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易购

向百度外卖致敬:这是一场没有输赢的战斗!

广告

【编者按】百度外卖从最初的高调入局,到如今黯然离场,引起业内人士的集体唏嘘。本文为前美团外卖高级运营总监马宏彬通过他所见证的百度外卖的起与落,分析百度外卖之所以遭遇瓶颈主要是因为两个问题:①全国组织架构;②经营的颗粒度。  与此同时,马宏彬也表达了他对于百度外卖的致敬,他认为外卖市场战争中没有输赢,大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都得到了巨大的成长,且共同推动了整个外卖行业的巨大进步。  刚去美团外卖工作的时候,每天最大的压力其实不是来自老王,而是来自我妈,每天指指点点,你看看小区里百度外卖的送餐员多的,你再看看你们公司的,多少长时间也看不到一辆云云。老人家的压力还是巨大的,当年能把我从那么偏远的地方逼到清华,如今督促一下工作业绩自然也是正常。  进入外卖行业半年,仍然感觉被百度外卖压的喘气不过来,尤其在北京,所有的朋友,包括美团外卖的很多同事,我们部门的同事,也一大票都是百度外卖的脑残粉。那时候恰好速度与激情上映,有一天在小区里面三个百度外卖的骑手,电动车上的小旗儿迎风招展,在小区内的路口直接向三个方向开去,和电影的结尾处非常类似,至今仍然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百度外卖算是首先进入的白领市场,首先搞起了优质供给,很多标志性的餐厅都是被百度外卖率先拿下,也是最早决定大力自建物流队伍;这几个重大的举措,在我们后期不断的试错的过程中验证了其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当时在我悟了很长时间,最后总算以为自己拿到胜利密码的时候,发现百度外卖早已经在这条路上狂奔了很久。  关于优质供给插嘴一句,前几天O2O届刷屏的我司外卖业务前大区经理老郭,我的亲密战友和一生的兄弟,他不是不想搞大董、望湘园这类餐厅,实在是在他那里,还有什么能比得上20多块钱的黄焖鸡米饭更加优质?(曾几何时,美团在北京地区有622家黄焖鸡,交易额超过了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及真功夫四家交易额的总和)大区经理的气质早期严重影响了业务的气质,哈哈,还有他的老大,我就不说啦。  2015年10月,我们在北京自己配送的单子还只有2万单左右,百度外卖号称已经是10万单以上了,百度外卖在优质供给和配送上碾压我们,当时真心是非常紧张。我们部门号称客观第三方,帮助老板牵头起北京的各个业务组织,外卖的,配送的,大连锁的,产品的,运营的,在11月19日那个阴冷的天气,屋子内却热气腾腾,大几十人坐在屋子里热火朝天的讨论了很久,学长的四象限市场份额分析法首现于江湖,很直白的道出了当时的处境:我们如果在北京被百度外卖碾压,在全国就都可能被百度外卖碾压。  分析了很多问题,提出很多措施,还拿出当年在波士顿咨询的方法论,把措施进行了比较完善的优先级分布,可以容忍很多不完美,但是猛搞配送,狂上优质供给绝对是重心中的重心。有非常的决心,就要匹配非常的目标,北京的配送单量目标直接从2万涨到了7万多。  说起来,沈鹏,老郭,宇哥,磊哥、亮哥、燕姐、嘉怡和老杨他们一干经理,真的是给扛起来了。之后连续两个月,几乎每周都在开会碰头,听程哥讲大连锁的进展,听外卖和配送的经理们吐槽,争执的很激烈,但业绩还真是一天一个样儿。春节期间,配送的老大和兄弟们超级给力,储备了极其丰富的运力,哪怕有阶段性的成本,一个春节回来,北京的市场,就变了天了。随着北京的拿下,逐步的大连沈阳哈尔滨,天津太原石家庄,也都站稳了脚跟。  昨天有人问我,作为整个过程的紧密参与者,如何看待百度外卖和饿了么的合并。我形成了些自己的思考,百度外卖与美团、饿了么在早期绝对的三分天下,在各家白领相继突破100万单之后,美团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增加新的一百万,前阵子甚至都突破了1200万单,而百度外卖在这个单量之后增速就此放缓,一定是有些内在的原因。是战略不清晰么?我觉得不算,外卖的策略越往后越算是明牌,更何况早期百度外卖的模式是挺正确的,是百度外卖的执行力不行么?觉得也不是,都是出色的职业经理人,这个事情能有那么大的差距么?是产品不行么?更应该不是。  我斗胆的揣测,还是两个更加核心的原因导致的:第一个是百度外卖的全国组织架构;第二个是经营的颗粒度。