其中。——肯德基的股东还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新麦当劳的背后,不仅有控股股东中信拥有的众多资源,还有中信资本的股东腾讯,以及众多合作伙伴。

这一次,“中文前缀”McDo

随着特许经营权在的确立,麦当劳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SteveEasterbrook)在2015年上任后基本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当时表示,到2018年底,麦当劳将向加盟商出售3500家餐厅,全球加盟商比例将从当时的81%提高到90%。从2015年初到2017年1月,麦当劳已经向全球加盟商出售了近1000家餐厅。随着这笔交易的完成,新麦当劳公司已成为麦当劳在美国以外的一个更大的特许经营公司,在mainland China经营和管理着约2500家麦当劳餐厅,在香港经营和管理着约240家麦当劳餐厅。

根据麦当劳提供的最新数据,它在100多个国家拥有3.7万多家餐厅,由当地独立企业家管理和经营的麦当劳餐厅在全球的比例已上升至“90%左右”。

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Steve easterbrook)上任后的承诺旨在提高公司的资本回报率。通过出售资产并将其转换为轻资产策略模型,有利于提高资本回报率。

与此同时,与麦当劳全球80%以上的特许经营率相反的,是其在超过70%的直销率。谨慎直销的后果是扩张的步伐不够快。与竞争对手相比,尤其是肯德基在的5000家门店,麦当劳在的门店超过2400家。

外卖市场的新机遇

门店数量只是表象,全球统一标准决策下留给分区域市场的有限自由才是区域市场发展的关键约束因素。

比如麦当劳全球体系,是绝对的,其他国家没有的人口密度,也没有人的消费习惯。麦当劳新的五年加速计划有一个很大的发展方向,那就是加快快递业务的发展。“我们将在2022年前增加2000家配送中心,即4500家餐厅和3375家餐厅将提供配送服务,覆盖率达到75%。”新麦当劳CEO张佳音表示。

因为麦当劳是全球统一的IT系统,如何给更大的自主权来开发自己的系统,需要和麦当劳全球协调。

“如果是自上而下的决定,使用全球系统在是行不通的。”新麦当劳董事长、中信资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逸晨表示,虽然中信在过去几个月里没有成为正式股东,但他给麦当劳全球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写了一封信,称外卖是麦当劳赢得业务发展的重要手段,有必要给一个“开放的优势”,使市场的团队能够拥有更多的独立权利。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Steve easterbrook)立即表示支持,并从世界各地请来信息技术团队提供技术支持。

“我们已经看到了机会,也在大力支持管理层促进这一业务发展。”在介绍新公司的未来前景时,张逸晨多次提到“应该鼓励管理层更具企业家精神和主人翁意识”。他透露,公司已经制定了一个新的激励机制,不同于原来的机制。“从这一点上,大家都会想到很多新的发展战略,甚至是哪里可以节约成本,哪里可以做得更好。原来更多的是自上而下的策略,现在会结合当地市场的很多想法。”他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几乎每次战略会议都会尝试许多新产品,“这也是一项有趣的投资。”

新麦当劳董事局副主席、凯雷集团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区主席杨向东表示,虽然不方便透露细节,但可以肯定的是,新麦当劳在交付后将采取非常不同的激励机制。

更彻底的本地化

新的麦当劳公司以2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9亿元)的总对价收购了麦当劳在mainland China和香港的业务。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将持有新公司52%的控股权,而凯雷和麦当劳将分别持有28%和20%的股份。由于麦当劳继续持有20%的股份,相关交易的交付金额为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7亿元。

据了解,麦当劳的资源支持将在品牌和体系上继续,中信和凯雷将从战略上为管理层提供指导和支持。

相比肯德基在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的4.6亿美元投资,麦当劳的本土化走的更彻底,但金融基因中信如何带领新麦当劳“共舞”,也是新公司成立后第一个被打消的外部疑问。

中信集团目前的资产结构占金融业务比重较大,房地产和重工业等非金融部分也是重资产投资业务。“增加消费业务布局,使整体成为多元化集团,不仅在顺周期性时期发展良好,而且在逆周期性时期通过消费资产保持相对良好稳定的增长。这是中信集团在“十三五”期间提出的张逸晨说,现在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正在从投资向消费转变,中信必须做出这种转变。麦当劳的机会出现后,中信集团在这件事上非常坚决,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与麦当劳的合作进行得这么快。

此前,中信集团副总经理朱高明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未来五至十年,中信非金融业务的利润率将提高至40%左右。“我在团里从来没有这么受欢迎过,大家都来找我。”张逸晨笑了。据他说,中信集团内部各部门都渴望与麦当劳建立联系。新麦当劳接待了银行、证券、信托、地产等不同业务部门的一波来访,负责内部业务协调的中信集团业务协调部也与麦当劳有着深入的接触。