这两个原因在另外一个层面上,又是相辅相成,互相影响。  关于全国性的组织架构,美团和饿了么早期采用的是直营城市的策略,百度外卖除了北京上海少数几个城市外,普遍采用的都是代理商的体制(我猜百度外卖发展早期在公司内部大量增加HC还是困难的,代理商是最快的建起队伍的方式,本身百度外卖又极其熟悉这个套路)。  关于《创新者的解答,老王力荐的这本书里,对于早期业务的组织架构有着非常完备的解释,也非常适用于百度外卖和美团的对比的场景。新的业务组织,可以选择交互式的设计,也可以选择模块化的设计。美团是交互式的设计方式,全部直营,各个组织相互交织在一起,百度外卖则把很多城市交给代理商来运作,这就是模块化的设计,看起清晰简单,百度外卖和代理商各司其职。  如果是成熟的业务,模块化还是很好的选择,今天也能明显看到美团和饿了么在很多小一些的城市选择代理。但是在业务变动非常剧烈的时候,美团的交互社设计,看似杂乱无章,但实际上可以非常统一形成巨大的战斗力。百度外卖的模式虽然清晰简单,但关键时刻不容易拧成一股绳子。  比如为了长期的利益,我们需要阶段性亏钱、亏效率做事情,比如扩大人员规模,扩大骑手规模,提前做储备。代理商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则会犹豫,毕竟涉及自身的核心利益。我们总部一个决策,在美团落地的速度可以按照小时来计算。在百度外卖,毕竟代理商不是你的直营管辖范围,反应速度很难像直营一样快速,更何况早期还有集团的掣肘。我们关于供给,绩效考核和目标能直达每一个一线员工,百度外卖的指标还需要在代理商一层中转。美团一个城市经理离开了,马上有下一个小一点的城市的经理补充上来,在人才储备上也是更胜一筹。  没有什么胜利的密码,一个决策慢了,两个决策慢了,在这个如此跌宕起伏变化迅速的市场中,掉队也是在所难免。  关于经营颗粒度,我们在订单维度思考经营细节,在最一线层面思考管理方法,就不一一而论了。最核心,我认为还是在非常时期的架构原因导致的,不然以百度外卖的资源和能力,肯定能将三分天下的格局支撑更长的时间。  以上均为一家之言,正好有人问起我就随便说说,未必准确,欢迎探讨。终归是近年来商战场上值得观察和探讨的例子,上个哈佛商学院的case信息也足够丰富多彩了。  我老妈当年对我去送盒饭这件事情实际上一直保留她的看法,直到后来大街上慢慢看到美团的车子多了起来,才开始偶尔有一点点肯定的意思。我的同学也是,慢慢意识到美团开始牛逼起来了。  可惜我也没有坚持到最后,但还是要表达对百度外卖这些对手的足够敬意,大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都得到了巨大的成长,更重要的是,整个的外卖行业因此有了很大的进步,没有人在这个战争中输掉,这段经历对大家来讲都是极其宝贵而难得的,惺惺相惜,相互成就,祝福大家。  美食是人们永不过时的话题,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餐饮界,明星投资餐饮作为副业的不胜枚举。虽说在娱乐圈的名气一个比一个大,但是能真正在餐饮界做成大牌的却屈指可数。  薛之谦的大火带动了他的火锅店上上谦的发展,虽说前期开餐厅是为了赚钱做音乐,但粉丝们为了他去消费的热情已经高于餐厅本身。上上谦算是比较成功的,但是这一局面又能维持多久呢?  除了上上谦之外,也曾吸粉无数的明星餐饮店为什么难以长盛不衰呢?  演艺or餐饮?难以两面兼顾  明星投资餐饮说到底只是一个副业,他们的重心还是在演艺圈,因此想要两者都兼顾实属不易。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经营管理的失衡,监督不力也就难以在餐饮上做出成绩,甚至倒闭都不足为奇。  任泉曾说过经营餐厅的要诀是事必躬亲,把控预算、选址、购材、施工、品菜等,都由他独自完成。从考厨师证到淡出演艺圈,为了餐饮费尽心血,可以算得上是明星餐饮中的佼佼者。  就连和李冰冰、黄晓明合伙投资的热辣壹号,也是由任泉全权打理。  (任泉负责热辣壹号的经营)  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因此,既要保持其原有的明星光环,又对餐饮亲力亲为做出一番成绩并非易事。  “国民岳父”韩寒的很高兴遇见你,三年开了60多家店,但部分店面刚开不久就曾面临讨债风波,无照经营等问题,使其“国民岳父”的形象受损不少。  (很高兴遇见你宁波店停业)  “天高皇帝远”,对于多数明星来说,能亲自管理餐厅运营的毕竟是少数,他们多以入股的形式,做挂名老板。整天忙着自己的档期,哪有空去打理餐厅呢?  过分依赖明星效应,不懂经营  前期靠“脸”,后期靠经营。  很多明星投资餐饮,不免利用自己的粉丝效应来吸引消费。有了粉丝基础,好像做什么都相对容易了,至少自己代言省了一大笔广告费。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这种粉丝效应一般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前期带来的曝光度比较高,自然顾客就多,但是这个热度过去之后,就难以维持最初的营业额了。  后期主要靠的是经营,并不是每个明星都懂经营,甚至不熟悉商业的经营模式,这样就难以做大做成品牌。  但是明星效应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明星出了什么丑闻,其餐厅必受牵连,反之餐厅出了事也会使明星形象受损。  (北京两家门店均已歇业)  小s(徐熙娣)与谢娜(《快乐大本营知名主持人)在北京合开的闺蜜甜品店蜜斯蜜糖,也曾吸粉无数,但没过多久,小s老公面包店出事,即使她一再出面道歉,也无法阻止蜜斯蜜糖的形象受损。  性价比普遍较低  明星似乎是时尚的代名词,开的餐饮店大多偏中高端定位,这样就损失了中低端消费的客群,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即便是粉丝,也不见得天天有实力去消费。  另一方面,粉丝对明星的期望一般会比较高,爱屋及乌,对其开的餐厅也一样,但是如果用餐体验没有达到预期,如服务、味道与价格不成正比,就会产生心理落差,当然也会影响后期消费。  (高端定位缩减了目标客户群)  潘玮柏的“韩妈妈台湾面馆”,一碗面要60元左右;黄磊和孟非开的火锅店“黄粱一孟”,被网友吐槽“贼贵”,一份毛肚198元,一份牛肉398元。这些定价相对来说不够亲民,当然难以获得大众市场。  明星开餐厅实力不够  餐饮逃不开的永远是好吃!好吃才是王道,只有靠产品和服务才能长久。即便是明星开的餐厅,也只是初期的粉丝热度比较高,餐饮到最后还是要回归其本质。  任何事物,脱离其本质都难以生存。演戏演的好,餐饮未必做得好。放眼现在的餐饮业,但凡做得比较久的,名气大的,都是靠实力。  赵薇在三里屯的“乐福餐厅”,开业初期可谓吸粉无数,也常常带明星朋友去吃饭,但仍旧改变不了刚开一年就惨淡收场的命运。  (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  虽然新兴的网红餐厅比较多,但发展状况良好的却很少。明星开餐厅一般喜欢依照自己的口味,加上服务跟不上,选择的多样性也使消费者越来越考虑性价比,这样下去造成的结果就是回头客越来越少。  餐厅选址偏重于一线城市  明星餐厅一般都喜欢开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偏向于少而精,并青睐于一线城市,北京、上海、香港、台北这四个城市最受欢迎。  (四大城市成明星餐饮首选)  这种扎堆似的选址对处于二三线城市或者较远地域的粉丝来说,就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不可能仅仅为了去支持自己喜欢的明星,特地千里迢迢就为了吃一顿饭。  这种情况有,但也只是少数,去一次两次可以,总不能天天都去。这样即便是明星开的餐厅,也必然干不过那些随处可见的连锁加盟品牌。  开餐厅纯属“玩票心理”  于明星而言,开餐厅只是副业,可能并没有想着要把餐厅做大做强,也不会想着去复制多少家店,甚至有的仅仅抱着玩玩的心态或者说是兴趣爱好,餐饮的成败对他们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与职业的餐饮人又不同,餐饮人的心中就只有自己的餐饮,对他们来说是主业,总是想着把自己的餐饮事业做好。  从中也可以看出为什么餐饮界的明星不是那些明星开的餐饮。换句话说,企业的发展成长与企业家本身的内因息息相关。  (很“杰伦风”的Mr J Dinner)  另一方面,也能从餐厅看出明星本身的个性特征,这种太过于个性化的元素是不容易复制的。  小结:  餐饮业门槛低,但也难逃洗牌期,倒闭更是常有之事。对于明星来说,开餐厅这点收入对他们来说九牛一毛,他们对餐饮的成功与对奥斯卡奖的渴望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对于普通的餐饮人而言,或许我们无法做到像明星一样,店一开张就引来无数粉丝光顾,但是只要用心做,就能成为餐饮界的明星,门庭若市就不是奢望。