未来的重点是三四线城市

新麦当劳未来五年重点在三四线城市。在张逸晨看来,中信是较大的全国性综合业务公司,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网点,尤其是中信银行在三四线城市的1400多家网点。目前整体金融下沉趋势明显,本土银行基于对本土市场的了解,可以为新麦当劳共享物业、选址等一系列资源。

除了与中信集团在实际业务上的合作和联动,新麦当劳还将与中信以外的其他资源合作。“因为中信在的整体资源非常深厚,与地方政府和腾讯、阿里等其他公司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张逸晨表示,尤其是中信资本和腾讯的战略合作,帮助麦当劳发展了新业务,比如小项目。

此外,据张逸晨介绍,万科、恒大、R&F等大型房地产集团的资源已引入麦当劳,讨论整体战略合作。“这些大地产公司本身也在进入三四线城市,有时候甚至三四线城市也在建设城市。虽然这些地方短期内不会成为拥挤的地区,但长期来看是有潜力的。”“一二线城市的麦当劳店都是靠上班族、午餐、早餐带动,而三四线城市的周末、假日、下午茶小吃等等更多,所以店面形态可能会有所不同。基于这些考虑,必须与许多合作伙伴进行更深入的互动。”张逸晨说。

据了解,中信、凯雷、麦当劳分别占新麦当劳4、2、1个董事会席位。相对而言,凯雷作为第二大股东,在消费领域的投资经验更多,不仅投资了DunkinDonuts,还投资了雅士利的婴儿奶粉。“从1月9日消息公布到现在大约7个月,中信和凯雷的团队以及麦当劳的管理层每个月都会进行两三天的详细业务讨论,帮助我们了解业务情况,并与管理层一起制定新的战略策略。这是我们过去做了那么多投资,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张逸晨表示,麦当劳和香港将在原有的管理下继续向新的目标前进。董事会将把握总体战略方向。“除了战略方向之外,我们的主要工作是为管理层提供足够的支持和激励,并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管理层的约束。”

虽然聂云晨并不希望自己创办的西茶被称为“网络名人”奶茶店,但8月12日北京两家西茶的开业直接显示了其影响力,甚至北京的雷雨也未能阻挡消费者对网络名人奶茶的热情。

这两家店分别位于朝阳欢乐城和三里屯,是西茶在的第60家和第61家店。而且这两家店各有特色。在朝阳欢乐城,西茶毗邻星巴克和7-11。商店占地约150平方米。店内“双水吧”的设计满足20个店员同时操作,杯子产量也达到每天3000多杯,是普通店的两倍;三里屯Xi茶则位于太古里,打卡圣地,苹果店旁边,展示黑色风格的人。据说这是国内第三家黑金店,除了正规产品,还会卖一款黑金芝士茶。

西槎成立于2012年,原名“黄槎”,2016年初因商标问题更名为“西槎”。之后,它从投资机构IDG资本和投资者何伯权那里获得了超过1亿元的融资。西察借助资本,开辟了从广东向上海等一线城市扩张的道路。目前,西茶在广州、深圳、上海、佛山、东莞、中山(含北京2家)设有61家分店,均为直营店。从今年6月的数据来看,西察的营业额已经超过了1亿元。

上海店排队的盛况持续到北京。无一例外,一些买了茶的粉丝开始在微博和朋友圈拍照。直到晚上22点,仍有微博用户表示需要排队三个小时,不得不放弃。雨中排队的盛况甚至让消费者嘲讽“所有去排队的人都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还有评论说“让下一个明星爸爸感到尴尬”。

或许让星爸心疼我的还有hi茶的周转。虽然西槎8月12日没有发布销售情况,但西槎官方微信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曾表示,8月12日,这两家店将同时发售限量1万张北京Illustrator会员卡,每张68元。网上有人说,在场的人几乎不会拒绝卖会员卡的工作人员。如果他们能卖出去,就意味着这两天仅会员卡费收入就达到68万元。

爱茶可以追捧,一方面不容易带来饥饿效应,更重要的是抓住了年轻人的需求。

西茶自称是奶罩茶的始祖,自己创造了奶酪奶罩。现在每个季度都有新品推出,比如当季桃、芒果口味。爱茶不惜一切代价降低效率,扩大店铺面积。从产品本身到装饰氛围、Logo、包装设计,都迎合了年轻人对设计感和舒适度的需求。此外,希查还与酒店、化妆品品牌合作推出联名产品。

喜茶的出现也可以说是刚刚抓住了茶叶市场的这个机会。根据欧睿和中信证券研究部的数据,2016年新茶市场规模接近500亿,过去5年复合增长率为13.5%。

从去北京的大排来看,西茶在北京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吸引力。然而,毕竟,许多有竞争力的品牌正在茶中崛起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智鼎餐饮网(www.zdcanyin.com)致力于为全国的餐饮创业投资者分享:餐饮创业知识,餐饮策划知识,餐饮管理知识,餐饮采购知识,餐饮财务知识,餐饮营销知识,餐饮服务知识,餐饮连锁知识,餐饮加盟知识等,让您在餐饮的投资和经营当中少走弯路。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