【编者按】百度外卖一开始高调进入市场,现在突然退出市场,引起了业内人士的集体叹息。本文中,美国外卖集团前高级运营总监马宏斌分析了他所见证的百度外卖的兴衰。百度外卖之所以遇到瓶颈,主要是因为两个问题:国家组织结构;操作粒度。

同时,马宏斌也对百度的外卖表示了敬意。他认为,外卖市场的战争没有输赢,我们所有人都在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成长,共同推动了整个外卖行业的巨大进步。

刚去美团外卖工作的时候,每天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老王,而是来自妈妈,每天指指点点。看看社区里百度外卖的送货员数量之多。再看看你的公司。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一个。老年人的压力仍然很大。当年能把我从这么偏僻的地方载到清华。现在监督我的工作表现很正常。

进入外卖行业半年了,还是对百度的外卖感到力不从心,尤其是在北京。我所有的朋友,包括美团外卖的很多同事,我们部门的同事,也是百度外卖的很多脑粉。当时恰好速度和激情都在展示。有一天,在小区里,三个百度外卖骑手,电动车上插着小旗,在风中飞舞,在小区的路口直接三个方向行驶,很像电影的结尾,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百度外卖是第一个进入的白领市场。首先,它已经开始优质供应。很多标志性的餐厅首先被百度外卖拿下,也是第一个决定建立自己的物流团队;这些重要措施证明了它们是我们后期不断试错过程中非常正确的决策。当时意识到了很久,最后以为自己拿到了中奖密码,才发现百度外卖已经在这条路上跑了很久了。

关于优质供货,我想打断一下。老郭,我们外卖业务的前区域经理,前几天在O2O上被筛选,是我亲密的战友和终身的兄弟。他不想搞大东、王祥源这样的餐厅。他在那里。有什么东西能比价值20多元的红烧鸡饭更好吃?(曾几何时,美团在北京有622只扒鸡,成交金额超过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功夫的总成交金额。)区域经理的气质严重影响了前期的业务气质,哈哈,还有他的老板,我就不说了。

2015年10月,北京自己发的订单只有2万左右,百度外卖声称是10万多。百度外卖在优质供销社碾压了我们,当时真的很紧张。我们部门自称是客观第三方,帮老板领导北京的各种业务组织,外卖,配送,大连锁,产品,运营。11月19日天气寒冷,屋里热气腾腾,几十个人坐在屋里,热烈讨论了很久。学长的四象限市场份额分析方法最早出现在江湖,直截了当的说出当时的情况:如果我们在北京被百度外卖碾压,在全国,

分析了很多问题,提出了很多措施,提出了当年波士顿咨询的方法论,措施的优先级分配比较完善,可以容忍很多不完善。但是,在配送上下大功夫,疯狂追求高品质供应,绝对是重心。下定决心,就要匹配非凡的目标。北京的交付目标直接从2万增加到7万多。

说起来,沈鹏、老郭、于戈、格雷、葛亮、燕杰、贾怡和老阳,他们才是管理者,他们才是真正的肩负者。连续两个月,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开会,听程哥讲大连锁的进展,听外卖和配送的经理,吵得不可开交,但是每天的表现真的一样。春节期间配送大佬兄弟超级厉害,储备极其丰富的运力。即使有周期成本,一旦春节回来,北京的市场也会发生变化。随着北京的胜利,大连、沈阳、哈尔滨、天津、太原、石家庄逐渐站稳了脚跟。

昨天有人问我,作为全程的亲密参与者,如何看待百度外卖和饿了么的合并。我形成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百度外卖和美团,饿了么,前期绝对三分。在每个白领都陆续突破一百万单后,美团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新增一百万单,前一段时间甚至突破了1200万单。但百度外卖增长速度在这单订单后放缓,肯定是有内部原因。策略不明确吗?我不这么认为。外卖策略越晚,越被认为是中奖号码。更何况早期的百度外卖模式还是挺正确的,但是百度外卖执行的不好?我不这么认为。都是优秀的职业经理人。这件事能有这么大的差距吗?不能是产品吗?更不应该。

我的大胆猜测是由两个更核心的原因引起的:第一是百度外卖的国家组织架构;第二是操作的粒度。在另一个层面上,这两个原因相辅相成,相互影响。

关于全国的组织架构,美团和饿了么早期采取的是直营城市的策略,百度外卖除了北京上海几个城市之外,一般都是采用代理制度(我估计百度外卖发展初期公司增加HC还是比较困难的,代理是组建团队最快的方式,百度外卖本身对这个套路也是极其熟悉的)。

关于创新者的答案,老王力推荐的这本书对早期业务的组织架构有非常完整的解释,也非常适合百度外卖和美国使命的比较。新的业务组织可以选择交互设计或模块化设计。美团是一种互动的设计模式,都是直接运营,各种组织盘根错节。百度外卖给很多城市代理运营。这是模块化设计,看起来清晰简单。百度外卖和代理各司其职。

如果是成熟的业务,模块化还是不错的选择。今天很明显美团和饿了么在很多小城市选择代理。但当业务发生剧烈变化时,美团的互动社区设计看似杂乱无章,但实际上可以非常统一,形成巨大的战斗力。百度的外卖模式虽然清晰简单,但关键时刻不容易拧成一条绳。

比如为了长远的利益,需要分阶段亏损,失去效率,比如扩大人员和骑手规模,提前做好储备。代理人做这个会犹豫,毕竟涉及到自己的核心利益。我们总部做了决定,在美团登陆的速度可以按小时计算。在百度外卖,毕竟代理商不是你的直接管辖范围,很难像直销那样快速反应,更何况前期集团的约束。我们的供给、绩效考核、目标可以直接到达每一个一线员工,百度外卖指标需要在代理层面转移。美团一个城市的经理走了,马上被下一个小一点的城市的经理加进来,这个城市在人才储备上比较优越。

赢无密码,一个决策慢,两个决策慢,在这样瞬息万变的市场中,落后是必然的。

关于操作的粒度,我们考虑的是订单维度的操作细节和一线的管理方式,就不一一讨论了。本质上我觉得是非常时期的结构性原因造成的。否则百度的外卖资源和能力肯定会更长时间支持三分天下格局。

以上都是一家之言,所以如果有人问我,我就随便说说,不一定准确。欢迎讨论。毕竟是近几年值得观察讨论的例子,上一届哈佛商学院的案例资料也足够丰富。

我妈当年对送盒饭给我这件事其实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看法,直到街上慢慢看到美团的车多了,才开始偶尔有点肯定的意思。我的同学们也慢慢意识到美团开始牛逼了。

可惜没有坚持到最后,但还是要对百度的外卖竞争对手付出足够的尊重。在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大家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更重要的是,整个外卖行业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场战争谁也没有输。这种经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极其珍贵和难得的。互相欣赏,共同成就,祝大家。

食物是一个永不过时的话题。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餐饮业,有无数的明星投资餐饮作为副业。娱乐圈名气虽然比一个大,但真正能在餐饮业大赚一笔的人屈指可数。

火导致了他的火锅店商钱商的发展。虽然早期开餐厅是为了赚钱和做音乐,但是粉丝为他消费的热情比餐厅本身高。尚倩挺成功的,但是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

除了上上千,为什么吸了无数粉的明星餐厅不能长久?

演艺还是餐饮?两者都很难做到

毕竟明星投资餐饮只是副业,他们的重心还在娱乐圈,两者兼顾不容易。这样的结果就是经营管理失衡,监管不力导致餐饮难以有所作为,甚至破产也不足为奇。

任泉曾经说过,经营一家餐馆的关键是亲自动手,自己控制预算、选址、材料采购、施工和蔬菜的味道。从拿厨师证到淡出娱乐圈,可以算是明星餐饮中的佼佼者。

就连与李冰冰、黄晓明共同投资的热门一号也是由任泉管理。

(任泉负责热昵称的操作)

俗话说,“你不能既有蛋糕又吃。”所以要保持原有的明星光环,在餐饮方面有所建树,并不容易。

“国父”韩寒,很高兴认识你。他三年开了60多家店,但有些店开张不久就面临收债、无照经营等问题,损害了他“国家岳父”的形象。

(很高兴认识你。宁波店关门了)

“天高皇帝远”。对于大多数明星来说,毕竟能亲自管理餐厅运营的人很少。大多以股份的形式,成为名义上的老板。整天忙着自己的事情,怎么管理餐厅?

太依赖明星效应不知道怎么操作

前期靠“面子”,后期靠操作。

很多明星投资餐饮,就忍不住用粉丝效应吸引消费。有了粉丝基础,似乎做什么都相对容易,至少为自己代言节省了不少广告费。

“打仗容易,防守难”。这种粉丝效应只能持续一段时间。前期曝光度比较高,自然客户多。但是这个热度过去之后,就很难维持最初的成交量了。

后期主要靠管理,不是每个明星都懂运营,甚至不熟悉商业模式,很难做大品牌。

但是明星效应是一把双刃剑。明星有什么丑闻,他的餐厅就要牵连进去,否则餐厅就有损明星形象。

(北京两家店已经关门)

小S(徐熙娣)和娜娜(快乐大本营知名主持人)曾经在他们的糖果店吸过无数的粉,没多久她老公的面包店就出事了。即使她一再道歉,她也不能阻止蜂蜜的形象受到损害。

性价比普遍较低

明星似乎是时尚的代名词,开的餐厅大多定位于中高端,从而失去了消费中低端的顾客。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算是粉丝也未必有每天消费的实力。

另一方面,粉丝对明星的期望普遍较高,爱家爱餐厅也是一样。但是如果用餐体验没有达到预期,比如服务和口味与价格不成正比,就会出现心理落差,肯定会影响后期消费。

(高端定位减少了目标客户群)

潘玮柏的“韩妈台湾面馆”,一碗面要60元左右;黄磊和孟非开的火锅店“黄亮沂蒙”被网友投诉“贼贵”,大肚198元,牛肉398元。这些定价相对不贴近百姓,很难获得大众市场。

明星不够强势,开不了餐厅

吃喝永远是美味!好吃才是王道,只有靠产品和服务才能长久。就算是明星开的餐厅,也只是起步阶段比较热,餐饮最终还是要回归本质的。

没有它的本质,任何事物都无法生存。如果你表现好,你可能做不好饭。看现在的餐饮业,做久了出名了都是靠实力。

赵薇在三里屯的“乐福餐厅”可以说是开业之初吸了无数的粉,经常带明星朋友吃饭,但仍然改变不了开业仅仅一年就惨淡收场的命运。

(图片素材来自网络)

虽然网上名人有很多新餐馆,但很少有条件好的。明星一般喜欢根据自己的口味开餐厅。另外服务跟不上,选择的多样性让消费者越来越考虑性价比。结果,回头客越来越少。

餐厅位置偏向一线城市

明星餐厅一般都喜欢在自己的城市开,宁愿少而精,宁愿去一线城市,北京、上海、香港、台北最受欢迎。

(四大城市星级餐饮首选)

对于二三线城市或者偏远地区的粉丝来说,这种集群式的选址似乎入不敷出。不可能为了养活自己喜欢的明星而大老远去吃饭。

这种情况有,但不多。可以去一两次,但不能天天去。这样一来,即使是明星开的餐厅,也必然会辜负随处可见的加盟连锁品牌。

开餐厅纯粹是“玩票心理”。

对明星来说,开餐厅只是副业。他们可能不会考虑把餐厅做大做强,也不会考虑复制多少家店。有的甚至只是抱着玩或者爱好的心态,餐饮的成败对他们来说没那么重要。

这和专业的餐饮人不一样。餐饮人心里只有自己的餐饮,这是他们的主业,总想把自己的餐饮生意做好。

也可以看出为什么餐饮业的明星不是开餐馆的。换句话说,企业的发展与企业家自身的内因密切相关。

(很“杰伦风格”的J晚餐先生)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从餐厅里看到明星的性格特点,过于个性化,不容易复制。

总结:

餐饮业门槛低,但逃不过洗牌期,倒闭是常事。对于明星来说,开餐馆的收入是9牛一美分,他们在餐饮方面的成功无法与他们对奥斯卡的渴望相比。

对于普通餐饮人来说,也许我们不能像明星一样。店开了,吸引了无数粉丝,但是用心去做,可以成为餐饮行业的明星。熙熙攘攘不是奢望。

    分享到:

作者: 智鼎餐饮网

智鼎餐饮网(www.zdcanyin.com)致力于为全国的餐饮创业投资者分享:餐饮创业知识,餐饮策划知识,餐饮管理知识,餐饮采购知识,餐饮财务知识,餐饮营销知识,餐饮服务知识,餐饮连锁知识,餐饮加盟知识等,让您在餐饮的投资和经营当中少走弯路。

为您推荐

已有 0 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4 8892 76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723637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